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59章 婚前综合症(下)

将车后备箱里的东西交给跟下来的三个人,陈太忠驱车离开,心里怎么都是沉甸甸的,好端端的朋友,话赶话怎么就赶成这么个样子了?

想着许纯良冒着得罪殷放的风险,给北崇送来两千万,他觉得自己这么生气,似乎是……有点意气用事了。

但是答应了小白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含糊的,吴言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前五都排不上,前十可能沾边,但是他心里有一个弯是绕不过去的——小白的第一次,是被他强行那啥的,虽然当时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像张梅蒙晓艳这些,还能说个半推半就,但吴言不是,而其后她又死心塌地跟了他,他认为自己有责任为她打造一个好的前程。

所以陈太忠认为,许纯良自己不开心,把气儿撒到小白的前途上,真的是……太不顾兄弟情面了。

许纯良也在恼火,跟陈太忠不同的是,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恼火,总之是要结婚了,烦心事太多了,要说厌恶李雪枝吧,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这种现象,普遍存在于衙内圈子中,娶个自己心仪的女人,也就算了,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娶回家的女人,真的让人快乐不起来——起码以后是不是单身了,没那么自由了。

陈太忠的礼物被搬了上来,李雪枝打开来看,两条钻石项链,一对手镯,几盒洋酒,几盒雪茄,这些东西的价值,她能估算一下,但是十几盒锡纸包着的小球,她就看不懂了。

“那是松露,”许纯良对这玩意儿不陌生,他从太忠那里见得多了,很烦躁地摆一摆手,“这么点不值几个钱,了不得也就十来万。”

“那他这礼物,怎么也过五十万了,”李雪枝微微颔首。

“这尼玛是行贿,我给他打个电话,”许纯良心里已经烦到极点了,婚事不顺心也就算了,不小心把太忠也气走了,他连拨几个号码之后,颓然放下手机,嘴里又吐出两个脏字,“我操。”

陈太忠关了手机,他不想再接许纯良的电话了,然后他就要面对一个新的问题了,娃娃鱼和小白……咋办?

他今天见许纯良,其实也想顺便问一下,许家老爷子能不能过问一下娃娃鱼的项目,不成想遇到这么一桩倒霉事,失望之余,他禁不住要很悲情地联想一下——曾学德和张开封由挚友转为仇敌,大约也经历了我和纯良这样的转变吧?

总之,他是提不起心气儿了,中午回五棵松随便吃点,下午起来,先预约了黄老的见面,然后又去奥申委——这也是他来北京的原因之一。

京城申奥成功,接下来是有一系列的举措的,比如说设备设施建设,又比如说空气质量,反正中心只有一个,办好这届奥运会——尽可能地宣传,尽可能地邀请更多的国家参加。

陈太忠做为申奥优秀个人,早就应该配合类似的宣传了——至于他现在处于什么位置,在干什么活,这个真的不重要,奥运会是北京的,也是中国的,不分天南和恒北。

只不过他业务繁忙,虽然多次接到类似的邀请,可他总是找种种理由推脱,到了现在,奥申委有些人对他都有意见了。

所以他这次来北京,就要把这方面的事情也处理一下——你们总说我人不到,是态度不端正,那我到一次,这就算配合了吧?

下午是个不大的宣传会议,宣告一下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,奥申委的人看了陈太忠的证件之后,直接放他入场——很显然,门卫已经知道这个人的来历,并且得到了相关的授意,一般人想进这种场合,可不是随便一个证件能解决的。

陈太忠进来之后,正在张望会场该怎么走,旁边过来一个曲线玲珑的女子,“是陈主任吧,请跟我来。”

会场是个……礼堂,陈区长认为是这样,或者说跟素波理工大的阶梯教室比较类似,差不多坐得下三百号人——这还是不加座。

不过这个身材不错的女子将他领进来之后,并没有给他安排座位,只是低声嘀咕了一句,“前六排有人了,陈主任你稍微往后坐一点。”

“我懂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排也就十十四五个座位,整个会议室二十左右排,前六排满打满算一百个座位,肯定是留给中央媒体、外国记者的——或者还有港澳台。

至于后面的十来排,那就由着大家随便坐了。

陈太忠在十五、六排的位置上,随便捡个边角坐下,他连主席台都坐得多了,位置于他真是浮云,这次来他只是凑数,连稿子都没准备。

真要上去说,他倒也不怕讲上半个小时——皮包里有白纸几张,足矣。

不多时,人渐渐地就来了不少,怕不有小两百,他的身边也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,冲他微微点一下头,“以前没见过你。”

“我凑数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您这也是搞媒体的?”

“不是,我也是凑数的,”老太太微微一笑,很和蔼的样子,然后她指一指自己的脑袋,“我脑子里装了不少数据……不过基本上用不着,有电脑呢。”

“哎呀,真……”陈太忠本来想说真看不出来,你年纪这么大了,还能记得住那么多数据,可是转念一想,这么说未免有点鲁莽,说不得硬生生地改口,“真是佩服。”

“有什么可佩服的?多看一看就记住了,”老太太轻描淡写地回答。

说着话,会议就开始了,陈太忠想得没错,会议跟他没什么关系,都是讲一些场馆建设、工程规划之类的东西,半个小时下来,他听得昏昏欲睡。

接下来是记者提问,这些记者们还真不客气,有人置疑京城的空气质量,有人置疑道路堵塞,还有人说到了京城的水质,说到激烈处,唇枪舌剑地互不相让。

老太太也挺无聊的,只有说到水质的时候,她才打起几分精神,陈区长心里暗暗嘀咕:老太太莫非是个水质专家?

总之,这个会开得是十分地无聊,主席台上的几位倒是挺注重记者们的提问,用他们的话来说,就是欢迎提出各种建设性意见——我们很注意集思广益。

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之后,主持表明,“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……这位先生请。”

可算是能走人了,陈太忠打开手包,打算会议结束时将手机打开,脑子里却是想,许纯良这小子要是今天不给我打电话,我肯定就不原谅他了……中午这场架,吵得才叫莫名其妙。

他正脑子里一团糨糊,不知道想什么呢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抬头一看才发现,主席台上有人用手指着自己,还有十几个人好奇之下,纷纷回头望过来。

“大姐,这是怎么了?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老太太,嘴唇微动。

“你叫陈太忠?”老太太反问他一句,见他微微点头,于是笑一笑,“那就是你了。”

这怎么回事啊?陈太忠有心多问两句,可这么多人看着自己,只能站起身来,拎起手包向前走去,脑子里却是在回想,刚才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——嗯,好像是……兴奋剂检测?

他懵懵懂懂走过去,却见人群中,一个三十出头的大饼脸不屑地看着自己,“就是他?”

“你确定要试一下?”会议主持走了过来,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他笑着发问。

“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我在收拾笔记,你们讨论得很激烈,就没仔细听……只看到你们叫我,要我试什么?”

“是这样,”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将他拽到一边,正是刚才为他指点会场的那位。

合着这大饼脸,是韩国的一家媒体记者,刚才提问了一个关于兴奋剂检测的问题,主席台上的回答是可想而知的,但是这位就不答应了,说你们自己就是兴奋剂使用大国,又说广、岛亚运会之类的。

总之这韩国人就是憋着劲儿要打脸了,尤其这位记者朴太亨,还是退役的长跑运动员,见到主持人自夸自赞设备先进,他就火了,口无遮拦地表示,你们这个身体素质,不吃兴奋剂不行——我是已经退役了,不过在场的中国人,谁敢跟我比一比长跑?

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,组委会的人也懒得理他,韩国人的神经质,大家都有耳闻,没必要跟他计较,不成想下面有人递个小纸条上来——天南组织万人长跑的陈太忠在后面坐着,他还拿过地区长跑冠军。

既然是这样,可以搞成花絮出来,成功的话,还能堵住韩国人的嘴巴,于是台上就问了,陈太忠同志,你有没有兴趣跟他比一下?

可是陈太忠正魂游天外呢,猛地见这么多人围观,迷迷糊糊就走下来了,在大家看来,这就是他要迎战了。

“莫名其妙,我有那么闲吗?”陈太忠听完解释,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甩手向外走去,要我跟你比长跑——你丫正处了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