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56章 跑政策(上)

下午两点,飞机抵达北京,解双周也没再纠缠陈太忠,他只是在离开之际淡淡地表示,说自己在海、淀有个小会所,陈区长有空了去玩。

来接陈太忠的是易网公司的人,徐区长也知道这是区长女朋友的公司,所以在车上说话并不避讳,“陈区长,你对这个解总没什么好感?”

“这些人沾不得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直接地表示,“沾上就是麻烦。”

“感觉他好像对咱们北崇有什么想法,”徐区长并不知道解双周的根脚,但是也看得出来,此人的做派非同小可。

“他要谈合作,嘿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“他们的胃口,比饿极了的蝗虫还大,咱区经受不起这些人的搜刮。”

“合作什么项目?”徐瑞麟觉得,此人给自己的感觉,跟邵国立差不多,邵总可不是就给北崇投资了?

“没问,”陈太忠摇摇头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他要搞的东西,绝对不是挖掘北崇的潜力,咱北崇要啥没啥,我也没必要问。”

“哦,”徐瑞麟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暗琢磨:区长是不是武断了点?

住宿还是上次的地方,按照惯例,陈区长将徐区长丢下就离开了,他只要来京城,应酬就不会少了,比如说现在,他要去素波驻京办,段卫华正在那里。

段市长来京城,是领鲁班奖的,继凤凰科委大厦之后,天南又出现了鲁班奖,正是段市长先前圈定的小南沟静河大桥。

素波市为这个鲁班奖花了多少钱,段卫华没说,陈太忠也不会问,段市长知道他要来北京,专门抽出时间来见他,有意思的是,建委的陈放天也在场。

大约坐了半个小时,陈区长站起身告辞,然后他就去林业总局门口候着,苦等两个小时,终于等到造林司的领导出来,他隔着两个车身给对方打电话,邀请人家坐一坐。

那位犹豫一下,停下车来,就跟他在路边说了两句,态度算是不错,可是坚决不肯吃饭,对递来的卡也是坚辞不受,而且很坦白地表示,“马上两会了,朋友嘛……日久见人心。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很自然地收回了那张卡,来日方长四个字他听得明白,退耕还林的钱又不可能一次性拨完。

这一切都发生在马路上,虽然这个时节的京城,六点钟天就擦擦黑了,但是陈区长还是有点不自在,可再怎么不自在,该说的话他还得说,“还有个问题,想跟您了解一下。”

这位肩膀微微一动,看样子都是打算转身上车了,听他这么问,略一错愕,就点点头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嗯,你说。”

“我们区想搞一些特色养殖,是不是找保护司审批就行了?”陈区长这个问题中规中矩,并没有要求对方太多,当然,你要是有这种门路的话,自然也可以牵线介绍。

这位脸上的神色登时一松,很显然,他也是怕听到一些不合理的请求,像这种简单的问题,他就直接地回答了,“分管领导刘局的招呼还是要打到,你想养什么?”

“娃娃鱼,”这个时候,陈区长不可能藏着掖着,虽然他很不习惯在马路上说这种事。

“这个太难了,目前技术不够成熟,”这位果断地摇摇头,看来也是非常熟悉业务的——哪怕这个业务跟他无关,“分管领导都没用,起码要老大亲自拍板。”

“非常感谢您的指点,”陈区长伸手同对方握一握,那张卡不着痕迹地又塞了过去,“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。”

“小陈你就是太爱叫真,真是的,以后有事常联系,”这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转身上车,不过那张卡,就已经换了主人。

“真够谨慎的,”陈太忠看着远去的小车,禁不住摇摇头,他自然看得出来,不管是想结交自己也好,是害怕郎主任也罢,这个司长没有什么难为自己的意思,说话做事都配合得很,但是同时保持距离的味道也很明显——马上两会,这是一个不错的理由。

可是当他说出所图之后,那位的戒备心就放了下来,尤其他说的娃娃鱼这样的项目,是一般人掺乎不起的,人家也就不担心他会强人所难。

至于说收的那张小小的卡,国务院直属机构的司长——会在意吗?这真说不清了。

既然这顿饭吃不成,陈太忠就改道五棵松,他来北京的消息,没有告诉太多人,但是张馨是知道的,她最近频频来京城出差,交流数据业务的心得,接到电话就表示说她要过来。

陈区长先打个电话回去,安排她订饭,又打电话通知邵国立和韦明河,说我来北京了,晚上家里设便宴,你们谁有空就过来吧。

不成想他到了别墅之后,推门一看,发现除了张馨,汤丽萍和李凯琳也在,他一问才知道,汤总是没什么事情,所以到处乱跑,李总是厂子里要采购一些东西,本来是想托张总代买,知道陈太忠要来,索性也就飞来了。

“这可太好了,”陈区长搓搓双手,淫笑一声,“张总的身子骨有点差,有汤总和李总在,这晚上就应该比较幸福了。”

“跟你好的,现在全成老总了,太忠哥,就你还是个区长,”李凯琳笑着回答,她穿着一身浅黄的紧身保暖秋衣,忙着收拾桌椅,两只袖口高高地撸起,露出白生生的小臂,充满了青春的活力,她笑着打趣他。

看着她狐狸一般尖尖的下巴上,弯弯的眼睛笑靥如花,陈区长禁不住食指大动,“李总又不老实了,你今天这是想……里肿?”

大家一边调笑,一边就把叫的外卖摆上桌,由于叫的饭店不只一个,菜也是有急有缓,直到二十分钟之后,才把点的菜等齐。

这个期间,马小雅就来了,跟她一起来的,还有南宫毛毛,陈太忠对南宫的主动到来,多少有点奇怪,“你现在不是正该业务繁忙吗?”

“这业务他妈的有点太繁忙了,”南宫毛毛苦笑着回答,嘴里还带了点脏字,“我这就是躲出来了,有些事儿不敢胡乱应承……你也知道,今年太关键了。”

“铁打的官场,流水的干部啊,”陈太忠感慨一声,“还有俩客人,我给他们打个电话……不来咱们就先吃了。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韦明河就在外面敲门,他是和跟班小涛一起来的,小涛手里还拎了两个盒子,“邵总来不了啦,托我告诉你一声……刚让人收拾好俩俄罗斯弄来的熊掌,太忠你算个有口福的。”

“我发现大家对吃都很感兴趣啊,”陈太忠又想起了前两天林桓拎着娃娃鱼赴宴的情形,不过这个黑熊……感觉在北崇不太合适饲养。

“你这话纯属多余,人活一辈子图个啥呢?”韦明河呵斥他一句,大摇大摆地走上楼来,“野生熊掌啊……你要不爱吃,那就早说。”

“俄罗斯那边,陈区长更喜欢虎鞭,韦处你这……恐怕没送对东西,”南宫毛毛听得就笑,“非要这么明白说出来?”

“那玩意儿可不是咱年轻人吃的,”韦明河摇摇头,“两年前吃过四分之一根,咳,后面两天那个惨就别说了,然后我掉了整整半年头发……咦,太忠你这头?”

“我是救火烧的,区里有个商场着火,”陈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“哦,这样啊,”韦明河笑着点头,走到他身边的次席坐下,“解释就是掩饰,救的是欲火吧?咱都是哥们儿……不笑话你。”

“你也就这点出息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,却也懒得多解释。

人既然都来齐了,大家就开动了,韦明河带来的两个熊掌很烘托气氛,尤其是小涛强调,这个里面胶原蛋白多,女士吃了能美容养颜,搞得连胆子最小的张馨都频频伸箸。

人虽然不少,大致都是敲边鼓的,主要说话的,还是陈太忠和韦明河,说起这趟的来意,陈太忠也不掩饰,“区里想搞个娃娃鱼养殖项目,来林业局批一下……明河你有关系没有?”

南宫毛毛知道这娃娃鱼里面的蹊跷,但是他不说,一来是要谨慎,二来也是要看一看韦处长的底蕴。

韦处长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话,“没听说过有批这个项目的,林业局怎么说?”

虽然是家底丰厚,但是他的眼皮子,终究赶不上南宫毛毛驳杂,其实这跟两个人的生活环境有关,一个衣食无忧不需要事事琢磨,另一个要掌握太多的信息——同等条件下,不同的压力会导致不一样的见识。

“据说是得林业局的老大说了才算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个工作有点难做。”

“老大说了都未必算,”南宫毛毛终于忍不住插嘴,“野生动物保护,可不光是林业局的事儿,也存在交叉管理呢。”

他这话说得在理,但是韦明河也不是见识浅显之辈,他轻笑一声,“事情确实不好办,不过太忠你想办,就是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