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55章 不合作(下)

解双周来阳州,是冲着油页岩项目来的,他的父亲是开国中将,他是幺儿,伯父曾任恒北省委书记,虽然不是第一书记,在恒北的根基也是极其扎实。

但是这并不是他唯一的底牌,他名字里的双周很有说道,起名的时候谐音是“谢双周”,有两个了不得的周,关注过他的成长。

而他根正苗红英俊潇洒,找的媳妇也非常了不得,起码他岳家的势力也很大。

解双周也有自己的毛病,太自以为是,不太喜欢倚仗岳家的关系,平日的交往,还限于军中的势力,不过由于他的种种背景,别人也不好小看他——孙淑英家是开国的大将,还有元帅的因素,也不被他放在眼里。

因为有种种关系,解总在京城,也有价值七、八个亿的私产,他是自己混的,不是靠国企,在京城发展就要小心一点,这里的能人太多,还是去地方上比较好混一点——事实上,靠着国企为自己搂钱,才是真正的好项目,他当初就入错行了。

不过在地方上混,太小的项目他看不上,大项目也不是很好找,最近阳州人找上门来,说是想搞油页岩开发,请解总支持一下,合作搞也行。

解双周打听消息的门路很广,没费什么功夫他就了解清楚了情况,登时眼睛一亮,这可是好买卖,运作得当的话,他的资产翻一番是没问题的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知道有陈太忠这个人,因为这个油页岩综合开发的方案,就是北崇的陈区长提出来的,不过被市里拿走了。

摘桃子什么的,解总见得多了,他本人就习惯摘各种桃子,也被人摘过桃子,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把北崇当回事。

后来就是比较轰动的归晨生被邵国立泼了一脸酒,阳州这里最先接触解总的,就是归市长,而解总也听说过邵国立的名字。

归晨生原本是积极撮合此事的,不过邵总这一杯酒泼得让他似乎领悟到了什么,最近也不怎么蹦跶了,倒是花城市长季震,最近对这个项目非常地上心。

花城只有少量的油页岩,但是紧邻着花城的云中县油页岩极多,而花城和云中的历史渊源很深不说,这个县级市的经济也相对发达。

所以季市长就惦记上了这个项目,花城出资两个亿,再借款五个亿,然后向上面申报。

解双周在花城人眼里,不但是有关系,也有钱,这五个亿花城就想跟他借,而跑项目也要麻烦解总,等项目跑下来之后,嗯……就有回报了。

五个亿的资金,解总不是很在意,随便去找个银行贷点就行了,项目的关键,还是在部里的审批上。

可是不跑不知道,一跑他才明白,陈太忠的影响——或者说陈区长身后的黄家人,影响真的太大了,想来不是特别难办的事情,可是办事的人就打官腔了,阳州的这个项目,不是一直是北崇人在跑吗?

嗯,他们筹集这个资金比较困难,终究实力差一点,解双周是这么说的,结果对方也不再说什么,那我们研究研究吧。

这或者是办事的人对这个变化不满意了,又或者是吃拿卡要的另一种暗示,解总对这些也都明白,但是又打听一阵,他才知道了更深层的原因:陈太忠是黄家的人!

对上面人来说,你摘桃子不要紧,不过这个地理位置实在是太不科学了,不给北崇给了花城,这算是打谁的脸呢?

当然,如果有很充足的理由的话,相信黄家也不会很介意,但是这油页岩项目本身就是个争议项目,投资又非常巨大,而眼下又正值敏感时刻。

有这种种原因,指望上面批了花城的项目,那真的是太难了,恒北省换个城市来申请,可能性还大一点,批给阳州其他县区,就要冒很大的危险。

也就是这个时候,解双周对陈太忠做了细致的了解,了解过后才知道,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能折腾,除了背靠黄家,还跟其他势力有来往,跟京城的一些衙内圈子也有交集——此人的嚣张跋扈,在那些圈子里都很有名。

怪不得别人如此地忌惮此人,解总有点明白了,他甚至做出了一个评论,换了我是陈某人,绝对不会轻易交出这个项目。

不过同时,也有人帮解双周分析了,说这个局面不是无解的,花城这边的投资,实在是太少了,你们若是能将投资提高至十五到二十个亿,这个项目还可以考虑一下——毕竟是地方上的诚意到了,这就是优势。

话是不错,但是解总不会再自己找钱,他做这个项目是要赚钱的,不是要赔钱,他要是再加大投入,就有炒股炒成股东,泡妞泡成老公的可能了。

这绝对不是京城公子哥喜欢做的事情,在这个圈子里,大家挣钱全是说短平快,就算有些长期投资,也直接交给控制得住的人打理了——生命是如此精彩而又如此短暂,好好享受人生,才是他们的追求。

那么就只能从恒北省和阳州市找支持了,市里支持一点,省里再支持一点,凑到差不多十个亿,想来事情也就要好办了。

不过市里的局面不乐观,党委书记王宁沪根本不关心此事,大家都说王书记要走,撒手不管很正常,而李强也不关心,你们花城搞这个,市里愿意支持,但是……要钱没有。

市政府不止一个人说,市里就不想让花城出面搞这个——市里来搞不行吗?

省里的态度就更古怪了,很多人坚持要把这个项目收到省里,倒是省委书记马飞鸣曾经表过态,地方上自己搞也行,省里可以有限地支持一点——马书记干完这一届,估计是要走了,临走弄下个大项目,多少也算走得风光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马书记对花城人极其不感冒,曾经公开点名说,那个地方的人抱团太重,事实上就在他这一届里,花城人还争取过地级市。

事态发展到这一步,就不太好搞下去了,解双周见状也想走人了——时机太不成熟,等上一两年,可能会好一些。

他上午见李强的时候,还谈论过以后在阳州投资的问题,李市长表示说,如果我还在阳州,那么自然一切好说,其他的我也不能给你许。

这个时候,他猛地发现,有见陈太忠的机会,而且再一想,以自己的能力,加上姓陈的折腾劲儿,跑下这个项目,还是很有可能的。

不过解公子办事,肯定不能是上杆子求人,他肯定要表现出自己的底气,不成想人家陈太忠根本不吃这一套,连合作的内容都没兴趣听。

事实上这个反应,也没有太出乎解双周的意料,在大多数人眼里,解总是个有办法的,所以表现得傲慢,可他也见识过更有办法的——有底气的人,都有一点或多或少的傲慢。

希望他能跟小孙打听一下吧,解总坐在车上,面无表情地想着。

陈太忠哪里有兴趣打听这些?他对京城那帮人的吃相十分了解,若是熟人,他还可以考虑一下合作,找上门的生人,他根本懒得搭理——没有足够大的利益,这些人会牺牲京城的优渥生活,跑到北崇这穷山僻壤来?

北崇穷成这样,有点利益,自己还不够用呢,陈太忠打发走这些人,又招待晋部长和王市长共进晚餐。

第二天上午,陈区长接待地电总工刘抗美,电厂的土建工程已经开始启动,刘总这次带了几个人过来,要组建监理班子,而且地电也要在小赵乡建一栋集办公、接待和住宿为一体的小楼,方便近几年的工作。

下午的时候,毒牛案有了新的进展,冯家兄弟又交待了两起发生在北崇的案子,某人一语成谶或者说一贯正确的能力,再次得以体现。

不过这个时候,陈太忠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,他开始收拾行装,要往北京走了,退耕还林的范围市里报了上去,他可以去林业总局再钻营一下了,这个娃娃鱼项目不落实,他真的是不甘心。

跟他一起进京的是徐瑞麟,还是那句话,跑部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成功的,他是真的拖不起,至于说徐区长家里有两个粉嫩嫩的女娃,是否拖得起,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。

两人连夜赶到朝田,第二天上午来到机场,出乎意料的是,在这里又碰到了解双周。

“陈区长,好巧,”解总不动声色地打个招呼,他是个比较犯拧的性子,纵然知道搭上陈太忠就十有八九拿得下油页岩,却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谄媚——他也是有傲气的。

“解总好,”陈区长倒是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要回去了?”

“是啊,陈区长没兴趣跟我合作,我只能回了,”解双周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。

陈区长笑一声,也不再接话,解总心里却开始犯嘀咕:这家伙去北京……是要办什么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