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54章 不合作(上)

朱月华沉默了好半天,才出声发话,“雷记者,这看你自己怎么想了,你是张市长邀请来的,我无权指示你做什么。”

“那我去请示一下张市长,”雷记者犹豫一下,做出了中规中矩的反应。

但是……搁在一般场合的话,她的反应确实是中规中矩,可现在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场合,她才走出门,王市长和晋部长嘴角就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,陈区长也轻笑着。

朱月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是在暗叹:这小记者还是不懂事啊,这个时候你请示什么的张卫国?根本就是让陈太忠当众打脸。

果不其然,张市长接了电话,听到自己猜错了之后,就相当恼怒了,待听到陈太忠当众威胁朱月华,他就更恼火了,“女性干部就是这点不好,不能坚持原则,胆小怕事……凭什么北崇人就要优先赔付?”

待他听说,陈太忠要青年报做正面的系列报道,小雷承受不住压力,朱月华又不肯顶上的时候,他的心情越发地糟糕了,直到雷记者说,她是专程出来请示张市长,他才轻轻地嗯了一声,“你跟他们说了,是出来请示我?”

“是啊,这个主我做不了,”雷记者轻声回答,事实上,她认为自己这是谨慎之举,“所以,必须要请示您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张市长登时就默然了,陈太忠是让你拿这个问题抽我呢,你倒好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这个信号传过来了,用点脑子会死吗?

他沉默了好一阵,才嘀咕一句挂了电话,“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……”

雷记者没得到指示,反倒被这么说了一句,一时间她又是生气又是伤心,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阵,才红着眼睛向外走去——你们这些事,我不掺乎了行不行?

陈太忠可是一直在关注她的反应,见她要走了,说不得拿起电话拨给廖大宝,“小廖,刚才出去的那个雷记者,你催她快点回来。”

不多时,有人敲门,然后廖主任一脸讪讪地推门进来,“区长,雷记者哭得很伤心,我让门卫看住她了,您看这个……”

“让她走吧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一摆手,又大声叹口气,“唉,把火出到一个女娃娃身上,张卫国这个常务副,当得砢碜不砢碜?”

区长办公室里虽然人少,却也有八九个人,除了朱月华方的三人,还有利阳市的两个副厅,北崇有祁泰山和分局的一名警察,更有廖大宝。

想得再多一点,分局的其他人和区政府的门卫也早晚要知道,所以说张卫国这次送脸下乡的行动,是彻彻底底地成功了。

到了这个地步,朱月华也没法再呆着了,倒是那刚才被陈区长呵斥的解总走上前,打量着陈区长缓缓点头,“孙淑英说得不错,你果然是牛气得很。”

“我跟你不认识,别上杆子套近乎,”陈太忠抬手一指他,然后又轻轻地摇一摇手指,微笑着发话,“不想吃眼前亏的话,马上闭嘴滚蛋!”

“我们可以合作,”解总不动声色地轻声回答,他的涵养还真的不错,虽然已经是笑不出来了,但是他还能保持平静。

“合作?”陈太忠上下仔细打量他两眼,方始微微一笑,“那是怠慢了,北崇穷成这样,最欢迎各种合作了……不知道解总有什么好建议?”

他嘴里说的是“怠慢了”,貌似态度有所好转,可解总却是清楚记得,刚才这厮的表情转换过程,从“领导怎么称呼”到“小孩别插嘴”——真正的反脸无情之辈。

“我跟孙淑英他们都挺熟悉,”所以他先再强调一遍渊源。

“孙淑英?”陈太忠在脑子里想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那孙姐的名字,于是微微点头,“是她啊,那就不是外人了……你为什么要跟着花城人来看我热闹?”

“我总要亲眼看一下,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才好决定合作,”解总微笑着回答,又伸出手来,“自我介绍一下,解双周……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“我也很高兴,”陈太忠伸手同对方握一下,脸上笑意盎然,要是有知道他习性的人在场,就知道这货绝对不是很高兴。

不过这也是必然的,在他看来,解双周的话没什么诚意,根本就是避重就轻,就算你想见识一下我,怎么来不行,非要跟着花城人来?更别说刚才你小子一句话,明显地是站在花城人立场上的。

所以眼下的寒暄,只是看在孙姐的面子上,稍微敷衍一下罢了,他可不想被人当成傻瓜。

可解总也不是一般人,又岂能不知道对方这是虚应故事?握手落座之后,他才歉意地笑一笑,“其实这个合作项目,一开始是花城找我谈的,所以我跟他们的接触多一点。”

“哦,花城也不富裕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缓缓发话,“你看刚才说的那俩毒死牲口然后收购的,就是花城的,还是穷啊……道德也不行。”

他这话回答得是云里雾里,人家对方谈合作,他谈道德和富裕程度,这个反应,让解双周心里微微一揪,感觉不是很好。

解总想的是,自己把孙淑英的交情往外一摆,其他的合作就好谈了,不成想对方根本就不接这个话茬,顾左右而言他,这不是好兆头。

年纪轻轻的,架子不小嘛,他心里暗暗地评价一句,当然,他也是傲慢惯了的,你不说那我也不说,可他还忍不住要引导一下话题,“嗯,花城那边的实力,确实差了一点。”

“嗯,”得,接下来陈区长的表现,更是过分,他只是淡淡地哼一声,又点点头,居然就没话了。

“我的做事风格,你可以问一问孙淑英,”解双周被他这么轻慢,实在是有点忍受不了,他站起身来,也不再往下说什么合作了,“我一向对得起朋友的。”

“嗯,解总慢走,不送,”陈太忠兀自大喇喇地坐在那里,只是微微地点一下头,“北崇的事情比较多,你见谅啊。”

见他走出门,陈太忠才轻哼一声,“你以为你是英国人,随便架起两门炮就能吓住我?嘿,我又不是腐朽的清政府。”

“解双周……这个名字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?”王苏华皱着眉头,使劲地回想——陈区长的办公室里,除了交锋的那二位,也就剩下他和晋建国了。

“管他是谁呢,”陈太忠毫不介意的一摆手,他现在越来越找到土皇帝的感觉了,外来的威胁还真不怕,“他跟别人合作我不管,想来北崇求合作……首先得把态度端正了。”

跟他的坦然相比,此刻解双周的脸色可真不好看,车开出北崇区政府之后,他摸出手机拨个号,“我问你……陈太忠跟孙淑英真的很熟吗?”

“陈太忠?哦,是他啊,”那边思索一下才回答,“他跟孙姐的跟班南宫很熟,跑项目是邵国立那条线上的,把他放到恒北,是黄家有意锻炼他一下,能起来就值得培养,起不来的……那就夭折了,不过黄家的后备干部里,他是比较被看好的,全国最年轻的实职正处。”

“他有什么弱点吗?”解双周又问一句。

“他不缺钱,也不着急升官,这个年龄这个级别升无可升了,基本上没什么弱点,”那边对陈太忠的了解,还不是一般的详细,“撇开女人这些问题,他最大的问题是性格……十分冲动,但是别人还不容易利用他的冲动。”

“唉,”解双周听到这里叹口气,“早知道就不该先跟花城接触。”

“他跟三哥不对劲,您早接触他,估计也是白搭,”这位的回答,包涵的信息真的是太丰富了,“您要拿孙姐做幌子,还不如直接请出孙姐来帮着说话。”

什么叫熟读英雄谱的?这位就是了,其实也是跟南宫毛毛相差仿佛的主儿,天天琢磨的就是这些东西,靠脑子里这点信息量吃饭的——这样的信息,细细打听也能查得到,但是跟他查,一来便捷二来准确,三来……靠谱,不是人云亦云的胡说,这是他的立身根本。

陈太忠官不大,全国的厅级干部都海了去啦,但是跟黄家有关,跟其他势力也有纠葛,还受到了一号的关注,最关键的是,还有个“全国最年轻正处”的帽子。

陈区长现在的状况,已经能成为某些人心中的关键词之一,他足以自傲。

“我怎么可能去找孙淑英?”解双周不屑地哼一声,他何尝不知道,报字号不如找正主出面?但是……没可能的,有可能他早就这么做了。

要是换成杨家,他倒不介意委托一下,想到这里他问一句,“他怎么跟杨老三冲突起来的,冲突严重吗?”

“这冲突就不好说了,”那边也只有苦笑了,这些吃消息饭的,各种关系捋得很清,但是很多细节并不能掌握,他也不能靠着脑补回答,那是自砸招牌,“可能……跟肯尼迪侄女儿的普林斯公司有关?”

“真他妈的,”解双周挂了电话,低声嘀咕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