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50章 案中案(下)

“嗯嗯,”刘老二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抬手去灌啤酒,他不想说那些违心的话。

他很清楚,李家的牛被别人买走了才是真的,不过他能免于官司,又只需要出区区的五百块钱,倒也就不想多事,虽然他认为,自己连这五百块钱都不应该出。

中毒死的牛肉?陈太忠听得脸色又是一沉,这个肉流传出去就严重了,“刘老二你亲眼看见李大嘎子埋牛了?”

我亲眼看见他卖牛了,不是埋牛!刘老二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他很清楚一个环节——李大嘎子卖牛了,所以损失降低了,要不然他这两千五,真不够赔的。

“李首仁有没有埋牛,我没有看到,”刘老二当机立断地做出了决定,他没必要为某些人的错误买单,“反正我都决定赔他钱了。”

“这个牛肉流出去,不得了啊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。

“也没什么不得了的,就是个肉嘛,”刘老二对这个说法,倒是很不以为然,“煮熟了就没事了,从小到大,我吃过五六只瘟猪……在北崇,这猪就不可能被埋了,再瘟也有人吃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这个问题,他在凤凰遇到过。

以科学的角度来看,发了猪瘟或者鸡瘟,城里人想的是焚烧和掩埋,隔绝传染,而且这瘟死的动物,确实吃不得。

但是乡下人绝对不这么看,没有人会容忍,把完整的鸡或者猪埋到地下——尼玛,这是彻头彻尾的浪费。

传染性再强,烧了、煮了、煎了、炸了……倒不信你还能再传染了。

乡村的人,一直秉承的就是这个逻辑——主要是大家舍不得把那些东西埋了。

“你这个说法很质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又看一眼李首仁,柔声发话,“你跟我说句老实话,牛……你埋了没有?”

“我……没埋,卖了,”李大嘎子犹豫半天,终于还是实话实说,他赌不起啊,刘老二眼下不说,回头冲区长一歪嘴,那就完蛋了。

“卖了……你那只牛怎么也卖个三千块,”陈太忠有点明白,为啥这李大嘎子服软了,人家已经赚到了,不过是少赚点,“你这也太缺德了。”

“我才卖了两千二,毒死的肉便宜,”李首仁讪讪地回答,“这不是我缺德,是有人找上门来要买。”

“找你买,你就卖?”陈区长简直有点出离愤怒了,“会吃死人的!”

“这……肯定有处理办法的,”李大嘎子支支吾吾地回答,对村里人来说,一大块肉直接扔掉,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,也是不可原谅的,而且他也不是一点文章都没做,“我卖的时候,他们也保证能处理好,我也不敢乱卖不是?”

“这肉是谁家买的?”陈区长沉着脸发问,这个事情他一定要过问到底。

“是花城的冯家弟兄俩,冯宝和冯乐,”这次回答的不是李大嘎子,而是刘老二,“他们专收大牲口肉,活的死的都要,他们处理大牲口肉很有经验。”

陈太忠先是犹豫一下,然后才做出决定,“那也是先抓起来再说。”

习俗的影响力真的很可怕,他不得不感叹,此事若是发生在凤凰或者素波,他绝对会当机立断地下令抓人,毒死的动物肉,必须处理。

但是此刻,他居然会有一丝的犹豫,这显然是因为村民们普遍的认知,影响了他的思维,所幸的是,最后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主张。

现在的北崇人,去花城抓人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,当班的警察接到陈区长的电话,马上就表态了,毒死的牛肉流向市场?这问题可是严重,请区长放心,我们现在就动身,争取在他们加工好之前,截获这批牛肉。

警察的态度真的很端正,虽然陈区长在上任之后,给分局带来了不少的事情,但是有事情才有外快不是?更别说现在的分局几乎人手一辆车,大家做事的积极性很高。

陈太忠对这个反应也非常满意,其一是分局用得很顺手,其二就是……不管村民们怎么看,起码警察的认识跟他相同,毒死的牛肉是不能流向市场的。

第二天早上六点四十多,陈区长又来到了杨伯明家,这次他按摩完之后,留下了一个陶罐,里面是黑乎乎的液体,“这个是我自制的中药,每次服用三勺,早晚各一次,空腹服用,十天之后,我再过来给她按摩。”

年轻的区长实在有点烦不胜烦了,索性就想这么个偷懒的法子,反正中医正骨除了按摩,也要吃药,不吃药反倒是显得不正常。

“呜呜,”杨大妮儿听到这话,又啜泣了起来,死死地抓住他的手不放。

大家问了好一阵,才知道她听说区长叔叔最近不会再来了,心里难受,杨豆腐就呵斥她,说叔叔每天多少事儿呢,大妮儿,再过十天,区长叔叔就来了。

杨紫萱只流泪,也不说话,陈太忠见状,只得柔声劝她两句,说你爸爸也回来了,在医院住院呢,这两天好一点了,你也多关心关心爸爸,他为了救你,可是跟那么多坏人打架——你不小了,要学会孝敬家长。

死说活说,总算把杨紫萱的注意力转移了,陈区长走出门的时候就七点出头了,他给分局打个电话,得知冯家兄弟已经被抓住了,现场起获了上千斤的牲口肉,已经拉到了北崇。

他挺想知道,这个毒死的、病死的牲口肉,这些人是怎么处理的,一来这个肉制品可能流向北崇,要学会鉴别,二来就是这个肉处理过之后,还能有多大的毒性残留。

来到分局,警察们正在突击审问,陈区长无意去观看审理过程,倒是有警察向他介绍,经过大致观察,这些肉贩子对这些的肉的处理,主要就是火碱或者福尔马林浸泡。

像中毒死亡的大牲口,他们也交待了,会针对性的处理,毒素集中在内脏的,那就摘掉相关的脏器扔掉,毕竟他们搞这个是图财,而不是要杀人。

血毒的话,也有相关的处理手段,但是这个处理手段,他们不肯详细交待了,还说这是祖传秘方,不能随便跟人说。

不过警察们相信,随着审讯的进展,这些人不说也得说。

令人感到气愤的是,这些肉还真有一部分流入北崇了,陈区长就关心一下,有没有可靠的识别手段,能让大家不再受害。

“目前还没有太好的建议,”接待的警察苦笑着摇头,“所以我们一直强调,要买肉制品不要怕贵,买新鲜的,买好的,进嘴的东西贵点不怕,来路得正。”

“可是很多人,就图便宜了,还有人说反正吃不死人,”说到这里,他无奈地一摊手,“说来说去,还是太穷了。”

“太穷了啊……”陈区长轻喟一声,才待再说什么,就见朱奋起从走廊那边走过来,“花城那边蹲守的人员,抓住了一个马主人,送病死马肉的,要不要带回来?”

“带回来吧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对非北崇人的违法行为,他是锱铢必较,“明知道是病死的,还要送……这不是坑人吗?挖一下有没有前科。”

“嗯,他是主动送的?”下一刻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侧头看一眼朱奋起,若有所思地反问一句,“李大嘎子的牛,是他们上门收的,对吧?”

“没错,”朱局长先是茫然地点点头,然后猛地激灵一下,“您是说?”

“李大嘎子的家在村东头,刘老二的田,在村西头,”陈太忠缓缓地发话,眉头始终紧紧地皱着。

“我操,”朱奋起在瞬间就明白区长的意思了,他是多年的老警察,最擅长各种假设了,“您不会说,这牛是有人专门引到刘老二的地里的吧?”

“我只是想不通,几个花城农民,哪里来的那么多处理病死、毒死动物肉的经验呢?”陈太忠眉头依旧紧皱,嘴角微微泛起一丝笑意,他真的有点愤怒了。

一直以来,他是以为李大嘎子和刘老二折腾得太狠,那么大的动静,把收死牲口肉的人勾来了,可是一想,这花城当地有牲口病死,都是主人主动送肉上门,那这就有疑点了。

一匹马从病到死,主人肯定是要四处求救治疗的,冯家兄弟真要专做病死肉,跟相关兽医应该有交情,不至于等到对方送肉过来。

当然,这可能是压价的手段,但是广泛地联想一下,不能不说是一个疑点——不知道本地有肉,反而到外地去收肉。

“我马上安排浊水派出所的人去调查,”朱局长非常重视这个猜测,他出声安慰年轻的区长,“村子里的事儿,很好查的。”

果不其然,在八点钟的时候,浊水派出所打来了电话,说在村西头,有嬉闹的孩子曾经看到,有年纪跟他们相仿的小孩,拿着玉米棒子勾着奶牛玩。

北崇地方偏僻,偷大牲口的事不多见,农家的小孩撩拨别家牲口的现象,真的很常见,不过村里的孩子们咬定两点,一是那孩子不是村里的;二就是,后来那奶牛就往村外走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