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44章 做事难(下)

“如果你能证明,这些娃娃鱼来路清白,是国家授权养殖的,剩下的就都好说了,”一个眼镜男人如此说,“不过,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。”

“那么,下一个难题呢?”烟雾里的男人继续淡淡地发问。

“下一个难题就是,你凭什么认为,散养一定比集中养殖好呢?”一个秃顶的男人毫不留情地反问,“你知道工业化养殖的优势在哪里吗?”

“这个我并不是很明白,你请讲,”陈太忠在很多时候,还是愿意认真听取别人的意见的,起码他愿意做出这种姿态——其实他最愿意做的是,对于忤逆了自己意思的人,他在了解清楚因果之后,将对方驳斥得无地自容,掩面而逃。

“工业化的养殖,就是在……简单地说吧,是科学的方法论,”秃顶男人并没有感受到他的威胁,而是认真地讲解起来——五十万的会诊费,对京城的专家来说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他要告诉对方,你们的视野,真的有问题。

“统一布局、集中管理,喂饵、杀菌、保安保全都在养殖场了……这都是心血,你们没搞过娃娃鱼的养殖,真的不知道,里面有太多的麻烦了。”

“分散开来养殖,农户会比你们更认真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他一向信奉勤能补拙,“一家只养那么几条,倒不信你们规模化养殖,会比他们强到哪里。”

“一千条娃娃鱼,一年集中养殖的收入,你知道有多少吗?起码三千万,”秃顶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而这个基础设施的投入,也要一千万,拟态环境、循环水泵都要花钱的,抛去人工等其他费用,也就五六百万的利润,你觉得散户搞得起来吗?”

“我觉得散户搞这个有优势,”陈太忠一点不为他的话所动,“他们会更专心地看护自己这一点家产,一家不用多,养个十来条,什么拟态环境之类的,真的无所谓,那么大的产出,谁还会计较投入……你千万不要低估农民群众对富裕生活的向往。”

“我不低估他们,但是……”秃顶的话还没说完,眼镜一抬手,止住了他的发言,“娃娃鱼建厂养殖的池子要大,还有光线配比,对水质要求极高,基础设施的投入相当大,我们不建议散养,这也是因素之一。”

“这个问题是我们要正视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觉得眼镜的话还是相对靠谱,“不过区里会考虑联系一些低息贷款,尽量地支持农民……其实在很多时候,农民们会自己想出一些简单的变通手段,开销也很低,而且他们不怕吃苦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就笑了起来,“以前我在的一个村子,大家为了省掉买室外天线的钱,都是自制的天线,易拉罐、废旧灯管什么的,效果也非常好。”

“光有积极性是不够的,”眼镜见他这么说,也只能报之以苦笑,“联系贷款倒是条路子,不过我们之所以不建议散养,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里面的麻烦真是太多了……比如说安保问题,这一条鱼老贵了,一不小心被人偷了,怎么办?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,他知道基层的事情难做,却是没想到,一旦要做事,居然要面临这么多的问题——集中养殖可以采取多种安保手段,散养的话真不太可能。

“嗯……他偷了也未必能卖得出去,”想来想去,他也只想到这么一个手段,持证养殖就是这点方便,严格管理的话,山寨货不容易进入流通领域,就别说是赃物了。

“就算你说的可行,我再问你一个问题,知道娃娃鱼鱼苗,得多少钱一条吗?”眼镜淡淡地看着他,“一尾二十厘米左右的鱼苗,批发价要一千多接近两千……农户养殖的过程中,如果死那么几条,可能会家破人亡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因素,登时就无语了,这个现象完全可能发生,动物养殖哪有不死的?就算防护手段再到位,有疾病发生,救不过来就死了。

问题在于,这娃娃鱼苗太贵了,一家普通农户想修个池子,再养七八条鱼,那倾家荡产都凑不出来,贷款是必须的,而且投饵也要花钱,在养殖的过程中,前前后后死上五六条,遇上心理承受能力差的,自杀很正常。

这样极端的例子不需要多,一年有两三起就够了——高端养殖确实是高端,一般人都承受不起失败的风险。

“好不容易有这么个项目,不试一试实在不甘心,”年轻的区长思来想去,最终还是一横心,“总不能因为可能失败,就坐看老百姓贫困下去,政府必须要有自己的担当,要不然就是不作为了……我一向坚信,人定胜天。”

“既然陈区长这么决定了,那散养的方案,我们也会配合着搞出来的,”眼镜男人笑一笑,这是比较靠谱的专家,该建议的建议,相关注意事项也要提到,但对方若是一门心思走到黑,他们也不会再说什么,设计相关方案就是了。

于是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吃完饭之后专家站起身休息去了,不过在走了不远之后,那秃顶的男人终于是不满意地嘀咕一句,“别的地方都不敢惦记,就他们敢惦记。”

陈太忠的耳朵不是一般的好,不过听到这话,他也只能悻悻地撇撇嘴,对方的话难听,但却是好意,这国内敢为天下先的干部,除了哥们儿也真的不多了。

徐瑞麟没听见这些话,却也对这个项目有点犹豫,“陈区长,这个养殖风险实在有点大,一般的农户承受不起,最好还是咱们区里先搞起来,等技术相对成熟稳定了,再向农户推广。”

“我倒不这么看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已经捋清了一些思路,“区里搞是有必要的,但是同时,完全可以先在农村把试点搞起来。”

“试点不是一试就灵的,”徐瑞麟下意识地摇头反对,大棚种植的试点可以开,但是娃娃鱼不行,他觉得陈区长有点经验主义了,须知不同的事情,要区别地对待,用恒北话说,就是,“再好的郎中,也没有治百病的方子……一旦养死了,农民们赔不起啊。”

“鱼苗的风险吗?我觉得这不是问题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,他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,但是还不够清晰,所以斟酌着回答,“我认为,区里可以免费发放鱼苗,然后负责回收成鱼,这个风险就不存在了,农民赚的是代养的钱,瑞麟区长你怎么看?”

“免费发放?”徐瑞麟听到这四个字,先是一怔,然后就陷入了沉思里,略作考虑之后他点点头,“陈区长这个建议,提得很有创意,也很有可操作性。”

以徐区长的脑瓜,自然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鱼苗这一部分风险,由区里来承担了,看起来区里压力大了,但是一个政府想要民众脱贫,怎么可能没有付出?

至于说担心农民不认真养,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,鱼苗是不花钱,但是修建池塘不要钱,还是投饵不要钱?谁又会无视可能的大丰收,专门去损人损己?

事实上,代养的便利之处远不止这么一点,实现统购统收的同时,也能有效地打击偷窃行为——你不是养殖户,哪儿来的娃娃鱼?

徐瑞麟甚至想到了,每个鱼苗都做上编号,而区政府做为授权养殖者,有理由安排技术人员定期检查,在提供技术支持、收集喂养速度和染病案例的同时,也能有效地监管养殖户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区里统一收购回来之后,成鱼的销售也有了着落,如此高端的养殖业,农民们也养好了,到最后卖不出去或者卖得亏了的话——真没办法向父老乡亲交待。

所以陈区长这个建议,实在是太好了,徐区长心里有点惭愧,自己刚才还笑话对方经验主义,却不成想,是自己犯了经验主义,要不说这大地方来的干部,点子就是多。

“统一收购是我早想好的,垫付鱼苗钱,才是被专家们的建议逼出来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无奈地一摊手,“不统一收购都不可能,我就算跑断腿,最多也就是以区政府的名义,跑下一个指标来。”

“还是陈区长你思维敏捷、敢想敢做,我的思想是有点僵化了,”徐区长坦诚自己的不足,“相较而言,区里承担的这点风险,真的不算什么。”

“确实不算什么,其实娃娃鱼那个价格只是参考价,有价无市,到底值多少钱,还不是由着咱们卖?”陈区长洋洋得意地回答。

“那区里针对这个项目,先组建一个特种养殖公司?”徐区长有点跃跃欲试了。

“先等我把项目跑下来再说吧,”说到这个,陈区长的得意之情登时不翼而飞。

徐瑞麟闻言,沉着脸点点头,好半天之后又长叹一声,“基层的干部想做点实事,真的不容易,要考虑的各方面因素,实在是太多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