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42章 无意过关(下)

感叹归感叹,陈区长的脸上不会出现什么异样,他淡淡地回答,“卷烟厂条件不成熟。”

汤丽萍心里微微一沉,她还真是倾向烤烟项目,因为据她的朋友们分析,这个项目足够省事——只要卷烟厂指定了,她这里是定点加工,那么她不需要愁上下家不配合。

她甚至没必要下去做宣传,没必要低三下四地向种植户做工作,种植户自然要来找她。

而卷烟厂那里,也不敢不收她的货,只要她的货品质和价格合理,谁敢难为她?

这是多么惬意的一桩买卖?既省心又省力,上下家都不用操心,哪怕利润低一点,但是这钱赚得很安生。

不过太忠哥既然这么表示了,她也没胆子再说什么,于是她苦恼地叹口气,“可是这个水泥厂,我总觉得脏兮兮的……粉尘很大吧?”

“你能知道粉尘,倒也难得,”陈太忠笑一声,他真的认为这很难得,别说汤丽萍这二十出头的小女孩,就是三十出头的老爷们,能有多少人知道,水泥厂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陈某人做官做到这一步,视野已经很开阔了,但是他这个视野,半是因为遭遇的事情比较多,另一半却是因为,体制内的人,有比较完善的信息收集系统,这是外人不可企及的。

所以他认为,圆规腿已经算的上是博闻强记了,起码算是个比较合格的投资商,于是他笑着回答,“你要是觉得水泥厂脏,可以只投资,交给别人来管理,我帮你盯着好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职业经理人?”汤丽萍微微思索一下,嘴里又蹦出一个新名词,二零零二年的时候,这个名词在整个中国都是相当前卫的,由此可见,她真的是在努力提升自己。

就在这时,服务员敲门,送进来了各种饮料,陈太忠要的是啤酒,汤丽萍三人要的是红酒和咖啡,姜丽质要的是果汁,大家各自拿自己的饮料。

“不要相信那帮玩意儿,职业经理人靠得住,母猪都能上杨树,”待服务员离开,陈区长淡淡地摇摇头,“你要记住,这是一个道德崩坏的时代……”

“他们没做好,是因为受到了家族企业的因素影响,不能放手施为,这不是他们的错……中国企业家素质低下是原罪;而他们要是能做好,那么,你的企业最终会变成他们的企业,跟你这个老板没什么关系,这才是合理的资本运作和现代化的管理。”

汤丽萍听到这话,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低声地问一句,“我觉得……他们是专业的,应该有专业素质,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他们可能有专业的知识,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有……与之相匹配的道德修养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侧头看一眼姜丽质,“我本来一直坚信,自己的母语不错,可现在觉得,有点词汇贫乏了,你觉得我说得怎么样?”

“你说得很好,”姜丽质点点头,顺便拿起茶几上的果汁轻啜一口,“其实我一直想问,今天你和李强讨论的人治和法治,有具体的所指吗?”

“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来了?”陈太忠很奇怪地看她一眼。

“你们说的时候,我一直在听啊,”姜丽质一摊双手,眉宇间是淡淡的、抹不开的忧郁,她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只是有种感觉,中国的道德标准,跟西方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所以不能把西方的法律,照搬到中国来,文化的传统不同……我说,你不是学医的吗?对道德标准也有研究?”

“中医和西医的差异,比中西方道德标准的差异还要大,”姜丽质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这也是文化传统,他们更强调精确化和数据化。”

“这个差异也体现在了法律上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到这里,他禁不住叹口气,“大妮儿的可怜样,你也见到了,居然还总有人拿我以权代法来说事。”

“适当的舆论监督,还是有必要的,”奇怪的是,姜丽质居然没有完全顺着他说话。

“是,舆论监督有必要,但是有些舆论有自己的立场和意图,那么……谁又来监督这些舆论?”陈区长懒洋洋地哼一声,抬起手灌啤酒,“真是二哥别笑话大哥。”

姜丽质主动提起此事,也是有原因的,她沉默片刻,才鼓足勇气发问,“那个小宸宸……调查清楚就可以放走了吧?”

“放走当然可以,”陈太忠咽下嘴里的啤酒,冷冷地回答,“过一阵再把她抓回来,又调查几天……总是要那么折腾她几次才行的。”

“对小女孩来说,这有点残酷吧?犯罪的又不是她,”姜丽质有点不能忍受他这个说法,对上小女孩儿,她真的是有点爱心泛滥。

“你以为……这只是单纯地泄愤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都懒得多说了,不过看到她皱着眉头楚楚可怜的样子,心里又有点不忍。

“唉,”他轻喟一声,“以不公对不公,只是试图提醒一些可能铤而走险的人,做缺德事的时候,不要太丧尽天良了。”

姜丽质沉默半晌,终于是微微点点头,岔开了话题,“那照你这么说,李市长今天问你的那些,其实是在试探你的底线?”

“可能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回答完之后,他又琢磨一下,禁不住点点头,“这个可能性真是很大,不过就不知道他想到没有……中西方的道德体系根本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李市长若是知道,自己被人如此地小觑,怕是多少要郁闷一小下。

大约到十一点的时候,汤丽萍招呼自己的朋友回去睡觉,姜丽质走进卧室,心里有一点点忐忑,更多的却是期待……

这一晚上相对比较平静,三人在两点左右就休息了,第二天早上六点,陈太忠就醒转了过来,他身边两个女孩儿睡得还很香甜,姜丽质甚至一条腿搭在他的大腿上。

小姜同学不愧是神经粗大,第一次欢好之后,她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裸睡,陈区长的腿胯处,甚至能感觉得到对方的毛发。

他站起身就想走人,不过想到这忧郁女孩儿才献出自己的第一次,第二天醒来,身边的男人就不翼而飞,似乎是……有点打击人。

于是他抬手推醒她,“六点了,我要走了,你和丽萍再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亲一亲再走,”姜丽质张开惺忪的睡眼,嘟起嘴巴来,她对做爱的兴趣似乎不是很大,却非常热衷于亲吻,凌晨两人欢好的时候,大部分时间,口舌也纠缠在一起。

这一吻又是五六分钟,小姜的鼻腔里,发出沉醉的呻吟,不多时居然把汤丽萍也吵醒了,汤总打个哈欠,嘟囔着发话,“要晨练了吗?”

陈太忠跟自己的女人们胡天胡帝的时候,早上一般还要有一场晨练,对于他这个习惯,圆规腿并不陌生。

“今天不行,得走了,”陈区长挪开嘴巴,苦笑着回答,“还得去给人按摩腿呢。”

如果不是大妮儿的心理严重扭曲,他才舍不得就这么离开,不过既然承诺了,总是要兑现的,他走出酒店,一个万里闲庭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外,摸出钥匙开门——虽然他的房间里应该是没人。

不过他的小心一点错都没有,就在他走进楼的时候,一个声音警惕地响起,“谁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奇怪地问一句,“你不是昨天回家,陪你弟弟看焰火吗?”

“他来区里看了,今天去阳州同学家,马上要开学了,”王媛媛从屋里走了出来,深灰色的贴身保暖内衣,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。

“给北崇宾馆打电话,让他们送早饭,”陈区长吩咐一句,走上楼洗脸刷牙,他赶时间,这些事情就放到北崇来做了。

他收拾完之后,送早饭的车也到门口了,王媛媛腿上穿上了牛仔裤,上身却是只套了一个红色的小马甲,她将食盒捧到二楼,帮领导摆放碗筷——这些工作,往常都是小廖做的,不过很显然,廖大宝没想到老板去了市里,还能这么早回来。

陈区长也不问廖大宝的情况,拿起筷子吃喝了起来,不过吃了两口之后,他觉得有什么不对,说不得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女孩,“你怎么不吃?”

王媛媛犹豫一下,终于鼓起勇气发问,“老板,昨天您去哪儿了?”

“我去哪儿,还要向你汇报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“吃饭了。”

“嗯,”王媛媛略带点悻悻地应一声,脑子里却是止不住地胡思乱想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