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39章 莫名辩论(上)

当天晚上的招待晚宴,就是在北崇宾馆办的,市长那一桌,除了市里来的一正三副四个市长,还有北崇的区长和书记,剩下的四个位子,分别给了黎珏、赵根正、林桓和汤丽萍。

原本黎珏是应该挨着陈太忠坐的,可是陈区长直接把汤总请到了自己的上首,而圆规腿却没那胆子,死说活说坐到了他的下首。

黎主席只能坐到了隋书记的下首,表面上看起来,他神态自若,可是吃了不到十分钟,他就借口身体不舒服,站起身走人了。

陈太忠和黎珏的恩怨,基本上没人知道,年轻的区长上任以来,基本上就一头扑在政府工作上,像党委那边,他等闲都不去一趟,谁又能想到,只是因为一个界迎未到,陈区长就记恨上政协主席了?

黎主席是猜到了一些因果,可是类似的心思,他是没办法求证的,官场里就是这样,有时候连面都没见,就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结下大仇——而且连当面说开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不过相较黎珏,归晨生则是陈太忠摆明车马的对手,归市长被陈区长的朋友泼了一脸酒,这简直是阳州官场中一个很有名的花絮了,两人在酒桌上甚至没有交谈过一句。

总算还好,今天的酒席时间不长,六点十分上菜,六点五十分,大家就离开了包间——焰火燃放是七点整准时开始。

陈区长为市领导准备的观礼场地,是在农业局的楼顶,这里离现场不到一里地,不但看得清楚,而且距离也相对安全,再近的话,抬头抬得脖子都要酸了。

农业局的楼只是小二楼,不过胡局长准备得很充分,不但在楼顶上支了几把阳伞,摆了一些桌椅,还引了电上来,既能照明也能用电热器烧水喝茶。

领导们都就坐了,陈太忠也走到一个角落,陪着四女坐在一起——这时候她们已经又汇集到了一起。

七点整,随着几声闷响,五彩斑斓的焰火在北崇的上空炸开,紧接着喧嚣声四起,有人高声喊叫,有人吹着尖厉的口哨,还有孩子们银铃一般的笑声。

这一刻的北崇,变得异常的年轻,激情澎湃活力四射,陈区长也没想到,仅仅是几朵焰火,就能让夜色中的北崇,焕发出如此的青春。

他不知道,北崇已经沉寂得太久了,不远处的林桓轻叹一声,“真没想到,有生之年……能看到北崇自己放焰火。”

最初的热闹过后,随着焰火此起彼伏地绽放,喧嚣声渐渐地小了,只有孩子们还在不知疲倦地笑闹着、尖叫着。

“你说,大妮儿现在是不是也在笑?”姜丽质猛地问一句,她的PH值不是一般地高,具有超强的抗酸能力。

“这我哪儿知道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你要不怕碰壁,明天再去看她,我觉得她那心理状况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调节得过来的。”

“你们说的,是不是那个被拐卖的女孩儿?”一个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。

陈太忠扭头一看,忙不迭从圈椅上站了起来,“市长过来了?您走路这么平易近人,我根本没觉察得到。”

“随便走两步,消消食儿,你坐你的,别管我,”李强笑眯眯地摇摇头,你小子怪话真多,走路也能平易近人?然后他走到了陈太忠的侧面,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你组织大型活动,果然有经验,这个焰火搞得很成功,能极大提升北崇群众的精气神。”

组织大型活动有经验?陈太忠笑一笑,老李一上来,就先拿自己的往事做文章,怕是有些别的话想说吧?“市长过奖了,我只是觉得北崇的娱乐生活有点单调。”

“三年时间要乡镇都放得起焰火,这可不仅仅是娱乐生活的问题,”李强微笑着摇头。

就在此时,有那眼疾手快的主儿发现市长转移了,就赶紧搬个椅子过来,陈太忠侧头一看,禁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——妈的,又是李红星你这个混蛋?

李市长却是根本没看是谁搬的椅子,他很随意地坐下,一边看着前方的焰火,一边信口问一句,“不过我建议你首先解决民生,你有这个能力……放焰火跟民生的关系不大。”

“我说的就是解决民生之后,乡镇的自有资金做这个,说来说去,放焰火只是一个消遣……单纯说燃放费用的话,区里拨款,普及到乡镇用不了三年,”陈太忠傲然地回答。

这是他的真实想法,北崇满打满算十六个乡镇,撇开能直接观看区里焰火的地方,剩下的乡镇每家燃放三十万的焰火,也基本就够了。

乡镇的费用加起来,再加上区里的费用,五百万左右也就打住了——五百万也算钱?

关键是乡镇能拿得出这部分自有资金——拿得出都不算好汉,能轻轻松松拿出来才行。

陈区长一边说,一边笑着看一眼汤丽萍,他总算有了一个机会,告诉大家哥们儿不是乱来,这是陪投资商呢,“所以像汤总这样的女孩,岁数虽然比我还小……但是为了北崇的发展,我就得豁出去三陪了。”

“看起来……也不是个苦差事嘛,汤总这么漂亮,”李强看一眼汤丽萍,笑着点点头,他并不问这女孩的来路,只是打趣年轻的区长,“我要年轻二十岁的话,就替你三陪了。”

“李市长现在也很年轻,”塞名片的女孩笑吟吟地发话。

李强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,就当没听见了,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?以李市长的谨慎,连汤丽萍的来路都不肯去打听,就别说旁边无礼插话的路女甲了。

“李市长开玩笑了,我真的觉得压力很重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神色肃穆地回答,眼中似有些许哀伤,如惊鸿般一掠而过。

“你能完成,我信得过你,”李市长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对他的诸般做作视而不见,反倒是又看一眼姜丽质,“你们说的那个女孩,真的很可怜,我爱人和女儿也都非常关心她。”

陈太忠神色肃穆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大骂:我说姓李的,你还有完没完了?

李强今天的表现,确实有点奇怪,点出陈某人擅长组织大型活动也就算了,然后又暗示,陈区长检查燃放现场事,所说的三年规划,他已经知道了,现在更是表明——我知道你俩去看过那个女孩。

我操,国家三令五申地强调,不搞特务政治这一套,你觉得自己挺不含糊,可以无视?

某人心里正暗骂,不成想李市长又发话了,“太忠,你的愤怒我能理解,但是很多人认为,你把罪犯的家属抓回来……这不合适。”

“李市长你不能偏听偏信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真的是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硬邦邦地顶了回去,“他们以讹传讹……北崇抓的是犯罪嫌疑人。”

李市长却不计较他的冒失,只是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你也许有你的道理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……这是以权代法,不是法治社会该有的现象。”

“他们是自由心证,先入为主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北崇抓的犯罪嫌疑人,恰好是罪犯的家属……这是偶然现象,不服气的站出来打个保票,保证我抓的人里谁没犯罪。”

“那个小宸宸可能就没犯罪,她那么小,”李强轻轻地点一下。

我还真想不到,你堂堂的一个地级市的大市长,会关心到那么一个小女娃娃,陈太忠闻言冷冷一笑,肯定有缘故的吧?“她有没有犯罪,目前不好说……市长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”李强的眉毛皱做了一团,很不耐烦地回答,“就是北边传话过来了,觉得你这么做不合手续,容易被人抓住做文章。”

“北边的谁啊?”陈太忠笑一笑,大喇喇地发问,这时候,已经有几个人发现市长没在看焰火,走到陈区长这边了,大家正要往这边凑,猛地听到这话,登时就站在那里,不再往前移动——有些话听到耳朵里,真的是祸不是福。

“你这么问,我能告诉你吗?”李强淡淡地反问一句。

“他编排我,但是李市长你觉得,他的编排有道理,所以不跟我说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我应该这么理解吧?”

“小陈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我也是为你好,”李强不以为然地挥挥手,一点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,“北崇这么做,我也认为逻辑有漏洞,你确实有以权代法的嫌疑,所以我建议,你该积极弥补这个漏洞。”

老子有自己的苦衷,弥补不弥补的,用不着听你的,陈太忠是相当有主见的主儿,不过老李既然表明有回护之意,他也愿意多听一听,兼听则明嘛。

于是他发问,“但是我们北崇这边积极地破案,挽救被拐卖儿童,总不是错的吧?”

“你应该接受舆论的监督,这是大趋势,”李强叹一口气,很沉重地回答,“咱们国家已经入世了,像美国这些地方,就非常重视舆论的监督,你这么搞,真的是授人以柄,你被动,咱政府也跟着被动……新华北报的背景,不用我再跟你说了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