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38章 女孩生猛(下)

若不是姜丽质的到来,陈太忠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在北崇的淫威……嗯,是那个啥威望,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。

小姜想来看焰火,他是一定要欢迎的,更别说她是想有人陪着过节,至于说别人会怎么看,他也想好了说辞:小姜是比较喜欢孩子的,听说了杨紫萱的惨剧后,执意要来看望一下——反正就是这么个理由,信不信由你们。

不过说辞准备好了,却是根本没人多嘴去问,这女孩儿是怎么回事,两人在大街上公然走来走去,有人打招呼,可大家扫到那个女孩儿,也就是微笑着点头。

到了中午,两人在宾馆吃饭,廖大宝和李红星对她只做不见,白凤鸣过来的时候,倒是冲她点点头,“那辆海角的车,是小姜开过来的吧?”

合着姜丽质春节的时候来过一趟,有人已经看到了眼里,现在又知道她是海角的人,大家也就不八卦她的身份了——这或者是陈区长在海角的孽缘,或者不是,很重要吗?

有意思的是,饭快吃完的时候,隋彪居然很罕见地来了北崇宾馆,他在白凤鸣让开的座位处坐下,“太忠,李市长通知我了,下午要过来视察区党委,晚上观看咱北崇的焰火。”

是通知的党委,而且是主动视察?陈太忠嘴巴一撇,心里就有了点猜测,“他是不是还要去人大看一下?”

“没错,”隋彪点点头,这个节骨眼来视察,肯定跟下月底的选举有关,不过这些事情心里明白即可,没必要说出来。

“呵呵,”陈区长听得就笑了起来,有意无意地看其他人一眼,“咱北崇放个焰火,还惊动了李市长,这倒是政府这边疏忽了,该先邀请一下市长观礼。”

“阳州往年也不放焰火,市里放得起焰火的,只有铁路局和电信,”隋书记信口回答着,也是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在座的人。

“我吃好了,两位领导,我先走一步,”白凤鸣站起身,冲区长和书记点点头,就转身离开,李红星和廖大宝见状,也不敢多坐,起身告辞。

那就只剩下姜丽质在场了,隋书记也不看她,对着陈区长发话,“下月初我要进京了,党委那边的事务,你帮着照看一下……”

下月初就是两会了,相比陈太忠这假代表,隋彪可是实实在在的代表,要离开十来天,他现在这么说,也是对陈区长表示出一种姿态。

陈太忠微笑着点头,却也没说别的,事实上他现在多少知道了一点党委的权力结构,党群书记赵根正同隋书记不对路——赵书记很早就向陈区长表示过善意。

“一个小时后党委汇合,一起去接李市长?”隋书记笑着发问。

“接人没问题,不过全程陪同,就麻烦隋书记了,”陈区长也笑着点头,如果可以的话,他连界迎都不想去,可是市里提前招呼了,他也不能不去。

隋书记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有一点淡淡的失落,他算是王宁沪的人,跟李市长不对路,以前北崇的张区长是李强的人,两人斗得相当地不亦乐乎。

他可以去界迎李市长,也能全程陪同——表面文章谁不会做?但是陈太忠不陪伴的话,他单独对上大市长,怕是……会比较被动。

可是陈区长的回答也很正常,人大的主任是他隋彪,跟陈某人没什么关系,人家在党委陪同是必须的,去不去人大就是另一回事。

沉默一阵,隋彪方始发话,“那晚上李市长观看焰火,就有政府这边安排了。”

“这个好说,隋班长也一定要到场哦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。

李市长是下午三点半下的高速,区里的四套班子一起界迎,政协主席黎珏也出现了——这是一个既高且胖的男人。

黎主席的身体不好,不但有心脑血管疾病,还有糖尿病,算是比较出名的药罐子,不过陈区长不会因此就不计较,他心里记得很清楚,你小子当初没有界迎我——身体不好,身体不好就可以界迎李强?

李市长这次可不是一个人来的,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江峰和归晨生,以及阳州唯一的女性副市长谷珍,一辆警车打头,后面是一辆考斯特大巴。

李强去党委只待了二十分钟,陈太忠跟在旁边也不说话,隋彪讲得多一点,其次就是党群书记赵根正。

等他们去人大的时候,陈区长走上前告辞,说自己还有一些客人,晚上咱们再见好了,李强也没什么反应,只是微微点头。

陈太忠没想到的是,走出去之后,他还真来客人了,汤丽萍开着一辆奥迪A6,已经来到了区政府。

小汤同学不是一个人来的,她还带了两个女伴,那二位个头有一米七,相貌也说得过去,见到陈太忠从外面赶回来,她笑吟吟地打招呼,“陈区长,我带了两个同学过来,在你这里好好地考察几天。”

“欢迎,”陈太忠瞥一眼旁边的姜丽质,发现她笑得甜甜的,心里就明白,估计她早就知道圆规腿要来了。

一只羊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,陈区长心里一横,索性是豁出去了,就在政府院里,他走上前同汤丽萍握一握手,“汤总这次来,还是关于烤烟的调研?”

“烤烟我问过了,利润不是很大,”汤丽萍很沉稳地回答,看来她是想在朋友面前,展示出自己新的形象,“除非由卷烟厂指定,由我来定点加工才行。”

你跟谁学的这一套?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,真是老大不满意了,不过小汤既然想显摆,他也不好扫她的兴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这个再说吧……你们跟我来。”

要说上午姜丽质的出现,大家都还不是很在意的话,这院子里一下出现四个美女,尤其其中两个有模特的身材,真的是很扎眼,当然,大家并不知道,陈区长还真不认识那二位。

陈太忠将她们带进自己的办公室,安排小廖倒水,自己则是在文件柜里翻腾一下,才拿出一份文件,递给汤丽萍,“你看吧,这是我们规划的项目,考虑一下自己想干哪个。”

这个规划是最近才细化的,其中有些项目是区里打算投资的,大部分却都是打算招商引资的——若是招不来资金,区里也就只能自己上了。

不过所有的项目,都已经做得很细,包括投资额、建设周期、市场前景分析、北崇所占优势等,甚至有些都提供了选址思路。

所以陈区长提供这么一个规划出来,不算是泄密,不过也不是什么值得鼓励的事情,毕竟对地方上来说,投资商能够自己带项目来,那是最好的。

可是必要的项目引导,也是该有的,要不然就得地方上自己投资相应规划了,考虑到小汤的经验不足,他就拿出了文件。

汤丽萍和她的女伴,对这些真的不是很精通,她翻看一下内容,发现项目极多,也不容易记,于是提出个要求,“陈区长,我们能复印一下吗?”

“这个……就不是很方便了,”陈太忠面现为难之色,苦笑着解释,“有保密条例的。”

“哦,”汤丽萍听到这个就点点头,细细地看了起来,可是她的一个女伴眼睛一亮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
小汤同学翻看了好一阵,不过以她的眼力,优选其中的项目,还真是不容易,她最后发问,“陈区长你也知道我的资金情况,有什么比较好的建议吗?”

“我要说的话,去干水泥厂就不错,”陈区长建议她,对时下的中国来说,水泥厂确实是个不错的项目,“小到北崇大到全国,都在大力搞基础建设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咱区里就能消化了这些产能?”那眼睛一亮的女孩插嘴问了。

这帮女孩儿……怎么都这么生猛呢?陈太忠讶然地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还是点点头,“如果质量达标,区里肯定优先支持本地企业。”

“萍儿,我觉得这个就不错,销路有保障,”那女孩认真地跟汤丽萍建议。

岂止是销路有保障,你打算的,就是让区政府直接采购吧?陈太忠将她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,所以他认为现在的女孩儿生猛——她的想法,跟小汤琢磨烤烟项目一样,都是想利用他这个区长的身份,靠着政策来赚钱。

时下这么想的人,真的太多了,有权不用过期作废,可是这个意识,都已经被年轻女孩普遍接受了,陈太忠也不得不感慨……这真是个大变革的时代。

汤丽萍倒是没有马上表态,因为她心里觉得,这水泥厂肯定到处都是灰尘,感觉不是很干净,反正晚上能跟太忠哥细细地商量,她不着急做决定。

他们在商量投资项目的过程中,也有这样那样的人进来请示工作,谈完就五点十分了,陈太忠跟她们出门的时候,那个女孩儿顺手悄悄地塞给他个纸片。

陈区长慢走两步,看到手里是一张名片,他愕然地看一眼前面众女,微笑着摇一摇头,下一刻,他的手里有不起眼的粉末,窸窸窣窣飘洒在空气中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