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37章 女孩生猛(上)

豪言壮语好下,可是真想兑现的话,还有太多的路要走。

第二天时近中午的时候,南宫毛毛打来了电话,说是养娃娃鱼的专家已经联系好了,那边说了,包吃包住报销车马费,再给五十万,他们会来北崇会诊,而且保证有合理化建议。

至于说后期的培训和技术支持,费用是另算的,也就是说,只会诊就要花五十万。

这个费用……说来也不算高,不过总给人一种唯利是图的感觉,还是南宫说出了其中的缘由:这帮人也去其他的地方会诊过,不过会诊之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说来说去,还是这个手续太难批了,专家们发现自己的会诊都是无用功,太多的建议和研究,最终都无法转化为生产力,那大家就按市场规矩来——该收的费用直接收,而且绝对不优惠,也省得白忙一场。

至于当地政府夸口有这样那样的关系,一定能跑下娃娃鱼项目,专家们直接就无视了——这么说的人多了去啦,等你能跑下来再说吧。

“这么说倒是正常了,”陈太忠能理解这个理由,事实上这是立项的时候常见的事情,专家的会诊和建议是必须的,有了这个才能申请立项,而不是立了项再去找专家。

似此一来,像娃娃鱼养殖这种铁定不可能过的项目,专家们不愿意瞎耽误工夫,直接划出门槛来,倒也是情有可原,“其实他们要的这钱,并不算多。”

“给太忠你办事,那自然是成本价了……我跟他们说了,这是我兄弟的事儿,”南宫毛毛干笑一声,顺便就摆一下功——换了别人,这价钱真的都谈不下来。

说完这些,下一刻他话题一转,“太忠,听说你把新华北报的人给打了?”

“这才是扯淡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“他们胡乱报道,被拐卖孩子的家人受不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有人可不这么认为,”南宫毛毛用告诫的语气发话,“新华北报的老总昨天说了,有些人是通向民主自由的绊脚石。”

“你让他当着我的面说一句试试,”陈区长并不在乎这个威胁,“我打烂他满嘴牙。”

正月十五终于是如期来临了,零三厂的人在前一天将焰火运了过来,在现场调测安装,不过陈区长一大早去了趟杨家之后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他是接姜丽质去了,从海角省会绕云到北崇,其实比从朝田过来还要近,姜同学说她六点半动身,陈太忠驾驶着他那辆老旧的桑塔纳,早早地跑进海角接人。

两人在一个路口汇合,相遇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八点半了,姜丽质这女孩儿也着实生猛,居然一个人就驱车赶了过来——这让陈太忠想到了初见她的时候,她也是一个人在高速路的收费口搭车。

汇合之后,两辆车一前一后向北崇驶去,小姜同学会作怪,两辆车隔着二十来米,她也拨个电话给前车,“最近想我了没有?”

“想啊,天天想呢,”陈区长的嘴巴自然跟得上,他很关切地表示,“你小心点开车……今天过来,是打算吃独食吗?”

他的女友里,姜丽质是特点很明显的,其中最大的特点,就是不吃醋,而且非常介意他能不能雨露均沾,眼下居然单人独车前来,所以他有这个玩笑。

小姜同学的思维,却是跟旁人不同,她很愕然地发问,“你现在才想到问我这个问题?”

我是真的忙啊,也就是事到临头,才随口这么一问,陈太忠心里暗叹,不过很显然,他不能这么回答,所以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以为你是关心杨家的小姑娘,所以没多想。”

“逢年过节的时候,我最不喜欢一个人过,可我妈的心情总是不好,”姜丽质幽幽地回答,“这两年她有邹叔叔,我也有自己的地盘了,当然没必要找别人了……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嗯……欢迎来到你的地盘视察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好好开车。”

车到北崇的时候,就是十点了,陈太忠也不避讳什么,众目睽睽之下,带着她来到了杨家,大妮儿拄着一双小小的木拐,在院子里陪着弟弟玩耍——木拐是杨伯明的徒弟做的。

“大妮儿,过来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冲她招一招手,“有阿姨来看你了。”

大妮儿正拿甩着木拐吓唬弟弟呢,见到陈叔叔来了,先是一笑,待见到他身边有个陌生的阿姨,单腿猛地一跳,就躲到了弟弟身后,警惕地看着对方,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。

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绷着脸发话了,“站出来,这个阿姨敢欺负你,我就帮你打她。”

大妮儿眼睛转一转,终于是克服了心里的恐惧,拄着颤抖着拐杖跳了出来,却是把弟弟挡在了身后,“陈叔叔,我知道你喜欢我。”

你这个措辞在这时候说……真是有点那啥,陈区长尴尬地摸一摸下巴,“陈叔叔当然很喜欢你,阿姨也很喜欢你。”

“阿姨可是给你带了好玩具,”姜丽质从手包里摸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布娃娃,大大的眼睛,漂亮的公主裙,脖子里还有一条细细的项链,她笑吟吟地看着小女孩,“喜欢吗?”

杨大妮儿看着布娃娃,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,不过最终,她还是咽一口唾沫,“喜欢……妈妈也会给我买的。”

“好吧,那阿姨就把娃娃放在这里,让你的弟弟玩,”姜丽质一点都不着恼,笑眯眯将布娃娃放在院子里的石碾子上,然后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轻声嘀咕一句,“今天我来的不是时候,她现在对陌生人的戒备心,依旧很强……咱们还是离开吧。”

“看来你今天是白来了,”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也是低声回答,“跟我打猎去吧,最近临云出野猪了,运气好的话,没准能撞上一只。”

“我没有白来,”姜丽质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一回生二回熟,就算她不以为然,以后也会知道的,有一个阿姨曾经关心过她。”

“希望她能理解你的苦心吧,”陈区长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一边说一边向门口走去,“可惜的是,她连你送的布娃娃都不喜欢……大妮儿,我走了啊。”

大妮儿站在院子里不作声,依旧警惕地看着姜丽质,她身后的小男孩则是蹲到地上,捡起一节废弃的电池,兴高采烈地摔打着。

“她会喜欢的,”姜丽质却是一点都不着恼,她笑嘻嘻地挤一下眼睛,“咱们走出去以后,悄悄回来看一眼,她一定在玩那个布娃娃,孩子也有自尊心……你要不要打个赌?”

那肯定的嘛,你都走了,她还不敢玩吗?陈太忠觉得一旦打赌,自己是必输无疑,不过看到小姜这么开心,他点点头,“赌就赌,你要是输了呢?”

“我要赢了的话,今天你要好好陪我,”姜丽质的眼波流转,脖颈和两颊也微微泛起些红晕来,“这是我赌赢的,你得跟望男姐她们解释……我不是吃独食,我是赌赢了。”

“好吧,其实你就赢了,”陈区长一听,真是食指大动,他摩拳擦掌地表示,“你是靠实力赢的,我这人讲道理,愿赌服输,那就……今天中午兑现?”

“我都没说怎么陪你呢,”姜丽质见他这猴急样,一时大窘,她心里早就认定了,可是想到中午就要如何如何,身边又没有相熟的姐妹,禁不住就忐忑了起来,“没准我会输。”

“你怎么可能输?你赢定了,”陈太忠急了,他相信自己两人一旦离开,大妮儿肯定要抱着布娃娃玩,女孩儿总是挡不住精致、漂亮娃娃的诱惑,“要不咱们现在回去看一下?”

“不用了吧?”姜丽质嘴上这么说,心里也有点悻悻,总觉得自己的一番好心,被一个小娃娃糟蹋了,感觉他手上用力,只能半推半就地到门口偷偷瞄一眼。

“好像是……我赢了,”陈太忠看着院子里的情形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大妮儿居然把那布娃娃……扔在了湿乎乎的地上,拿着拐杖一下一下地轻戳布娃娃,看力道是有点舍不得,看着她紧紧抿着的嘴角,却又是比较坚决。

奇怪的是,她的眼中还含着眼泪,轻戳几下之后,泪珠扑簌簌地落下,搞得她的弟弟放下了手里的电池,讶异地侧头看她。

“哎呀,”陈区长苦恼地叹口气,“这孩子,啧啧……心理扭曲得太狠了。”

“你说错了,她是喜欢上你了,真的,”姜丽质轻喟一声,她太明白这种小女孩的心理了,“她觉得我抢走了你,连带着把布娃娃也恨上了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凝噎了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“那个啥,这也太生猛了一点……你不觉得,我跟她有代沟?”

“你还是好好哄一哄她吧,”姜丽质无声地笑一笑,“她其实也挺可怜的,不是吗?”

“你这脾气,倒是真难得,”陈区长轻声嘟囔一句,心说这不吃醋,也得有个度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