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31章 旧怨来了(上)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又来到了杨家,这一次,杨家给陈区长准备了营养丰富的早餐,热腾腾的清炒腐竹。还有肉包子。

陈区长说我吃过了,杨老汉死活不干,说昨天就怠慢了,主要是心系大儿子的伤,没有张罗这些,今天区长你无论如何要吃点——这腐竹可是我自家做的,绝对的地道。

陈太忠倒也没那么死板,吃了一小碗清炒腐竹,又帮大妮儿按摩一阵,今天的大妮儿更加配合了,因为她能感觉到,自己的腿明显地能用上点劲儿了。

这个变化不是很大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,她甚至认为用不了一个月,自己的腿就差不多了,不过陈区长告诉她,初开始恢复得会快一点,然后会越来越慢,要想完全跟正常人一样,怎么也得三个月。

大妮儿听得煞是失望,她甚至主动要求正骨,说我不怕疼,当然,这个要求被拒绝了。

来到区政府之后,陈太忠又叫来了葛宝玲,“你把福利院的改造方案拿出来。”

葛区长听到这话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区里的福利院大规模修缮,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事情,然后就是一天不如一天,她这报告一次又一次打了三年多,没有一个人重视,到现在她早死了那份心——如今打报告,也不过就是叫苦的意思。

眼下猛地听到区长关注这个,她真是又惊又喜,喜的是陈区长一旦表示关注,通常就要落实到位,看来福利院的修缮有着落了。

而惊的则是,昨天区长才给交通口加了五百万,今天又要给民政口,这幸福来得……有点太突然了。

区长会不会是想把交通口上的钱挪过去一些?葛区长胡思乱想一下,才点点头,“我有两份报告,一个是修缮,一个是翻盖门面房。”

福利院本身不临街,不过他们紧挨着县里的纸盒厂,纸盒厂是福利工厂,安置残疾人就业的,根本不考虑利润,有活儿干,没活儿就歇着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这个厂子实在撑不住了,县里就关闭了厂子,因为厂子临街,所以开了几间门面房。

纸盒厂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,这很正常,里面上班的人都是身体残疾的,这样的厂子设到闹市的话,真的是有碍县城形象。

不过随着县城的发展——北崇虽然落后,终究是在不断发展的,福利院周边也渐渐地热闹了起来,所以翻盖一下门面房的话,房租收入会有极大的提高。

“这个你自己斟酌,我的目的是加强收容能力,相关设施必须完善,”陈太忠摇摇头,沉吟一下又发话,“不过要强调一下,收容来的人……最好能自食其力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禁不住又想到了自己在南方的遭遇,一时间唏嘘不已,因为被撕了边防证,他一怒之下杀了四个联防——而联防抓他们,其本意也是要送去收容。

所以说这个强制收容的政策,制定的初衷应该是好的——起码是有道理的,而深圳市的流动人口过多,收容的人想必也会很多,如果不安排这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收容所也要面临坐吃山空的窘境。

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,收容了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也就罢了,可收容了有劳动能力的人,总是要想办法让他们自食其力。

他的想法跟深圳市如出一辙,可是具体到执行起来,深圳那里木头的名声,真的是血淋淋的——吃喝少得可怜,生活像在猪圈,超强超负荷的工作,没有一分的报酬。

似此种种,真是比永泰的黑砖厂也不遑多让,尤为可笑的是,永泰的黑砖厂是非法的,得偷偷摸摸地来,一旦被举报就是灭顶之灾,可木头那里不一样,那是合法的收容场所,举报没用——拿保证金来赎人才是真的。

本来是出于好意的政策,被下面人执行得荒腔走板,以至于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,陈太忠想到这里,也要禁不住叹口气:这到底是政策的问题,还是人的问题?

“自食其力不好做到,”葛宝玲听他这么说,很干脆地摇头,“北崇现在都劳动力过剩,要不然纸盒厂也关不了门……除非是一些高强度、低收入的工作。”

那岂不是跟南方那个城市一样了?陈太忠听得摇摇头,“不需要帮他们介绍有利润的工作,有利润就有剥削,既然区财政出钱,做些公益工作总是可以的,比如说搞一搞绿化,制作一些公益宣传广告之类的……要是本地人的话,可以参与地方治安联防工作。”

不得不说,陈区长的思维还是比较开阔的,他甚至考虑到本地人因为种种原因被收容进去了——不过既然是本地人,不需要看护得太紧,要强调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才是真的,组织个“小脚侦缉队”,或者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“您主要考虑的是……收容外来人员吧?”葛宝玲终于憋不住了,事实上,她很清楚区长这两天做了些什么。

“没错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倒也不介意葛区长猜透了自己的心思,“去了趟通达,我和祁书记商量了一下,北崇的市容市貌,也有必要整顿一下了。”

这是昨天他跟祁泰山达成的共识,想要清理北崇街道上的闲杂人等,不能只靠暴力,必须要有保障手段,比如说,北崇出现带着残疾儿童乞讨的主儿了,那不能一撵了之,太不负责任了——残疾儿童交给福利院,大人要查明身份,再做决定。

“区长,你这想得就有点多了,”葛宝玲不屑地摇摇头,冷哼一声回答,“别看祁泰山是政法委书记,他是阳州市区的,肉脚书记,差得太多。”

北崇话里,肉脚大致是肥羊的意思,不过还有一层含义,就是养尊处优不接地气,葛区长毫不客气地指出,“咱北崇的乞丐,基本上都是本地的……”

要不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,在葛区长的分析之下,陈区长才幡然醒悟,能在北崇乞讨的,大多都是本地人,他们是确实家里有困难,也不怕人查证。

外地人倒是想在北崇乞讨呢,但是北崇就这么大,又非常贫苦,他们在街头待一天,也不会有多大的收获,这个……非常划不来。

“真正需要乞讨才能过活的人,并不多,”葛宝玲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女人冷酷起来,那才是真的不讲人性,她冷冷地表示,“而且这些人,留在故乡乞讨,乡亲们知根知底,不但能维持生计,也能照顾家庭,他们不会往远走的。”

“真正往大城市走的乞丐,他们求的不是生存,是致富,”葛区长是个冷酷无情的人,她赤裸裸地阐明了这一点,“乞丐多的地方,就是大城市或者旅游点,那里的人富有大方,人流量大,也没人查证他们的身份……咱们小小的北崇,满足不了他们的乞讨的目的。”

“咱北崇人确实是不太富裕,”陈区长干笑着点点头,他觉得她的说法很有道理,但是又不愿意全盘接受,“不过在家里要饭久了,周围邻居也会烦的,早晚还是要出去要饭……那既然出去了,肯定不能来咱这穷地方,还是要去大城市。”

“只求一口吃喝,邻居都满足不了,那就是做人太失败了,”葛宝玲对他这话报之以冷笑,“而且一旦去了大城市……耳濡目染之下,求的就不是吃喝了。”

你对人的要求,未免太苛刻了,陈太忠心里对葛区长有了评价,不过他不能说,她的想法就是错的,“你把福利院的改造方案拿出来,我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可是葛宝玲是什么人?她从来不肯受委屈的,尤其是讲道理,她不怕任何人——这也是女性干部的优势,她冷笑一声,“陈区长,你小时候见过乞丐吗?”

“当然见过啦,”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,他十一二岁的时候,就见过乞丐,当时他穿越了不久,见到桥洞下有乞丐,就把手里做为早餐的馒头给了对方,不过他把馒头掰开了,往里面夹了点沙子——恶作剧而已。

“我小时候就没有见过,”葛宝玲微微一笑,语出惊人,“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葛区长你讲,”陈太忠其实能想到若干种可能,户口制度、限制外出什么之类的,葛区长小的时候,那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

不过做为一个合格的领导,他最需要做的,是认真的聆听,不懂就承认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不懂装懂,才是贻笑大方,做领导的想服众,要有一颗虚怀若谷的心。

“我是在双寨上学的,那个地方不可能有乞丐,”葛宝玲笑一笑,很平淡地阐述,“我父亲是铁路局的,有宿舍,来铁路局要饭的人也不多,那时候要饭的可不像现在这么精明……他们不懂得片区划分,也不知道铁路宿舍比一般人有钱。”

“嗯,你继续,”陈太忠点点头,葛宝玲你这么碎嘴,难道是……生理周期到了?

“但是我就是没见过他们,大概一个月,有那么一两次,街坊邻居会在街上喊,呀,要饭的来了,”葛区长完全陷入了回忆中,她近似于喃喃自语,“那时候,我妈就会把门关住,说是如果开门的话,最少得给对方半个馒头……可是我家也没吃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