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30章 网是织成的(下)

陈区长和葛区长对公路的投资,认识不尽相同,但是不管怎么说,两人还是充分地交换了彼此的意见和看法。

“要不……先多拨你五百万,”陈太忠最终做出了决定,其实在他看来,修路是怎么算都合理的基础建设投资,他只是不想一下把口子放开,“看一看效果再说。”

葛区长得了这个许诺,美不滋滋地走了,她前脚走,后脚李红星就进来了,“区长,区里今年元宵要放焰火?”

“嗯,我临时决定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随意地回答,“以前就不知道,咱北崇过元宵都不放焰火……这个是谁分管的?”

“这个业务的对口单位很多,党委的宣教部、政法委,和政府的建委,还有团委,都能管,旅游局也能管,”李主任谄笑着回答,“不过真要说,一般还是看常务副的意思。”

“常务副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常务副就是钱袋子,陈区长当然知道,不过现在的北崇区政府,常务副可是空缺的,李红星你这话……

“现在咱没有常务副,也得有人安排这个事儿,”李主任呲着大龅牙一笑,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,“我估摸区长您事情太多。”

“你这家伙,就不能给我消停两天?”陈区长这才明白,合着这货是自告奋勇,想管这一摊,“你想管,就交给你了,照着八十万算……货从素波的红星厂拿。”

“红星厂?”李红星登时愕然,他对这个跟自己重名的厂子,明显地认识不足,“我那个……接到了朝田零三厂的电话,他们说能够提供焰火,还有燃放的工人。”

“你倒能了啊,”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对这个办公室主任,他真是不感冒,想骂就直接骂了,反正这货是个只认官场等级的癞皮狗,“可以做了我的主?”

“我这……不是这个意思,人家是听说了咱们要燃放焰火,找过来的,”李主任无奈地解释一下,“我跟朝田人一点都不熟。”

“不熟就联系红星厂好了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在上面翻出个号码,顺手写到纸上,“做熟不做生,我跟红星厂打了不止一次交道。”

李红星还想说点什么,不过他嘴巴动一动,终究是没敢再说什么。

接下来的一天里,陈太忠依旧是忙个不停,下午他还去党委开了一个会,除了今年的工作规划之外,隋书记还真的拿出了“大学生返乡”的细则,几个书记一起探讨了一番。

临走的时候,陈区长索性拐走了祁泰山,将他叫到自己的小院来,定了餐之后,就商量一下如何在北崇杜绝乞讨现象,以及该做哪些相应的工作。

说了没几句,林桓又上门了,这次林主席带了一个砂锅过来,“区长,武水的乡亲给送来条五斤多的娃娃鱼,一定要尝一尝。”

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陈太忠撇一撇嘴,不过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,要不就显得太矫情了,而且北崇这里的思路,真的非常顽固守旧,靠山吃山。

像这山民们捉了娃娃鱼,绝对不会想着再去放生,区别只在于山里人自己吃了,还是拿出去卖钱,当然,若是能找到合适的买家,也能补贴不少的家用。

反正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,不过这年头,大一点的娃娃鱼在北崇也不好遇到,一旦有类似的收获,大家还是愿意偷偷地卖给区里或者市里的有钱人。

砂锅里有汤和肉块,祁泰山探头看一看,笑着摇摇头,“老书记,你这是打埋伏了吧?五斤的娃娃鱼可绝对不止这么一点。”

“我只拿了一半过来,剩下一半冻起来了,”林桓大喇喇地点点头,“这一条鱼可是三千块,我一年的工资才几个钱?”

“娃娃鱼这么贵?”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。

“这也是友情价,这个东西拿到南方,尤其是这么大的,纯野生的,别说三千了,三万也有人买,”林桓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不过我给乡亲们的价钱,也不算低了。”

“你说这个是野生的,难道娃娃鱼还能家养?”陈区长初来北崇,就调查过这里的资源,不过他倒是没把主意打到保护动物身上,闻言登时眼睛就是一亮。

“这个就不用想了,”林主席摇摇头,打消了年轻的区长的积极性,“这个东西很难家养,以前有人试着养过,活不了。”

“这是个不错的思路,别人养不了,咱们能养好,这才能卖起价钱来,”陈太忠才不怕难养,“回头我跟专家了解一下。”

有了这道菜,当天大家又喝个差不多,祁泰山早走一步,林桓这才跟陈区长吐露来意,“区长,我在朝田有几个熟人,他们托我问一下,你不想买零三厂的焰火?”

还真是麻烦,陈区长可以粗暴地对待李主任,却不能对林主席太过分,“你这也是交游遍天下了……我是跟素波的红星厂合作过,那边价钱也合理。”

“零三厂的价钱,肯定比他们还要便宜,”林桓却不肯干休,老派人就这点不好,他们要是认定了什么东西,并不害怕当着领导说出来,“那个厂子穷得都快发不起工资了,能照顾就照顾一下吧……而且这是省内的企业。”

你这是影射我跟红星厂有猫腻?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,可是对上林桓这直肠子,他还是没办法叫真,于是苦笑一声,“我只是觉得时间比较短,直接联系自己熟悉的人了……零三厂的话,明年考虑吧。”

“他们怕就怕,明年都没有,你都说了,是做熟不做生,”林桓一摊双手,“要只是一年的,区区八十万,倒也没多少钱。”

“我真受不了你,”陈太忠被说得没脾气了,老林这个说法也是很有道理的,政府采购里,确实存在一些人情因素,很容易导致一步迟步步迟的后果。

而对零三厂来说,北崇又是个新市场,值得尽力去争取,他叹口气,“那行,八十万的单子,他们手上货源充足的话,就跟红星厂公平竞争吧。”

“区长你真是从善如流,”林主席笑着回答,这老脸还真的有点厚度。

“我再不从善如流,你就觉得我跟红星厂不正常了,”陈区长又一次被人违逆了意图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你走吧,我还要给专家们打电话呢。”

事实上,都不用问专家,南宫毛毛就知道这个情况,接了电话之后他表示,娃娃鱼确实不好养,而且这个市场的需求量非常大。

不过这个不好养,只是相对的,最难搞的是娃娃鱼的养殖手续,别看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想批这么个试点,起码要国家林业局点头。

南宫毛毛天天胡吃海塞,对很多保护动物的情况,他是非常了解的,所以就卖弄一下。

说起来这个,也有点意思,打个比方说,野生梅花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但是人工养殖控制得不是很严,因为它是属于繁殖技术成熟、可商业驯养的物种。

而野生娃娃鱼虽然只是二级保护动物,可它的繁殖和养殖技术不够成熟,所以反而导致国家的慎重——一旦娃娃鱼能敞开了卖,那真就不好搞清楚是野生还是家养的了。

而且南宫也说了,小规模娃娃鱼的养殖技术,在研究所里已经是相对成熟的了,只不过没有大规模应用而已。

总之,这个项目是可以干的,不过养殖技术就很难了,审批更难,南宫毛毛最后表示,别人来不好批,可太忠你想干,我看问题也不大。

又要跑部立项了,陈太忠想到这个,也是一阵头疼,他在京城的人脉深厚,可是关系再多,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。

南宫毛毛真是人精,隔着电话,他似乎都想到了对方的顾虑,说不得笑着提示他一句,“你的退耕还林不是快成了?那个成了,你正好可以感谢林业局的领导……这年头,关系总是越走越近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听到这个建议,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。

他原本想着,跑下退耕还林之后,也是李强出面打点国家林业局的人——事实上,陈区长跑部主要靠人脉,很少有用金钱开道的时候,他心里也有点排斥这种行为。

可是现在看来,这个毛病得改,没办法,当了父母官就要为辖下的子民负责,不能再坚持个人的性格了——总不能看着北崇民众贫穷下去。

他心里禁不住感慨一声,怪不得别人总说关系网啥的,合着大家不仅仅是在这个网中间,想要活得好,不但要细心经营,还得一点一点编织,才能把网蔓延开来。

南宫毛毛能随口提出这个建议,陈区长不得不承认,论起这个钻营和知网能力,哥们儿真的是比别人差太多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