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29章 网是织成的(上)

第二天一大早,杨家人就起来了,除了杨伯明的妹妹是赶早车,要去地北招呼哥哥,其他人都在老宅里等着陈区长的到来。

大妮儿的姑父都赶过来了,他背着女孩儿,悄悄地问自己的老泰山,“陈区长能治好大妮儿吗?还是先去市里医院看一看吧。”

“陈区长手上有功夫,先让他试一试吧,”老爷子是老年月过来的,对一些传统的东西还是比较相信,“以前治跌打损伤的,可不全是中医?”

杨大嫂也认可公公的说法,事实上,还有一个理由支持着她,不能先去医院,“警察都说了,大妮儿心里遭大罪了,回来以后,先让孩子调整一下心理……我觉着,不管陈区长治得好治不好,先看几天……直接去医院,没准大妮儿又要闹腾。”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”做姑父的叹口气,他虽然不是医生,却也能想得到,侄女儿的腿已经断了好几个月,去医院也不差多等两天。

杨伯明的母亲抱着大妮儿,其实做奶奶的很疼自己的孙女,杨家兄妹三个,一共生了四个娃,就这么一个女娃,看到孙女睡眼惺忪的样子,她有点心疼,“咱们起得是不是有点早了?这才六点一刻呢。”

“县太爷上门帮咱家治病,咱们应该恭敬一点,”老爷子不干了,冷冷地训老伴一句,“就是不知道大娃啥时候能回来。”

陈区长也没让自己的子民们多等,六点五十左右,天还没大亮,他就来到了杨家,掀开包裹着杨紫萱的被子,抓住她那条萎缩的左腿,一点一点地按摩了起来,嘴上还在解释,“今天早饭吃得晚了,要不还能早点来。”

他说话是为了转移大妮儿的注意力,杨老爷子就陪着他聊天,杨大嫂最关注女儿的反应,憋了好一阵,发现女儿没反应,她禁不住出声发问,“大妮儿,感觉好受点吗?”

“嗯,热热的,很舒服,”大妮儿按照区长叔叔说的,一直闭着眼睛,回答的时候,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轻松愉快的表情。

“有时候叔叔也要用一下劲儿,你可能会很疼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这是治病,大妮儿你怕不怕疼?”

“我怕疼,能治好腿腿……再疼也不怕,”杨紫萱依旧闭着眼睛,却是攥一攥小拳头,嘴角微微翘起,那是一个憧憬的笑容,“腿腿好了,我就能上学了。”

众人听得又是一阵默然,大妮儿若不是被抢走,去年九月就可以上学了,要不说这人贩子,简直是坏透了。

做爷爷的叹口气,北崇乃至于阳州,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,不过杨家放在阳州也算富裕户了,孙女上学算多大事?就算上大学,杨家也供得起。

可这次地北的事情,让杨家经济上也承受了不少的负担,老杨头想到这里,真的恼怒得厉害,“陈区长,可以跟那些人贩子索赔吗?”

“你可以申请民事赔偿,”陈太忠信口答一句,他是支持杨家这么做的,但这只是个弥补的性质,他兴趣不大,他柔声发问,“大妮儿,以后你大学毕业,想做什么工作呢?”

“想……想跟陈叔叔一样,做个区长,”杨紫萱想了好一阵,才做出了决定,“把欺负小朋友的坏人都抓起来……啊~”

她正雄心勃勃地筹划呢,猛地左腿上传来一阵剧痛,她禁不住大叫一声。

“好了,帮你正一下骨,”陈太忠问那个问题,不过是要分散她的注意力罢了,趁此机会猛地扳一下她的断腿,所谓的正骨,必须有那么个痛劲儿,否则就太不传统了。

以陈区长的仙人之尊,隔绝一下六识什么的,无痛正骨太简单了,不过大妮儿这原本就是陈旧性骨折,他能治好就足以引起不少人关注了,其他不科学的现象,真的不能再出现了。

所以他不能在短期内治好大妮儿的腿,而且在治疗过程中,也不可能完全地无痛,事实上,刚才那一下,也不是疼到无法忍受,只不过是非常突然罢了。

她这一叫,旁边围观的杨家人登时就躁动一下,陈区长却是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好了,帮你把骨头稍微正了一下,没有多疼吧?”

“嗯,不疼,”别说,杨紫萱还真的很坚强,这个疼痛程度,搁给成年人能够忍受,但是对孩子而言,还是比较疼的,可是她偏偏就忍住了,“陈叔叔,这就好啦?”

“别动,”陈太忠按住她的腿,轻轻地按摩着,“离全好还早着呢,这才是正了一点,你最近这个左腿不要吃力……你们家长们也看着点,好不容易正过来一点的骨头,娇气得很,再出问题就不好弄了。”

“能彻底弄好吗?”孩子的奶奶实在是忍不住了,就出声发问。

“差不多吧,不过正骨总得正个七八次,”陈太忠很肯定地回答,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要治得差不多,怎么也得三四个月……差不多能赶上九月开学。”

“以后每次都这么用力?”杨大嫂皱着眉头发问,她是很心疼这个才找回来的女儿,“是不是麻醉一下比较好?”

“没有多疼,”陈太忠冷冷地摇头,现在是杜绝一些后患的时候了,“你们要是信不过我,那找别人来治,不过难听话我先说出来,有别人接手治疗的话……我就不会再管了。”

他一发作,杨家人傻了,事实上现代医学再发达,不懂医的终究是大多数,患者没有参与会诊自己病情的能力,那么,医院的口碑就很重要——其实就是个权威性。

陈太忠在医学方面没什么权威性可言,但是他有官场的权威性,尤其是他本人又是一个公认的功夫好手,所以这话真的很重。

在杨家人想来,陈区长或者会比市医院差一些,但也不会差很多,问题的关键在于——要是不相信陈区长了,那么将来大妮儿的事,区长也就不会管了。

那眼下该何去何从,就是再明白不过了,杨老汉做为一家之主点点头,“那就先让陈区长治,我们信得过您。”

陈区长给小女孩做了四十分钟的按摩,中间还休息了一支烟的工夫,待他站起身来离开,杨家人还想说什么,却没料到一辆桑塔纳从不远处驶来,陈区长坐上车扬长而去。

“真是麻烦,”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,按摩一天是四十分钟,一百天就是四千分钟了,接近三天三夜不眠不休——其实这种事情,哥们儿一天就搞得定的。

这就是为人父母的悲哀吖……我总不能不管!他很苦恼地想着,不多时到了区政府,他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去。

今天工作的重头戏,是今年北崇公路的规划,葛宝玲通过观察和分析,已经很了解这个新区长了,所以她抛弃以往的话题不说,直接将今年的大致情况说一遍。

这情况说复杂,其实并不复杂,今年县区公路的建设维护改造投资,总共也才不到一千万,市里确定拨款的有两百万左右,而北崇区内还有几个收费站,区里实际需要出的拨款,不过是六百万左右。

但是葛宝玲今天要争取两千万,区里待建设待维护的路,实在是太多了,她已经决定了,哭也要把这钱哭回来——反正陈区长这个人,吃软不吃硬的。

“你这样突然增加的支出,理由不是很充分,”陈太忠已经决定了,加强基础设施建设,但是猛地看到葛区长报来的数据,他还是有点吃惊,“我不可能同意。”

“北崇的基础设施投资大,这是地理因素所导致的,但是延续性也长,”葛宝玲据理力争,“很多路只要能修起来,十来二十年都不可能坏……方便的是村民们的出行,还有经济的发展,这是一项长期而稳定的发展策略。”

“什么叫十来二十年都不可能坏?”陈太忠表示,自己不太能理解,“公路不需要维护费用吗?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修的路就结实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没有什么大吨数的车路过,公路不会有太大损耗,养护的费用自然也就低了,”葛宝玲笑着回答,“咱们修的都是县区公路,为的是交通通畅,没大吨位的车路过,路肯定不会怎么坏……其实我希望路坏得快一点。”

路坏得快一点,你就可以挣维护费了,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微微一笑,“路坏得快了,咱的财政负担就加重了,我有点不明白,你居然……希望看到这个?”

“大吨位的车多了,就证明物流上去了,”葛宝玲正色回答,“我认为,健康的经济,应该是撒得出去买得回来,物资应该有充分的交换,没有物资流动,经济必然是死水一潭。”

葛区长的观点真的很新颖,也很别出心裁,“咱们的物流,要是热闹到能把路压垮,我倒认为这是好事,受益的是周边经济,真要能到达这个程度,再建一条路又能花几个钱?”

“说得好听,这钱你出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却觉得葛区长的说法,倒也不无道理,他只是不想养成她乱花钱的习惯——交通系统,一向是重灾区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