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20章 要接手(下)

陈区长这一通套话,直接就把可怜的女警察绕晕了——体现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?好半天她才点点头,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,“我有点相信,你确实可能是区长了……”

知道厉害了吧?陈太忠心里暗暗得意,要是连这点套话都讲不顺溜,我凭什么做全国最年轻的实职正处?

不过这女警也不是好惹的,下一刻她冷冷一笑,指出年轻的区长话里的漏洞,“但是我认为,在这个案子里,杨伯明未必谈得上见义勇为,因为他怀疑,那个女孩儿是他失踪的女儿……这种情况,好像不符合见义勇为的评定标准。”

“怎么就废话那么多呢?反正你说了又不算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把能主事的人叫出来,惹得火了,我把你调到北崇,天天收拾你……有种你再瞪我一眼试试?”

这是个区长,还是个混混呢?女警对这家伙真的有点无语了,她能在通达做警察,家里多少也是有点办法的,不是很害怕这样的威胁。

但是同时,因为家里有点办法,她更清楚,相对于那些“很有办法”的人来说,她家里的那点办法,就不值得一提了,除非打算豁出去搞个鱼死网破,否则也就只能默默承受。

而这个秃头区长说话的口气,还要远远地超过“很有办法”层次,那就是“非常有办法”——换个一般人,敢大喇喇地说,能把地北通达市的警察调到恒北的北崇吗?

而偏偏地,这个人就敢这么说,要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吹牛,可他还是区长,是体制中人,最该知道其中轻重的,于是有三个字,在她脑中如霹雳一般一闪而过——太子党。

就算你是太子党,想调我去恒北,老娘拼不过你,总可以选择辞职不干吧?女人心里愤愤地想着——不过这些想法,也仅仅是想一想而已,她这个岗位得之不易,于是她强压怒火,“我们韩队还在休息,我现在去看看他醒了没有。”

不多时,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出现了,两眼红丝胡子拉碴,说这肚子是身份的象征吧,此人又有点不修边幅,给人的感觉有点矛盾。

“我是韩乐闻,负责这个案子,”韩队长很直接地表示,“这个案子还在审理当中,我不可能跟你说太多……探视是不允许的,我不管你代表什么政府。”

“有种你再跟我说一遍,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一把就薅住了对方的脖领,“信不信我现在打落你满嘴牙,绝对白打……有种你跟我说两个字,不信!”

“你干什么!”韩乐闻狠狠一抖,想抖掉对方的大手,但是对方捉得太紧,他这个动作注定是徒劳的,于是他冷冷一哼,“我们正在审案子呢,你懂规矩吗?”

“有种你跟我说两个字,‘不信’!”陈太忠微笑着重复一遍。

韩乐闻还真的不敢说,因为人家是代表地方政府来探视了,他可以不服气不买账,但是人家想就这个由头收拾他一顿,那也就收拾了。

想到小郭反应,这人还非常嚣张,他只能放下自己的强硬,硬撑着回答,“你已经知道了,这个人不是见义勇为,他是要救自己的女儿……还有严重的幻视幻听。”

“他昨天幻视幻听了吗?”陈太忠还真不知道这个,于是手上的力道就松了一点——尼玛,杨伯明你不能这么掉链子啊。

“不能完全保证,但是基本上可以肯定,是幻视幻听了,”韩乐闻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减轻,又是用力一挣,终于挣脱了出来,他悻悻地哼一声,“难道恒北人只会动手吗?”

“老子不是恒北人,上过你们地北新闻!”陈太忠狠狠一拍桌子,恼羞成怒之下,他就想着转移话题摆老资格,“烟云山泥石流老子救你们恒北人的时候,你在干啥呢?”

“你是……天南文明办的?”韩乐闻登时一脸的惊讶。

天南文明办陈主任在烟云山泥石流里救人,几乎成了地北的一个传说,难得的是当时有现场录像,只看那录像,此等英勇行为就很值得大家敬佩和震撼了,更难得的,是救人的那厮昏迷了十几天之后,居然醒过来了。

韩队长虽然不太看新闻,可是这么震撼的事情,他也听说过,于是也不计较对方的麻烦了,他讶然发问,“你这天南人,咋就去了恒北?”

尼玛,不带这么打脸的,陈太忠真的有掀桌子的冲动了,他沉默了好一阵,方始缓缓回答,“恒北的工作需要我。”

这个话题好像更尴尬,意识到这一点,他就转回原题,“既然你说杨伯明幻视幻听,救的不是他女儿,那么从客观的角度上讲,还是见义勇为的实质……我为什么不能去探视?”

他是精神病人,干啥都是正常的,你说什么见义勇为啊?韩乐闻此刻,真的是无语凝噎了,不过知道对方的来头了,他也不敢再乱说,“那你就带他的媳妇和弟弟,进去看一看吧……陈区长,我是敬你以往的行为,网开一面。”

杨仲亮和自己的嫂子接到通知,知道终于能见杨伯明一面,那真是要多激动有多激动了,两人还想拉着陈区长一起去,不成想年轻的区长冷冷地摇头,“你们说的都是些惨事,只会让我觉得,这个区长当得不称职,我就不听了。”

他不听了,就坐在急诊大厅等着,不过韩乐闻不会放过他,坐在他旁边发话,“陈区长,你抓了这么多人……想过要怎么处理吗?”

陈太忠坐在那里沉默不语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他们在医院门口颠倒黑白,围攻受害人的家属,你的下属们视而不见……你有什么说法给北崇没有?”

韩乐闻登时就无语了,就像女警察认为的那样,从专业的角度上讲,他采取的对策其实无可指摘,不过如果指摘他的人,是烟云山救人的陈太忠的话,他也不能拿潜规则来说事。

“是我们的执行程序上出了问题,关于这个……我可以道歉,”韩队长觉得自己没必要争这一城一池的得失,退一步就海阔天空了。

“但是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,”陈区长重重地叹口气,里面夹杂着无奈、愤懑、自责之类的种种情绪,“这些人我要带回去审,给杨伯明一个交待……你要是不让我带走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。”

“带回去审?”韩乐闻听到这话,是真的惊讶了,他想过这种可能,但是耳中听到对方真的这么承认,心里登时生出了极大的不满,“这些人,决定我们下一步的案情侦破工作,我希望您能把他们留下来……北崇带走他们的理由并不充分。”

“我是一定要把他们带走的……来,抽烟,”陈太忠顿了一顿,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,递给对方一根,自己也点上一根,“我这个烟不错。”

“烟确实不错,”韩队长打量了手上的烟半天,才摸出打火机打火,略带不舍地吸一口,苦涩地发话,“陈区长您身娇肉贵的,不用为这点小事大动肝火吧?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杨仲亮红着眼睛走了过来,二话不说就是深深地一鞠躬,“陈区长,我们杨家的血仇,就指望您伸张了。”

紧跟着,杨家大嫂也走了过来,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,“区长,大明说了,那绝对是我家大妮儿,她下巴上被铅笔戳过,有个小黑点……”

“韩队长……这就真的对不住了,”陈太忠歉意地冲韩乐闻一摊手,很坚决地表示,“这是我们北崇的案子,希望你尽量配合。”

“这咋就……成了北崇的案子?”韩乐闻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,“有没有搞错?他在我们通达杀了人,陈区长,我个人很愿意尊重你,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!”

“杨伯明是我北崇人,他因为解救自己被拐卖的女儿,身受重伤,”陈太忠抬手轻拍一下桌子,“这个案子,我们北崇拿定了!”

“他有轻度的幻视幻听,”韩队长再次强调一遍,事实上他也清楚,如果能断定,那女孩儿确实是杨伯明的女儿,北崇为苦主出头强行插手,他倒也不好阻拦——毕竟北崇的区长陈太忠亲自来了,此人在地北的名头也太大了,“是不是他女儿,真的不好说。”

“那北崇为家乡的见义勇为者出面,”陈区长是打定主意了,一定要接这个案子,“我以前就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,老韩你知道。”

你别这么不讲理好不好?韩乐闻气得想拍桌子了,这个案子怎么可能被你北崇拿走?不过他终究也是体制中人,眼见抵挡不住了,就往上面一推,“你有什么想法,还是跟市局领导沟通吧,我真的做不了主。”

“这个并不重要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,“我现在想说的是,我们需要分享关于那个孩子的资料……总不能因为咱俩谈不拢,让犯罪分子逃之夭夭,真要出现那种情况,我要对你不客气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