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17章 颠倒黑白(上)

杨伯明并不知道,他苏醒的时候,他的妻子和他的弟弟已经赶到了通达市。

两人只知道,杨家老大不但杀人了,自己也伤得不轻,目前在武警医院治疗,警方的要求就是,你们多带点钱过来。

这俩一路打听,一路赶到武警医院,到了地方的时候,已经是夜里八点出头了。

“先把钱交了吧,”看护的警察先不谈案情,催着两人交了五千的押金,这听起来有点不近人情,不过杨伯明的伤势也很重,包工头垫付的八千块已经见底了,总不能让医院白救人不是?

交了钱之后,警方才问起两人,杨家是否有个女儿在几年前走失,说到这个问题,杨伯明的妻子就先跳了起来,神情激动地追问。

“现在不是你们问我的时候,是我在问你们!”办案的警察一点都不客气,通过对包工头等人的调查,警方已经确定,杨伯明确实走失过一个女儿,但那只是客观存在的事实,跟今天的事情未必有必然的联系。

杨家大媳妇说了几句之后,已经泣不成声了,说不得只能让杨仲亮来补充,他简单几句说完之后,匆忙地发问,“我哥是不是发现了孩子的下落,才跟人打架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警察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,这杨家兄弟以及这个女人说的这些,他们都能理解,但是也并不能排除,杨伯明思女心切出现幻觉的可能。

事发时有个小女孩儿在场,这是大家能确定的,事实上有不止一个围观的观众,说出了最后抱走女孩的那个妇女的装扮,要命就要命在这里了——大家描述的女人,跟杨伯明描述的完全不一致。

女人上身穿土黄色棉袄,在杨伯明眼里却是红底白花的棉袄,女人披头散发,杨伯明非要说人家包着粗布的粉色头巾——简而言之一句话,杨老大对这个女人的印象,算是幻觉。

“他是看到一个孩子,不过没有证据显示,那个孩子一定是他的女儿,”警察在回答的时候,尽量保持了陈述的客观,“他确实是因为这个跟那三个男人打架的。”

“我苦命的大妮儿啊~”杨家的大媳妇尖叫一声,登时就背过气去了,不多时醒转过来,她又嚎一声,“可怜我当家的啊……”

“行,你先带着她出去吧,这是医院,”警察很无奈地叹口气,对着杨仲亮吩咐。

“我们俩,能不能先见一下我哥?”杨仲亮倒是还算冷静。

“涉嫌故意杀人了,那是你想见就能见的?”警察冷冷地反问一句,事实上他还想再说一句,我们也是为了防止串供,不过想一想这家人的遭遇也挺可怜的,他也就懒得给自己拉仇恨了,“他伤得不算重,正经是那俩还在抢救中呢。”

这也是事实,警察们在了解了几人的伤情之后,都禁不住地咋舌,这个姓杨的太厉害了,一个打三个,那三个每一个都比他惨,伤势最轻的,都比他的伤势重不止一倍。

当然,仔细想一想这也算符合逻辑,毕竟一个是要玩了命地救“女儿”,另外三个只不过是想通过蛮横来吓退对方,好安然地撤离——弄出人命就麻烦了。

遇上玩命的,有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,可正是因为这个,杨老大的危险性,引起了警察们极度的警惕——尤其是这个人可能精神有点问题。

“那我的侄女儿,现在有下落吗?”杨仲亮心里也一直惦记着那个小丫头,“嗯……我是说,可能是我侄女儿的那个女孩儿。”

“除了死了的,那俩还昏迷着,我们怎么找?”警察冷冷地反问一句,他沉吟一下,然后又想起来点事,“这样,你们先帮那俩人把医药费垫了吧。”

“我呸,凭啥给他们垫钱?”杨老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老大的媳妇不干了,她红着眼睛反问,“把我男人打成这样,我们还得出钱?”

警察知道,跟这个女人没办法沟通,所以看向杨仲亮,“这个事情不管前因是什么,你哥哥是杀人了……如果能积极弥补过错的话,量刑的时候也会考虑这点,你要搞清楚了。”

这是……骗人的吧?杨老二有点犹豫了,警察的说法听起来有道理,但这年头,警察的形象真的不是那么太好,事涉银钱,都是必须要谨慎的,他看一下自家嫂子,“嫂子,你看咋办?老大总是杀人了。”

“我不管这些,绝对不给钱,我相信你哥的眼力,咱绝不给仇人钱,”杨家大媳妇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候,她的愤怒不单单是因为老公被人打,更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失踪了两年多。

她对丈夫的眼力,根本不会怀疑,眼力不行的就做不了好木工,所以她非常先入为主地认为,丈夫今天肯定是看到孩子了——她为什么要给这些拐了孩子又打伤丈夫的人治伤?

至于说不出钱可能在将来导致丈夫被动,她已经顾不得考虑这一点了,这仇恨比天还要高——她就不信不出钱能是多大的罪过。

两人走出医院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好,做嫂子的惦记着自家男人,又想起了女儿,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命苦的,坐在马路边的台阶上就哭了起来。

杨老二也是觉得浑身乏力,他庆幸的是哥哥没大事,但是接下来他哥哥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,就不是他能判断和左右的了,尤其是想到老大现在跟自己的直线距离,怕是还不超过三百米,弟兄俩却是不能相见,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。

两人正相对无语,旁边走过来一个略带一点流气的年轻人,嘴里叼着一根牙签,大大咧咧地发话,“你们想找一个女娃娃,对吧?要帮忙吗?”

“要!”杨大嫂想也不想就站了起来,杨老二却是冷静得很,他一伸手拦住嫂子,冷冷地发问,“你能帮什么忙?”

“帮你们找你们要找的女娃,”年轻人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只要你们出得起钱,在通达,没有我找不到的人。”

“二叔,”做嫂子的拿不定主意了,侧头看一眼小叔子,眼中满是期盼的神情。

“钱好说,先找到人,”杨仲亮沉声发话,杨家弟兄俩都是老实人,但是谁都不笨,尤其杨老二,论眼界和花花肠子,比老大还要强——咱虽然不算计人,也不能被人算计了。

“行,”年轻人很干脆地点头,不过他的见识,可不是来自北崇的土棍比得上的,他冷笑着强调一句,“但是我们找出人来,你们得认,到时候别说不是你们要找的人……敢玩花样的话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他这个话,站在他这个角度来说,是有一定道理的,先货后钱的买卖,那就是怕买家临时压价,更别说有人明明知道买的是真货,还要打压价格。

但是杨老二就听得毛骨悚然了,心说你要是随便找个小姑娘过来,就跟我们要钱,这麻烦可就大了,尤其是他能感受得到,对方说这些话,很是有点有恃无恐。

不过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不能示弱,否则没准祸患无穷,于是他强自镇静着摇头,务求自己不暴露出惊恐来,“要是这么个规矩,那就算了。”

“错过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,”年轻人摇摇头,很轻蔑地笑一笑,“指望警察是没用的,要不……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?”

杨家大嫂有点心动了,于是看向自己的小叔子,但是杨仲亮很淡定地摇摇头,“以后再说吧,我们现在关心的,是亲人的伤势。”

“哼,”小伙子冷哼一声,转身扬长而去,直到他走得不见了,做嫂子的才发问,“仲亮,留个电话……不算啥吧?”

北崇男尊女卑的传统根深蒂固,在当着外人的时候,她必须依着规矩管小叔子叫二叔,也就是自家人一起,她能喊个仲亮。

“这种人,沾惹不得,咱家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”杨仲亮重重地叹口气,“他能知道咱们要找大妮儿,肯定知道咱们为救大哥,是带了钱来的。”

“我怎么就这么命苦,”杨大嫂的眼泪又流了下来,她知道小叔子说得有道理,但是想着一个可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,越发地觉得这世道艰难了。

“刚才那个人,跟你们说了什么?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三十岁左右圆盘大脸,她的神色肃穆,只一听这口气,就知道来头不小。

“没说什么,就是问一下我们需要不需要帮助,”杨仲亮很乖巧地回答。

“我也是跟这个案子的警察,”女人的声音很冷厉,话却还算关心人,“这都是些歪门邪道的人,你们从阳州来,家里没什么门路的话,尽量不要跟他们打交道。”

很久以后,杨老二才从朝田的一个警察嘴里得知,这种人就是靠着警察,游走在边缘地带赚钱的,拿杨老大杀人这个案子来说,现场的目击者很多,但是愿意配合的很少,愿意公开作证的,几乎没有。

警察不能强迫人作证,也不能强行要求别人说出自己的所见所闻,但是这些人可以,他们从警察那里拿到了线索之后,就可以上门威逼胁迫。

当然,一味地威逼胁迫,不是成熟的手段,他们可以花钱买消息,反正不怕对方昧了,也不怕苦主不给钱——但是对警察来说,想做到这一点很难,随便弄点线索就要出钱,那成什么了,以为我们的经费这么好批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