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13章 部委和农民(上)

视察过临云乡之后,陈太忠的心情果然是糟糕了不少,教室破烂成那样只是其一,其二则是——失学儿童太多了。

据校长介绍,周围六个自然村,就这里这么一所小学,而这个学校一二三年级,基本上还能保持每年级四五十个人,但是一到四年级,学生流失的现象就骤然加大——可以干农活了,就不来上学了。

就是校长说的那话,一年级的一百个学生,能顺利学到六年级毕业的,也就是八十个左右,而这八十个人里能上了初中的,恐怕也就六十人左右——九年义务教育不花钱,但是到乡里上中学,吃住在外总要花钱。

这个希望工程,还是非搞不可了,陈区长的心情很沉重,回到区政府之后,都懒得理谭胜利,可是谭区长兀自不觉,“陈区长,失学儿童的现象……咱们该高度重视一下了。”

“知道跟你们下去视察就没好事儿,”陈太忠气得拍桌子瞪眼,但是瞪完眼之后,他又叹口气,“学龄儿童造表摸查吧,每个村具体到人,强调一下……我会抽查的。”

“我也会抽查的,”谭胜利大喜过望,赶紧点头表示,“区长你对教育事业的支持,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。”

“忙你的去,我烦着呢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摆手,教育上又多出一大块支出,他心里能好受得了吗?

谭胜利离开后不久,李红星探头探脑地出现了,“区长,您是不是在发愁,九年义务教育的经费问题?”

“消息挺灵通嘛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今天下午去视察,他只带了廖大宝,现在区政府已经开始正式上班了,李主任坐镇办公室,效果比廖主任强不少——虽然这货的能力很一般。

“为区长分忧解难,必须要保证消息灵通,”李红星腆着脸嘿嘿一笑,颇有点得意的意思,根本不认为区长的话里有什么贬义,“区长,我有个节省资金的合理化建议。”

“节省资金……合理化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扬,他打心眼里觉得,这龅牙不会想出什么好点子,无非是欺上瞒下、官僚气十足的一些建议,不过他现在真的有点困惑,倒也不介意听一听各种建议,好从中吸取有益的思路,“嗯,你说。”

“把这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程度,纳入乡镇干部的考核里,”李红星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就跟计划生育一样,硬指标……完成不了任务的,就要面临淘汰。”

尼玛,我就知道你会提这种性质的建议,除了摆官架子,你丫根本就是什么都不会,陈太忠才待说两句,却猛地意识到,其实这个建议还是很可取的。

年轻的区长一直认为,自己肩负着建设北崇的重任,有条件要上,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,却是疏忽了很重要的一点——北崇不是他一个人的北崇,也是北崇群众的北崇,更是北崇干部的北崇。

李红星这个建议,官本位意识依旧极其浓重,但是其中正有陈太忠所缺乏的东西。

这个东西是什么呢?说得难听一点,是以上压下、作威作福的心态,说得客观一点就是充分利用体制的力量,拥有一个合格的领导该有的心态。

陈区长也愿意享受高高在上的味道,他也喜欢嘴皮子动一动,下面人就把事情办好了,事实上,以往他也是这么做的——当过他下属的人都可以证实,该放权的时候,陈某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权出去,他不是个贪功的领导,也不是事无巨细大小都要抓的领导。

可按照李红星的思路,他依旧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,对下,他只有放权的心思,喜欢在掌控大局的情况下,将自己的权力分享下去,以换得一时的清闲。

这是聪明人的做法,但是同时,他缺少把责任也分配下去的认识,一说什么义务教育什么的,他就下意识地认为:我要推行这个事情,就一定要把相关的规则和资金完善了。

大抵来说,这还是他做罗天上仙时养成的思路,做惯独行侠了,遇到什么麻烦和责任,想也不想就自己承担下来了,有一些自己看不上眼的好处,随手就丢出去了。

所以对他来说,李主任的建议虽然有一点无耻,有诿过于下的嫌疑,但这种思维方式,正是他所缺乏的——既然靠了体制混,也经常受到来自上层抢功和打压,他为什么不能搞一个文件,直接给下面的乡镇施加压力?

“你这个建议有点问题,”陈区长想到这里,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这个东西列为考核标准……可是缺少相关的规定。”

“九年制义务教育,这是国家政策,还需要什么规定吗?”李红星的官本位思想,不是一般地强大,眼见领导否定他的建议,他自是要使出浑身解数,证明自家存在的意义。

“甚至咱区里不拨款都无所谓,就要乡镇自己解决了,”他的话说得理直气壮,“反正区里没多少失学儿童,大部分都在乡镇农村,这个问题乡镇不能解决的话,咱可以直接上报市里……市里同意,咱就淘汰那些不负责任的乡镇领导,不同意,市里就得给咱们拨款。”

尼玛,我还真没想到,你小子能有这么损,陈太忠一直以为,李红星只会厚颜无耻地趋炎附势,却没想到,这货巴结领导的时候,也能出几个馊点子。

此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,陈区长心里暗叹,果然,能臣有用,奸佞也有其存在的价值!

他缓缓地摇摇头,“区里决定搞这个事情,必须要出一定资金,也是为乡镇减轻负担”——话是摇着头说的,但是事实上,算是间接地肯定了李主任的建议。

“那是区长仁义,”李红星的马屁顺手就拍了过来,根本不带半分犹豫的,而且这个建议被区长采纳,他心里也很高兴——廖大宝你这毛头小子,整天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的,哼,老子不是吹牛皮,你能提出这样成熟而合理的建议吗?

他心里高兴,就越要卖弄一下,“其实要我说啊,先让乡镇搞起来,符合标准的咱区里才拨款,超出标准的有奖励,不符合标准的……都要淘汰了,也没必要拨款了。”

“超出标准的……有奖励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心说我只是想让所有适龄儿童有学上,这个奖励,又是钱吖。

李红星却是误会了领导的意思,见到领导这个眼神,他马上就赔着笑脸发话,“其实这标准不标准的,都在区长您心里,您是掌舵的,这种事情您说了算。”

我操……陈太忠听到这话,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家伙了,李主任真的很无能,也真的是只唯上不唯实,标标准准的官场油子。

可偏偏是这样的官场油子,提供给他一种思路——是他所欠缺的思路,也是很可能成功的思路,念及此处,陈区长不得不感慨,这世道,果然是存在即合理。

“弄一个标准出来,是很有必要的,”陈区长沉吟半晌,终于缓缓地点头,“李主任你牵头搞一下这个,强调一下……这是政府办的思路。”

李红星听到要自己牵头,本来正洋洋得意呢,猛地听到后面一句,登时就愣住了——神马,你说是政府办的思路?“政府办?”

“你这算什么表情?”陈区长眼睛一瞪,“有意见?还是说这建议不是你提的?”

“这建议是我提的,”李红星点点头,心里却是酸涩得紧,陈太忠你这么搞也太缺德了,我帮你分忧解难提合理化建议,你却直接把我架在火上烤?

以李主任的惯常思路,他是愿意牵头搞一下这个事情的,牵头的话,合格不合格就是李某人说了算——这其间会涉及到一些那啥,想一想都令人兴奋。

但若是强调这是政府办的思路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——不是陈区长或者谭区长的意思,只是政府办提出来的,这惹的人就太多了。

李红星是正科级的干部,区政府的大管家,大家没事都会敬他三分,但是真要把下面的乡长或者书记惹急了,大家都是正科,有几个会在乎这政府办主任的?

更别说你李红星只是仗着前任的余荫,继续做这政府办的主任,根本算不上陈区长的心腹,真要说的话,廖大宝的潜力,比你强得太多了。

李主任很清楚这些门道,他只想享受这些权力带来的好处,一点都不想承担责任,不过这世界上两全其美的事情很少见,对于这一点,他也很清楚。

他的权力来自于陈区长,说句不客气的话,陈区长让他去咬谁,他就得去咬谁,眼下他退无可退,于是他分外委屈地说一句,“我一定帮区长站好这一班岗。”

尼玛,这根本就是你自己找的好不好?陈太忠想再说点什么,不过他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之后,终于决定,不再在此事上浪费心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