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12章 修缮教室(下)

陈太忠现在参加的,是小岭乡的大棚奠基仪式,区里搞的大棚种植技术,目前开了四个示范点——这些示范点都有区里的投资,再多开不起了。

不过小岭有能人,号称北崇首富的卢天祥投资五十万,从村里弄了一块山地,让自己老爸老妈和小姨子搞这个大棚,还说将来发展了,区里想对农产品深加工的话,他可以考虑再投资工厂。

这个投资不算多,但是意义重大,外来的投资再多,但是北崇富豪自己的投资别具味道——这是北崇人真刀实枪的支持区里的政策,而且还会起到带动其他老乡投资的效果。

所以这个奠基现场,不但小岭乡的乡长和书记全部到了,陈区长也应邀参加,并且还做了简短的讲话,拿铁锹铲了两铲土。

仪式完毕之后,卢天祥留饭,陈太忠不占这便宜,二话不说转身离去,不成想老卢开车兜屁股就追了上来,隔着车就喊了起来,“陈区长你慢走啊,我在家也呆不了几天,没好好地坐着吃顿饭呢。”

“想吃的话,来北崇宾馆,我请客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昨天众女已经回转,现在他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应付各种人。

卢天祥还真的就跟着下来了,两人进北崇宾馆的时候,正好十二点,陈区长进了包厢之后,随便点了两个菜,这才看他一眼,“你不留在村子里陪皇甫书记他们?”

“有我老爸陪着,也算是给皇甫面子了,”卢天祥不以为然地回答,要不说这富贵逼人呢?做为北崇首富,搭上了陈区长的路子,对乡党委书记轻慢一点,真不是多大问题——皇甫一尘还能计较他追陈区长?

说话间,菜就上来了,廖大宝和李红星也走了进来,廖主任汇报一下上午的情况,其中有谭区长来请示,问区长什么时候有空,去视察一下学校的危房改造。

今天已经初七了,很多该动的工程就动了,包括卷烟厂、电厂和苎麻厂,这在以前的北崇是难以想象的——根本就没过完年。

谭胜利在抓的危房改造,也开始动工了,他早就打了招呼,请区长方便的时候去看看。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卢天祥,心里就有了点算计,“那就下午去吧,老卢……你赚了这么多钱,不给区里的教育事业支持一点?”

“我能有几个钱?教育这个东西,关键还是得政府支持,”卢天祥干笑一声,他搞实业多年,化缘的人不知道见过多少,就算再想巴结陈区长,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松口。

“问题是……政府也没钱啊,有点钱还想发展呢,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“要是您负责的口子,那我没二话,”卢天祥终究是体制外的,有些话还真的敢直说,“别人嘛,人格魅力比您就差一些了。”

“你倒是会说话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顺便端起了面前的酒杯,“别紧张,你的钱也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,还是那句话,你这点钱我真看不在眼里……干杯!”

说是这么说,陈区长还是邀请他一块去学校看一看,卢总犹豫一下,终于是答应了——事实上,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。

吃过饭大家略略休息一阵,两点半的时候准时集合,谭区长已经划好了学校,闪金镇两所,临云乡一所——今天就是这三个地方在施工,区里能动用的施工人员有限,也没必要搞那么多工程队,各个学校挨着来就行了。

“先去闪金镇的王村小学看一看吧,”陈太忠划好了目标,他有点抵触去临云的学校,那地方穷得让他看着就想……抽烟,“时间充裕的话,再去临云乡。”

一行人三辆车,用了四十分钟抵达了王村小学,学校里确实是在搞修缮,一辆小工具车停在那里,不过施工的总共就四个人。

四个人里一个在蹲着抽烟,一个拿着图纸指指点点,一个扶着梯子,一个拿着榔头在房梁上敲打着。

陈区长等人走过去看一看,才知道这个房间几根檩子由于年代久了,有些地方有点发朽,修缮的人员敲几根木头上去,帮着支撑一下——反正就是修修补补的活儿。

王村小学的校长也在,是个姓赵的中年男子,他领着两个区长看一看其他的危房,陈太忠看得有点哭笑不得,有一堵墙是墙体开裂倾斜了,施工人员直接在这边敲两根木桩子,再加一根横衬,顶住就完事了。

“这么搞,是不是有点……不太负责?”陈区长的嘴角抽动一下。

“这个没有问题,建委给出的方案,”看图纸的那位走过来,很认真地解释,“别看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支撑,有和没有是截然不同的,没有这个,下场雨就可能塌,有了这个,来个五级以下的地震,就算塌了,都有时间跑。”

陈区长不跟他抬杠,这些涉及到一些专业的东西,他凭什么跟专业人士抬杠?“总共八间房子……这个施工用不了多长时间吧?”

“一天就够了,临时的补救措施而已,关键是拿方案,还要准备材料,要不然一天都用不了,”拿图纸的点点头,犹豫一下他又发话,“可这终究是临时措施,三五年内,最好尽快把新校舍建起来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卢天祥,“老卢你看,这就是咱北崇孩子们的学习环境,你看着不揪心吗?”

“我们界牌村的学校,比这个还差呢,”卢天祥可是不想被区长带进沟里,“造福家乡,得先从村里做起……回头跟村长合计一下,建几间新校舍。”

“看把你紧张的,”陈区长听得就笑,他带卢总来看修缮校舍,可不是为了化缘,“我是说,咱北崇落后得太久了,条件允许的话,尽量多在家乡投资,拉动北崇的经济增长。”

“嗐,您早说嘛,”卢天祥听得也笑了起来,“我提心吊胆好一阵了。”

“我是最反对强行化缘的,就算是支持教育事业,还是要强调自愿,”陈区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只要你的财富来得合法,政府也好党委也好,凭什么强迫别人捐助?”

“您这话说到我心眼里去了,”卢天祥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我也愿意支持公益事业,但是帮忙帮到……义务变成了必须履行的责任,那就有点令人寒心了。”

“听到了吧,老谭?”陈太忠看谭胜利一眼,也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“好了,既然时间还早,去一趟临云吧。”

临云乡在修缮的也是一所小学,还没有到乡政府,不过学校是够偏僻的,从王村过来绕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在一个山坳里看到学校。

这里也一样,四五个施工的,不过房子比王村小学的还破,所以有一个三十左右的主儿,在一边指指点点,临时决定哪里该怎么处理。

“这是建委的张工,”谭胜利居然认识此人,他在一边介绍,“小张对危房改造比较熟悉,在修缮过程中也提了不少合理化建议。”

“嗯,不错,”陈区长点点头,这年头的年轻人,能沉得下来做事的,真的不多了,但是他也没有心情多夸奖,下一刻,他走到一片残垣断壁旁发呆。

这里根本不能称之为房子了,连房顶都没有,四堵墙塌了一堵半,可是偏偏的,墙上有块黑板,墙里面也没杂草之类的东西,还有三十几个板凳零散地摆放在地上——说明这个教室在使用中。

这压力真不是一般的大,陈区长默默地摸出烟来,自己先叼上一根,然后才猛地想起,于是给大家散一圈烟,“这个教室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这是一年级的教室,”旁边的校长回答,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人,说话带有浓重的北崇口音,身穿一身褪色的迷彩服,脚上是一双解放鞋,一只鞋有打了几个结的鞋带,另一只鞋居然用麻绳充作鞋带,“一年级的课程松,下学也比较早……”

“要是下雨下雪呢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雨小的话,可以打着雨伞上课,”校长叹口气,无可奈何地回答,雨大的话……自然只能中断课程了。

“先把这个房子盖起来,”陈太忠冲廖大宝扬一下下巴,“给他拿五千……五千够不够?”

“五千……差不多够了,”校长盘算一下,点点头,“不过盖青砖大瓦房,再加上桌椅板凳,也不富裕。”

“不需要盖太大,窗明几净就可以,”陈区长沉声指示,“最多两三年,新教室就起来了,这房子你们老师可以用来办公和生活。”

“感谢陈区长和谭区长的关心,”校长点点头,眼睛里也发出了亮光……新的教室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