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10章 雪上加霜(下)

“错误非常严重,”伍厅长这个回答太狠了,直接就定性了,“他可能跟境外的犯罪集团有勾结,而且,跟一些有历史问题的人在一起。”

我操,那个枪手……真的是张一元找的?邵正武登时就觉得,自己的大脑有点宕机了,这些天里,他虽然不说,但还是很注意张一元的事情。

“有历史问题的人”——这个措辞,在时下的社会是非常罕见的,就算是警察系统,用得最多的也是“有前科的人”,若是涉及到历史问题,那就必然会涉及到立场和观念问题。

简而言之,枪击陈太忠的人,不是恒北地方上的人,马来人种——可以算是跟境外的什么集团有关,而更关键的是,枪击陈太忠的枪和子弹,都是朝田流出来的。

而流落出来的年代,正是那动乱的年代——这当然属于历史问题。

邵局长想清楚了,但是他不敢乱问,一个不慎那就是追悔莫及,于是他表态,“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,我愿意配合省厅的调查。”

“嗯,你想一想怎么配合吧,”伍厅长不置可否地回答一句,然后他又掀开一张牌,“张一元……已经在省厅的控制范围内了。”

神马?邵正武听到这话,差一点直接把手机丢出去,张一元就这么栽了?我身为阳州市局的局长,在省厅也排得上号,怎么……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呢?

这是不是意味着,我已经被排除在核心圈子之外了?

当然,这些措辞上的细微差别,他也是懂的,“在省厅的控制范围之内”,只是表明对事态的掌控能力,倒不是说一定抓住张一元了——张一元未必真的有跟他当面辩驳的机会。

虚则实之实者虚之,这个道理,有太多人懂了,尤其是公检法司系统——他们本身就是虚言恫吓的高手,诱供什么的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但是事情的关键在于,他对张一元近期的消息,一点都不知情,而省厅就直接派人来查了,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他的处境不妙。

干部真的不怕被调查,各级官场里,老运动员海了去啦,怕是怕的被边缘化!

“厅里需要我做什么,我都会积极配合,”这一刻,邵正武已经将所有的侥幸心理抛在了脑后——先端正态度,应付过去眼前这一关再说吧。

姓伍的跟他不对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都是彼此奈何不了对方,这个时候人家能打过来电话,怎么可能没有点底牌?

他最好的选择,就是装孙子,以求摸到对方的底牌——至于说反击,大约永远不会有了。

“你现在来朝田,把问题说一说吧,”伍厅长很平淡地说一句,挂了电话。

这次可真是麻烦大了,邵正武挂了电话,一颗心沉了下去,这时候,《天南商报》什么的,已经不是很重要了……

事实上,张一元是大年初三落网的,自打杀手自杀之后,刑警总队的刘副总队长真的是面上无光,而北崇对张一元的调查,很显然就引起了他的关注。

枪击一个区政府的区长,性质就很严重了,更别说杀手不像是本地人,枪支也是制式的,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自杀,总队对这个案子异常重视。

所以,为了一雪前耻也为了保险起见,刘副总队长安排了对张一元家电话的监听,在大年初二的中午,张总打电话回家,跟老婆说了一会儿话,还就四海车行的问题做了一些安排。

按说做为警察局长的司机,张一元应该有一定的警惕心,也该考虑到家里电话被监听,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——因为他根本没想到,自己引起了省厅的关注。

他只是想着,是陈太忠在刁难我,警察系统出面的也不过是小小的北崇分局,我只要不露面,把邵局长保住就行了——至于说侦听,以北崇分局的实力,不太可能在市区做得到这些,而姓陈的那就是一夯货,只会蛮不讲理地扣车什么的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

所以他虽然没回家,在外的时候也比较注意,却是没将此事上升到高度警惕的地步。

可是他这个异常,已经被省厅关注到了——大过年不回家更是说明了一些问题,考虑到邵正武本人就是阳州市局一把手,省厅非常注意保密性。

在张一元打通电话的同时,省厅在电信机房的监听小组就查明了来电,电话来自海角省会绕云市,再打电话到海角一了解,知道那是个四星级宾馆的总机。

恒北省警察厅也没惊动兄弟单位,而是直接派出了抓捕小组,赶到那家宾馆的时候,张一元已经退房离开了——张总虽然不太把陈太忠当回事,但是警惕性还是有一些的。

不过他离开了,宾馆总机的计费电脑里却是有通话记录,警察们很容易地查到了房间号,并且查到了入住者登记的信息,得知他用的是假身份证。

再向前台一了解,知道这个人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托前台买火车票或者是飞机票,大家就生出一个猜测来——莫非此人只是换了一家宾馆,并没有离开绕云?

抱着这样的心思,抓捕小组的人在绕云的一些大宾馆展开了摸查,也是合该张一元倒霉,他享受惯了,在退了这家宾馆之后,住进了两条街之外的另一家四星级宾馆,用的还是同一个假身份证。

于是他在客房里被抓捕小组擒获,又根据他包里的车钥匙,警察们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,找到了一辆海角牌照的富康车,而富康车后备箱的一个不起眼的黑塑料袋里,警察们居然查获了一支五四手枪和三十余发子弹。

这一下,张一元真的是在劫难逃了,不说他可能涉及的案子,只说他车里带着枪,而且并没有将车停在宾馆的停车场,就足以证明这人身上绝对有料。

到目前为止,省厅对张一元的审问已经进行了两天,得到的有效消息不是很多,不过既然人已经抓住了,了解到详情就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省厅的这些行动,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,邵正武、陈太忠等人根本不知情,事实上,现在张一元被关在哪里,整个省厅不会超过三个人知道。

原本省厅也没想着这么早联系邵正武,可是好死不死的是,阳州又出了雷管爆炸的案子,警察一死三伤,这一下,省厅领导是再也坐不住了,邵局长你这也奇葩到一定的境界了。

邵局长搁了电话之后,略略安排一下工作,就驱车直奔朝田,一路上他沉着脸不作声,心情糟糕到一塌糊涂,这时候他不得不做出一个假设:要是当初没有跟陈太忠闹得如此剑拔弩张,也不至于发展到眼下这一步吧?

但是再想一想,跟姓陈的结怨,是他邵某人的错吗?他跟此人根本就没什么接触,无非是打过两个电话,关注一下花城和北崇的冲突——我一个警察局长,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?

想是这么想,不过现在再说这些,也没什么意思,邵局长在九点的时候到了朝田,先找个公话打俩电话,然后才打个电话给伍鑫,“伍厅长,我到了,现在该去哪儿?”

“先找个地方住吧,明天一大早来我办公室,”伍厅长倒也不算咄咄逼人,不过话里有着明显的疏离感。

邵正武自然不可能安安心心地住下,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就是四处探听消息,然而非常遗憾,不知道消息的人帮不了他,知道点风声的,对他的电话都非常冷淡。

“真是人情冷漠,”邵正武在十一点才回到了房间,却是连洗澡的兴趣都没有,坐在床头闷闷地喝了三瓶啤酒,才上床休息。

辗转反侧到十二点,他才隐约有点了睡意,可是这个时候,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涌上脑海:当初张一元被我放弃的时候,想必也是类似的感觉吧?

可是,我跟张一元又怎么一样呢?我是副厅他只是个副科,而且那家伙做事……也不靠谱了,有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。

不管怎么说,当时若是能拉张一元一把,或者我就不会落得如此窘境了——毕竟陈太忠只想敲打我一下,想到这里,邵局长长叹一声,低声嘟囔一句,“雪上加霜,悔不当初啊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邵正武认真地洗漱一番,精心掩饰一下睡眠不好导致的憔悴,在八点钟的时候,准时来到了伍厅长办公室。

伍鑫却是八点十来分才到的办公室,见到邵正武之后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邵局长你九点以后再来吧,九点之前,我是要处理一点个人事务。”

这不是他有意侮辱对方,事实上,省厅也是有这么个规矩,如果没有必须要处理的重大事件,九点以前处理个人和单位内部事务,九点之后才是公务。

但是邵正武听到这话之后,嘴角又是微微抽动一下——这摆明了是要跟我公对公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