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9章 雪上加霜(上)

这道坎儿……劳资就过不去,邵正武走出市长办公室,艰涩地叹口气,他真的想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这样栽到了陈太忠的手里。

仔细想一想,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就算有错也是小错——避重就轻和捂盖子,这都是官场里常见的手段,倒是姓陈的从外省找来媒体,曝光本地的现象,做得实在差劲,是规则所不允许的。

论错误,那厮犯得比我多;论职衔,我比那厮级别高,邵局长心里的恼怒可想而知,李强和王宁沪这俩,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。

不过这个时候考虑这个问题,也没太大意义了,邵正武现在要考虑的,是怎么把事情压下去——天南商报真的很讨厌,但是那个刘晓莉还没把事情做绝。

起码现在已有的报道中,还没说事情是北崇发现的,而市局不但横插一杠子,连那几个警察也是因为要抢功,才导致死的死伤的伤——这些细节一旦报道,邵某人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至于刘晓莉在后续报道中敢不敢这么写,邵正武绝对不认为她缺少这个胆量,就算是社会媒体,嚼谷点省外的八卦,能算多大点事?

所以邵局长的当务之急,是跟商报取得默契,至于说跟陈太忠达成共识?他是不会去白费那个劲儿了——那厮昨天就说了,要张一元去投案自首,这就是没得商量了。

交易和妥协,永远是官场的主题,但是谁也有自己的脾气,邵正武也不例外,他死活看姓陈的不顺眼——两人的矛盾发展到现在,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毫无缓解的可能了。

那他倒不如全力公关天南商报,也省得低三下四地去求一个小正处的谅解。

邵局长在天南,也有几个门路,其中他跟天南轴承厂的老总关系比较近,天轴虽然是企业,却是上市公司,在天南的影响力不小。

不成想他电话一打过去,那边听说《天南商报》的刘晓莉,第一个问题就是,“这件事是不是刘晓莉本人的意思?我是说这女人背后有人……块头非常大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邵正武一听就有了不妙的感觉,不会这么残忍吧?

“她是陈太忠一手捧起来的,那个人我不便去招惹,”那位的话说得很直接,他不怕跟一个外地的干部泄露什么,“可能你也听说过他,咦?他好像……现在就在恒北吧?”

“嗯,就是他,”邵局长苦恼地叹口气,心里也越发地沉了,天轴不但是上市公司,也是副省级企业,这种企业的一把手都忌惮陈太忠到如此的地步——要知道,现在姓陈的可是已经离开天南了,还能保持这样的威慑力,在丫没离开之前,真的想不到会是如何的强势。

“那这个事情,我就爱莫能助了,”那边非常果断地挂了电话,好像多聊两句,就会沾染上什么霉运一般。

听着话筒中传来的滴滴的挂断声,邵正武愣愣地呆了好一阵,才又拿起电话,看着《天南商报》拨一个号码,“《天南商报》吗?你好,我想了解一下刘晓莉记者的电话……”

令邵局长始料不及的是,一个小小的社会性报纸的记者,电话号码居然是保密的,而他又不便报出自己的身份,于是他说我要找她爆料,不成想那边回答说,你先把你要爆的内容说一下,合适的话,我们会通知刘晓莉的。

一个小小的商报,什么时候也这么官僚气十足了?邵正武气得撂了电话,又找帮着买报纸的那个熟人,要他帮着打听一下刘记者的电话。

要不说有熟人就是好办事,没过多久,那位还真的搞到了刘晓莉的手机号,邵局长按着电话号码拨过去,铃响两声之后,那边接起了电话,“你好,请问是哪位?”

“我是阳州警察局局长邵正武,”邵局长很直接地报出自己的名字,“刘记者你那个报道我看了,某些细节……我想代表市局,跟你沟通一下。”

“这真的有点遗憾……我已经在回素波的路上了,”刘晓莉近年来接触的干部不少,有些人的身份还远高于邵正武,所以她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就电话里说吧。”

“你的报道很及时,也是帮我们市局找自身的纰漏,我们非常感谢媒体的监督,”邵局长先抬对方一把,然后提出自己的要求,“不过我希望这个报道到此为止,你已经行使了监督的权力,并且起到了相当的效果,继续报道的话,会影响阳州的稳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刘晓莉有点奇怪他的态度,事实上,刘记者对陈太忠和邵正武的恩怨并不是很清楚,陈区长没有那么无聊,而她也不会乱问——抓好新闻才是她的本职工作,只要陈太忠没有明确的指示,她就不会考虑其他因素。

“今年是很敏感的年头,做为记者,你应该知道这一点,”邵局长嘴上解释,心里却是暗暗地恼火,若不是事关重大,他邵某人堂堂的局长身份,哪里可能跟一个民办报纸的小记者说这么多?这都是该下面人负责的,陈太忠你害我不浅!

抱怨归抱怨,该许的愿他还得许,事态不允许他拖延下去,“到此为止的话,对你对我都好,你已经行使了你的权力,而且能收获我们阳州市局的友谊。”

友谊?刘晓莉听得嘴角一扯,她干记者这么久,当然知道那些被关注的单位的友谊是什么,不过她更知道,收哪些钱是无关大局,哪些钱是碰都不能碰的。

而且,她在精神病院的体验告诉她,跟这些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,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,尤其是公检法司的这些人,本身就是玩法高手。

虽然这是陈太忠安排的事情,她并不害怕搞到不可收拾,但是刘记者正在步入名记的行列,也不想有事没事就被人搭救一下——那是不成熟的表现。

所以面对这番话,她很谨慎地回答,“邵局长你说得很有道理,今年的大气候我明白,也很高兴阳州市局认可我的努力,但是这件事情很有代表性,我认为有持续关注的必要。”

邵正武一听就明白了,人家是在戒备自己呢,人无伤虎意,虎有吃人心——做记者的该有这个觉悟,他很直接地发话,“等你回了素波,我会托人跟你好好谈一谈,这是为了阳州的稳定……其实,天底下有什么事不能谈的呢?”

你应该跟陈太忠先谈好,这才是重点!刘晓莉当然捋得清楚主次,但是她不知道对方是否准备了录音设备,所以这个话,她不能贸然说,于是她微微一笑,“能吸引到阳州市局的关注,我这个报道就算没白写,感谢邵局长对我努力工作的肯定。”

这个女人,不是拿不下来的!邵正武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微微地轻松了一点,对方没有明确的拒绝,就证明她懂得机变,并不是那么死板。

在这里,他的判断又出现了一个误区,他并没有想到,陈太忠根本就没向刘晓莉交待两人之间的恩怨,他只是想着——把人叫过来报道异地的事情,怎么可能不提及一些是非?

他要真的理解了陈太忠的想法和动机,怕是要气得吐血。

陈区长想的是,这个案例很典型,所以值得报道一下,更能标榜北崇的警惕性高,至于说他和邵正武的恩怨,确实是早就客观存在的,但是——你一个小小的市局局长,值得我专门去计较一下?哥们儿很忙的,知道不?

邵正武真的想不到,他在某些人眼里,是如此地无足轻重,今天这个电话直接打给了报道的记者,而对方的反应,让他能略略地松口气。

事情并没有谈成,但是起码……他看到了谈成的曙光,看到了努力的方向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这一缕希望的曙光,在下一刻被一个电话粉碎。

电话是来自省厅的,今天也是省厅在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来电话的是省警察厅副厅长伍鑫,两人也是素识了,伍厅长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邵局长,有个事情我要跟你了解一下。”

“您请讲,”邵正武也没那么多废话,两人虽然素识,但是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,平日里也没什么交情,邵局长算是偏省长魏天一系的,而伍厅长是扎扎实实的本土派。

“嗯,张一元曾经是你的司机……这个人你了解多少?”伍厅长这问话,来者不善。

“他是退伍的汽车兵……专业水平还算过得去,”邵正武一听对方这么问,就知道有麻烦了,所以也不敢胡乱说话,更不敢乱打听,“后来他要做生意,我想这是他的选择,人各有志,也就没有勉强。”

“他做生意以后,你们接触还多吗?”伍厅长的问话真的很直接,就差指着鼻子问,他有没有借用你的权势敛财了。

“接触还有,但不是很多,”邵局长谨慎地回答,话说到这里,他就可以小心地问一句,“他犯错误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