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8章 有点担当会死?(下)

谭胜利微微一笑,也不做辩解,“纪老师当初争取希望工程的时候,在省里名头也很大,他现在落到这一步,我看着有点不忍心。”

“他女儿的工作,特事特办,”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句,事实上,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开后门的主,刚才是热血上头不得不应承下来,现在想起来,随便为什么人就违背原则,似乎也不是特别的公平——算了,绝对的公平就是最大的不公平。

“有您的关心,这不是问题,”谭胜利微微一笑,他这个副区长是分管科教文卫的,虽然随便放一个教委的编制,很容易惹出纠葛,但是有区长的背书的话,那还真的不算什么。

“这个纪老师的女儿……是不是年轻了一点?”陈太忠想到那个女孩儿,猛地生出了点八卦之心,这夫妻俩看起来感情很不错的,但是,“他俩这岁数,能生出这个年纪的丫头?”

“纪老师家这是老二,”果不其然,谭区长还真的知道这些典故,“老大因为白血病走了,后来纪老师收了几个干儿子干女儿……都是他贴钱,也没啥有出息的,后来生了老二。”

“嘿,真是命运多舛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纪老师真的在不遗余力地栽培桃李,但是这年头,真的不是好心就有好报的。

总算是那个女孩儿还让人满意,虽然样貌一般,但是性格还算活泼开朗,住在那么个破旧的房子里,还能开开心心地过年。

“回头我找人,把他的房子修一修,”谭胜利见区长不说话了,自己主动表示一下,“学校的房子正在加紧修缮,走那个账就可以。”

他今天带区长来这里,就是存了叫苦的念头,将来好为教委要钱,而且揣测了一下陈区长的喜好,他专门选择了纪守穷一家,目前看来效果很好,那么,他也要努力帮扶一下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将谭区长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的,禁不住就又想到了葛宝玲邀请自己去慰问五保户——估计慰问完了,民政局也好要钱了吧?

陈区长并不抵触这些支出,但是不抵触也要分个先后,眼下的钱就那么多,还是要集中资金搞发展,想到这里,他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这建设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真的很难吖。

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,北崇的街上等闲难得见到一个人,但市里就不一样了,像阳州日报社之类的地方,已经开始忙碌了。

不过终究是正月初五,临近六点的时候,报社的人打算下班了,不成想市警察局送来一篇稿子,说是云中县昨天发生一起爆炸案,警方初步断定,那里是一个私下制造雷管的黑工厂,爆炸可能是由于烟花爆竹的火星所引燃。

“这还不让人下班了,”接到这篇稿子之后,值班的副总编无奈地叹口气,事实上他搞媒体的,已经接到了爆料,说昨天在云中发生一起爆炸案,涉及了多人死伤,不过在向警方落实的时候,那边说正在调查中,你们不要随便报道。

今天稿子发过来,他也不是很意外,这说明警方已经达成了一致的认识——具体是什么认识,他也没兴趣了解,反正过年报社的人也少,直接就用了警方的稿件。

不成想,这稿件第二天就闹出了争议,警方送来的稿子里,就说这是一起偶然事件,“正在农村调查情况的市警察局干警”一死三伤。

市局肯定不会说是因为任局长急于抢功,才导致了如此惨重的损失,甚至有意将大家的认识向错误方向引导——警察受伤是适逢其会,他们的调查未必是冲着雷管去的。

稿件里用这种含糊的语气,那是必须的,阳州市有人私下制造雷管,市局就已经是有失察的过错了,要是再说行动中也出现了不可原谅的错误,造成了死伤,那阳州警方的责任就太大了——你敢更不靠谱一点吗?

阳州市局打的算盘不错,但是上午十点的时候,市党委书记王宁沪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他在天南的同学打过来的。

这同学是中央党校的同学,两人之间联系得不是很紧,不过好歹是一起同过窗的,那位就说了,我在《天南商报》看到这么个消息——你要注意处理好了。

王书记昨天接到汇报了,说云中县发生雷管爆炸事件,他还特意看了一下今天的日报,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同学有点小题大做。

不过人家既然示警,他也不好就那么应付过去,尤其是对方还要把报纸给他传真过来,他笑着表示,那劳你费心了。

洪闯将传真件拿过来的时候,脸色就有点不对,“书记……《天南商报》的报道,跟咱晚报的报道有点出入。”

王宁沪接过传真来略略扫一眼,脸刷地就拉了下来,《天南商报》不需要考虑太多影响,文章不但配了两张现场的图片,而且很直接地指明,警方在接近该院落时,发生了爆炸。

刘晓莉在文中没有明确指出警方的错误,她也没有直接针对警方的意思,只是如实报道而已——事实上,她连北崇分局的作用都没有强调,只是含糊地表示“为了保证警方破案,有些细节目前不便报道,敬请大家等待后续报道。”

“真是混蛋,”王宁沪气得一拍桌子,只看阳州日报倒还不觉得什么,再看一看天南商报,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,“打电话给邵正武,让他过来向我解释这件事。”

王书记真的有理由生气,有一个警察牺牲并不是多大事,但是警察一死三伤,居然是因为警方自身的纰漏,这就太说不过去了,更别说还死了三个平民。

这种事情一旦被上面关注,王宁沪都免不了要担一点责任,这个节骨眼上真的被人使坏的话,没准他就要提前去人大了。

想到这个可能,他的牙根儿都是痒的——你如实报道就怎么了,正视自己的错误就那么难?你怕影响自己的前途,尼玛……现在我的前途都要被影响了,你担一点风险会死吗?

邵正武接到电话之后,中断了会议,匆匆赶过来,结果王书记隔着桌子,轻飘飘地将一张纸扔到了地上,“马上挽回影响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邵局长走上前,捡起纸来一扫,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,他其实已经知道这个了。

知道《天南商报》有人采访后,他特意托人在天南买了今天的报纸,在他看来,这个稿子跟阳州的稿子没有太大的冲突,只不过一个讲得明白,一个讲得含糊。

当然他心里更清楚,如果有人叫真的话,自己这就算态度不端正,但是……外省的报纸,能有几个人关心呢?

事实上,他存有明显的侥幸心理,如果没人注意到或者没人叫真,他这一关就算过了,但是更明显的是,王宁沪非常讨厌这个不稳定因素,一定要除之而后快。

我操你大爷的,你担一点风险会死吗?同样的,邵局长肚子里也是这句话,不过面对暴怒的王书记,他也不敢解释,于是点点头,“好的,我马上就去处理。”

出了市党委,邵正武直奔市政府而去,这个时候,他只能指望李强帮自己做主了——邵局长是属于省警察厅序列的,在地方上,他跟李市长的关系要近一点。

今天是春节长假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李市长也忙得很,就像陈区长这两天所做的一样,他要慰问一下节假日坚守在工作岗位的人,还要了解一下在春节里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。

所以李强见邵正武的时候,就接近中午十二点了,而李市长的脸色并不好看,他已经知道发生在云中的事情了,“云中的爆炸案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那就是……一个意外,”邵局长讪讪地回答,他也听到了一些传言,李市长可能有心留在阳州,所以他认为,自己试图捂盖子的行为,也有利于李市长的平稳过渡。

所以他很直接地把事情解释一遍,最后才非常诚恳地表示,“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今年市里的稳定……陈太忠这么搞,实在是缺乏大局感。”

王书记要他做的是挽回影响,如果天南商报那边做出让步,也是符合王书记的要求。

李强也知道,陈太忠和邵正武有点不对劲,在他看来那都是一些小事,不过今天谈的这个话题,绝对不算小,没错,他也认为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平稳过渡。

可是李市长考虑的,要比邵局长多很多,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,“这件事情……你向宁沪书记汇报了吗?”

“宁沪书记他……勒令我挽回影响,”邵局长无可奈何地回答,他觉得事情正在向糟糕的一面发展。

“既然宁沪书记这么指示了,那你就执行吧,有点担当,别让他失望,”李市长慢条斯理地回答,然后又摆一下手,“只要态度端正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