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7章 有点担当会死?(上)

见过惨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惨的,陈太忠心里纳闷,嘴上却不说什么,将手里的粮油放到一个高处,自顾自地走到一个板凳前坐下。

纪守穷冲他点头咧咧嘴,胸腔就像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了半天,才沙哑着发话,“欢迎……欢迎陈区长莅……莅临寒舍。”

“你还是少说话吧,”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香烟,才要点一根,猛地响起纪老师的病情,侧头看一眼,发现那女孩儿正一脸寒意地看着自己,他微微一笑收起烟来。

“抽吧,没事,”纪老师寻个凳子也颤巍巍地坐下,一坐下,他出气就顺了很多,“粉笔灰都不知道吸了多少,这点烟算啥?”

“我也没烟瘾,”陈太忠解释一句,不再说话,他扭头看向谭胜利,发现谭区长也寻了一个小凳坐下,“纪老师,这是咱组织上对你晚年生活的关心……陈区长也高度重视。”

“那我谢谢组织,谢谢陈区长了,”纪守穷微笑着点点头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陈区长总觉得这个笑容像是刻出来的,非常做作——他的脸在笑,嘴在笑,但是眼睛没有笑。

下一刻,纪老师看一眼门外,若有所思地发问了,“今天……没有人摄像?”

“陈区长是真的关心你,不是走形式,”谭区长点点头,他深情地叹口气,“陈区长是真正把人民群众疾苦放在心上的好领导。”

“陈区长的事迹,我听了一些,大家都很称赞,”纪老师微微点头,然后猛地问一句,“那就是说……我可以说实话了?”

“我喜欢听实话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接话,又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谭区长。

“领导们记得过年来看望我,我非常感激,这些油和粮食,能极大地缓解我家里的困境,”纪守穷缓缓发话,他沉吟一下,终于又问一句,“不过……我还是希望能把医药费先报销了,这应该算正当要求。”

“有多少钱?”陈区长淡淡地问一句。

“累计有六千八百块,”纪守穷看他一眼,腰板微微一挺,“君子固穷,年节的慰问我很感激也很惶恐,我更希望能把我的医药费报了,那是我应该得的。”

“老谭……说两句吧?”陈太忠看一眼谭胜利,我等你的解释。

“教委有多穷,您也知道的,工资都发不了……这医药费咋报?”谭区长苦笑着一摊手,接着又看一眼纪守穷,“纪老师,今年拖欠你的退休金是发了,这也多亏了陈区长帮忙化缘,你的问题,可以一点一点地处理……毕竟这个社会在往好里发展,你说对不?”

“问题是我等不得,”纪守穷摇摇头,“我这身体,不知道哪天就过去了,我老伴现在青光眼……是糖尿病并发症,我得趁着活着的时候,帮她治一治,唉,我这老伴儿跟上我,就没享过一天的福。”

“谁说的?”门帘一掀,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拄着拐杖,摸着门框颤巍巍地走了出来,她面带微笑,声音却是刺耳而尖厉,“你落实政策的时候,带我去了趟北京呢……既然你觉得欠我的,你就得给我好好活着,慢慢地补偿。”

她的语气虽然有些尖刻,但是那话里浓浓的关心,是怎么都抹不去的,陈太忠看得也有一点感动,这就是常言说的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了吧?

当我在滚滚红尘中逐渐老去的时候,会不会也有一个巫婆一般的老太太,很刻薄地要求我好好活着?

算了,哥们儿是仙人呢,没必要学习文艺青年,那么多愁善感,下一刻他摇一摇头,将那些不合时宜的情绪统统抛到脑后,“老谭,明天就初六了,十五以前,把纪老师的医药费报了……我不管你从哪儿弄钱,既然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事儿,你就一定得处理好了。”

“我也想处理好,纪老师还带过我爱人的课呢,不过教委需要报的医药费有二十多万……”谭胜利皱着眉头发话,不过下一刻,他剩下的话,被陈区长冷冷的眼神吓了回去。

“纪老师教书育人一辈子,又能扎根基层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,”陈太忠能感觉得到,纪守穷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孤芳自赏的气息,这股子傲气让他跟现在的社会风气有点格格不入,但这种精神,正是现代人所缺乏的。

所以他很自然地生出了点欣赏的心思,不过也仅仅是限于欣赏罢了,说得直白一点,陈区长前世做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另类,分外能理解矫矫不群者的骄傲。

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在个人生活方面,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?”

“我想让我的女儿,也做一名教师,”纪守穷一指那二十出头的女孩儿,“她是阳州师专毕业的,没找到合适工作,在红星幼儿园当临时工。”

“这是你女儿?有点年轻得不可想象,”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微微摇一摇头,“我以为是你孙女……她多大了?”

以纪守穷的年纪,真的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,八十年代左右的时候,计划生育的政策已经执行得相当彻底了,而纪老师今年都六十五了,纪师母也不年轻了——他俩怎么可能在四十左右的时候,再生一个小女儿出来呢?

“二十三岁,我的独生女儿,”纪守穷微微一笑,“她的能力,带县一中的初中,没有任何的问题,带阳州一中都没有问题……可惜的是,我退休得有点早。”

你生这个孩子有点晚才是真的,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老谭,纪老师的话你都记下,开春了以后,试一试小纪的教学水平,能行的话,把编制解决了。”

“陈区长,这可是太谢谢您了,”纪守穷闻言大喜,他这一辈子也没个啥盼头了,女儿的问题他反应过多次,总是得不到明确的答复,是他心里沉甸甸的一块石头——若不是为了照顾自己这老两口,女儿在外面,一个月肯定不止挣三百块钱。

“谢我没用,她得有本事,”陈太忠的心还是极硬的,虽然答应网开一面,解决这女孩儿的编制了,但他不是烂好人,“不需要比别人强,但是不能比别人差太多。”

“明白,我还是要谢谢您,给她这么一个机会,”纪守穷重重地点一点头。

“老谭,纪老师和纪师母这种情况,你得安排去市里好好地看一看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,怎么也得有个安静祥和的晚年。”

“这是肯定的,”谭胜利点点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“陈区长的大恩,我无以为报,”纪守穷站起身,诚心诚意地拱一拱手,却不料因为这个动作,他的喘息变得再度粗了,“君子之交……淡如水,谈回报什么的,辱人辱己,我真心交了你这个朋友,虽然你未必稀罕我。”

“你真是……好好说话会死吗?”纪师母气得拿拐杖重重地戳一下地面,地上的红砖微微地一沉,“噗”地冒出一个水泡来……

顷刻之后,陈太忠和谭胜利回转,陈区长沉着脸开车,好半天才发问,“你今天是有意要我好看……对吧?”

“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也没有串通,”谭区长登时就叫了起来,“就是让您看一看,北崇还有这样的角落,需要政府的关注。”

“你少跟我扯这个淡,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不给你面子,”陈太忠冷冷一哼,他不是很清楚,老谭从哪儿学来了这套装疯卖傻的神功,不过这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今天的这个慰问,带有很大的目的性——甚至可以说是阴谋。

所以他先发问,“纪守穷也是桃李遍天下,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?要说他这个教学态度,学生们不会不认可,会坐视他落魄到这一步?”

“他主要教的是初中和小学,”别说,谭胜利对纪老师还是有相当了解的,闻言就很干脆地回答,“这属于启蒙教育,跟学生们后面的发展……关系不是特别大,有些学生有条件了,愿意帮助他,但也不是无止境的。”

“嗯,教的不是高中和大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很好理解的,学生有回报老师的心思,也得有那种能力才行,不过陈区长的眼里,也是不揉沙子的,“但是这个老师,好像大家都挺不待见的,你今天领我来这里……什么意思?”

要说区里领导慰问教师、劳模什么的,那是常有的,但是一般在节前,或者初一初二就表示了,这个时候……有点晚了。

“他怪话多,今天您也看到了,”谭胜利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他这个贫困大家心里有数,但是纪老师……太有个性了。”

“我看不是他怪话多,是你有想法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怪话多什么的,真的是很扯淡的理由,关键是你想落实教委的经费吧?

说起来教委的经费,也真的有点可怜,一直是入不敷出,北崇尤甚,所以谭区长拿个大家都同情的老师出来说事,很正常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