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5章 守穷(上)

“这也太没有道理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二话不说掉头,直接将大金龙开到了北崇分局门口,横着车身堵住了分局的大门。

他下车走进院子,看到院里停了足足五辆市里来的警车,办公楼门口,两拨人正在对峙,北崇的警察明显要少一些,不过他们身边站了十几个闲汉,气势倒也不弱于对方。

下一刻,朱奋起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他身边是个瘦高的男人,男人的额头有一块纱布,下巴上还有个创可贴。

“陈区长回来了?”朱局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介绍一下身边的男人,“这是市局的任局长,我们正在探讨昨天的爆炸案……区长您来得正好。”

要不说君子绝交不出恶言,这两位在房间里吵吵得都快打起来了,可是一旦出现在人前,还是非常讲究形象和措辞的。

“这个有什么可探讨的?”陈太忠却是不管那么多,他侧头看一眼任隽逸,连起码的招呼都懒得打,直接自顾自地发话,“线索是我提供的,常致远是北崇分局抓的,其他的事态,是市局掌握的,还探讨什么?”

“陈区长,我们希望分局能将嫌疑人移交给市局,”任隽逸见这年轻的区长如此狂妄,心里也有点生气,但是他更明白的是,这件事情不是生气能解决的。

而且,此人将张一元都逼得跑路了,也就是说,连邵局长都不放在眼里,就更别说他这个副局长了,“这对市局的全盘部署和深挖案情,具有非常重大的作用。”

“移交可以,把手续办了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要注明,将来评功的时候,北崇是第一功……红头文件就算了,但是要市局的印章。”

“陈区长,时间就是生命,”任局长语重心长地发话,他可是做梦都没想到,姓陈的要求比北崇分局的更过分,直接指定第一功了,“一定要拘泥于形式的话……什么事都耽误了。”

“着急的话,你们在北崇问就行……我也不拘泥于形式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觉得带回市局和在这里问,区别不大。”

区别大了去啦,任局长不想发火,但是听到这话,他实在有点忍不住,“我们上级机构,有权直接接收下级机构的工作……只要情况允许。”

“别扯那个淡,”陈区长手一摆,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省警察厅还是你们的上级机构呢,上次那个刘副总队长从北崇提走了人,转头嫌疑人就自杀了,你觉得自己比省厅强?”

尼玛你这算怎么一个问题?任局长听得有点想吐血,他肯定不能说自己比省厅的强,但是省厅那里出了意外,我这里不出意外,这就算我“觉得比省厅强”?

太不讲理了,这是任隽逸的感觉,可是想一想在省厅手里自杀的那位,正是枪击这个年轻人的杀手,他多少也能理解对方的心情了。

“那就先在北崇问吧,”任局长做出了决定,事实上在爆炸发生之后,移交不移交已经无所谓了,现在大家要考虑的不是抢功,而是怎么把盖子捂住——与其答应对方一个头功,倒还不如这么稀里糊涂下去,什么也不承诺。

不过另一个问题,他也是高度关注的,“陈区长,《天南商报》的稿子,也缓一缓再登吧……咱恒北的事情,要外省的来曝光,似乎有点不太妥当。”

“这个你不要跟我说,人家是记者,有新闻报道的自由,”陈区长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她要是有不实报道,我可以帮着问一下,让她缓一缓……人家凭什么听我的?”

“你俩是老乡嘛,”任局长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一句,那个记者大过年的出现在阳州这小地方,如果说你俩没关系,你挖了我这双眼,不过想是这么想,他的话不能说得太直接,“还麻烦陈区长关照一下,缓一缓吧。”

朱奋起听到这话,嘴巴微微地扯动一下,姓任的你这欺软怕硬的能力,也到达了相当境界了,陈太忠没来之前,你可是一定要将这两个女人带走的,现在就知道退而求其次了?

“缓一缓……缓几个小时?”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三个小时够不够?”

缓几个小时?任局长这下也真是无语了,市局希望希望永远不要曝光呢,“这个……我请示一下领导吧。”

他走到一边打电话,不多时又走了回来,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来,“陈区长,邵局长想跟你说两句。”

“不愧是市局局长啊,隔着电话就要给我指示,”陈太忠大声地回答,这声音足以让旁边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然后他接过手机,“我陈太忠,请邵局长指示。”

“陈区长你好,我知道这个电话很冒昧,”邵正武的声音缓慢而沉稳,事实上,陈太忠刚才的那两句话,有一大半是说给他听的,难得的是,邵局长居然能如此沉得住气,“但是我还是希望,咱们阳州的一些小纠纷,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去。”

话说得很诚恳,这个节骨眼上他没法不诚恳,不过这话里也不无别的味道,起码有扯虎皮做大旗的嫌疑——这是阳州的事务,你最好还是有点大局感。

但是陈区长哪里吃他这一套?你丫真觉得自己做错了,起码应该老实过来面谈,那样的话,态度勉强还算端正,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人家记者认为这个事件很有代表性,阳州的笑话……我还真的听不懂您这话,要不您帮我解说一下?”

这货怎么就这么拧呢?邵正武真是有点无语了,他索性直奔主题,“我需要做点什么,你才能把这个报道压下来?”

“压下来……我没有邵局长想的那么不讲理,我欢迎各种舆论监督,”陈区长冷笑一声,“不过嘛,推迟一两天报道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。”

“只是推迟?”邵正武轻声嘀咕一句,推迟报道对他来说,意思不是很大,他是要捂盖子的,但是陈太忠执意要把这件事捅出去的话,那这一两天的推迟,也能让市局有个缓冲,统一一下口径,并且先通报给媒体,总是聊胜于无。

当然,这不是他想要的,只是实在捂不住的情况下,这不失为一种选择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我还是希望能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当然是要商量一下,否则连推迟都不可能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邵局长登时就无语了,合着你是一定要捅出此事了,我能争取的,就是推迟?真是欺人太甚!不过他也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,只是淡淡地表示,“嗯,你想要什么?”

“你通知张一元马上来北崇投案,做得到的话,推迟一天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又抬头看一看天空,“现在下雨,这样……天黑之前过来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邵正武沉默了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陈区长,你是一定要为难我了?”

他心里太清楚了,姓陈的开出这样的条件,根本就是有意刁难,他也没必要费那么多口舌,说联系不上张一元之类,没用,只是自取其辱罢了,所以他直接省去了那些环节。

“我为难你……凭你,也配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将手机递给了任隽逸,“跟你们领导谈得不愉快,他太把自己当根葱了,可是我没兴趣拿他蘸酱。”

任局长面色铁青地接过电话,嘴角抽动一下,似是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长叹一声,转身走向了一辆警车。

见到带队的人都要走了,其他警察也转身上车,只有两个警察对朱奋起讪笑着点头,“朱局,审讯工作我们还是要配合的,上命不由人……我们都是小人物。”

“嗯,做好你们该做的就行了,”朱局长也不为难他们,只是淡淡地点一句,本来嘛,这些小警察都是办事的,他也是市局出来的,知道他们的难处。

这些人想走,却猛地发现,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一辆金龙大巴车在门口堵着呢,人出去没有问题,但是车想出去……不可能。

几辆警车停了一阵之后,任隽逸走下了车——姓陈的气场太强大了,架子也大,隔着电话就敢骂邵局长,市局要是派个小警察来协调的话,根本是自取其辱,还是他出面比较好。

任局长冒着小雨走到陈太忠的面前,他虽然心里不忿,脸上却不敢带出半点情绪来,他已经知道,这车是陈区长开来的了,“陈区长,能不能麻烦您把车挪一下?”

“挪车好说,”陈区长笑眯眯点点头,“不过你走得太着急了,我有个问题还没问明白……刚才是谁说,要把天南的记者带走的?”

他虽然是笑着发问,但是眼中有寒光一掠而过,任隽逸牢牢地捕捉住了这个细节,说不得只能赔着笑脸回答,“这个……主要是考虑这案件还没完全侦破,过度曝光不太合适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