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4章 系统内斗(下)

在祁泰山打电话请示陈太忠的时候,邵正武就接到了消息,听说北崇人未必答应他的条件,他就再次想到,此事可能影响他的升官路线图,摔杯子真的太正常了。

而此刻,祁书记和陈区长的对话,还在继续中。

“表示关心和哀悼……是应该的,”祁泰山苦笑着回答,“但是,他们希望把盖子捂住。”

“他们捂他们的盖子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老祁你是北崇的干部,我觉得你没必要操那么多心。”

“是啊,我也觉得没必要,”祁书记挂了电话——这个时候,他没退路了。

他应该庆幸自己的选择,因为在第二天上午八点,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北崇,《天南商报》的当红记者刘晓莉——或者可以说是两个女人,开捷达车的也是个女人,没有人知道,这个长了一张娃娃脸,两颗小虎牙的女性,其实也是个记者。

刘记者一来,就直奔区政府而去,当天是谭胜利的班,而好死不死的是,谭区长还就分管科教文卫,真是躲都躲不过去。

听说这女人是来采访云中县雷管爆炸案的,谭区长有点摸不清深浅,“这个事情是陈区长一手操办的,你还是直接联系他好一点。”

“陈区长那里,我已经联系过了,”刘晓莉回答,“现在我是走这个程序,希望你能简单说一下北崇区政府对此事的认识,还有就是请你这个值班区长,跟北崇警方打个招呼。”

“这个易燃易爆品的管理……是非常有必要的,值得强调的是,北崇近几年来,对这一方面的工作常抓不懈,”谭区长说两句,还是没问题的,“你如果不信的话,可以看一下陈区长的发型……他为了救火,烧成了光头。”

说曹操曹操到,陈区长正好推门而入,他笑着发话,“老谭编排我什么呢?”

“哎呀,区长来了,你快安排吧,”谭胜利见状松一口气,“反正你们也联系过,我就不自作主张了。”

“你值班嘛,你招呼吧,”陈太忠扭头看一眼刘晓莉,“我的意思是,你先跟着警方,去云中县走访一下现场,然后再听一听对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审讯。”

他真的没有兴趣针对邵正武,不过既然适逢其会了,他也不介意一棒子砸上去——这是一个很有代表意义的新闻,至于市局的感受……跟哥们儿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

待谭区长打过电话之后,刘晓莉转身走了,陈区长却是还有话要说,“谭区长,正好你值班,有几个投资商过来,你带大家去武水看一看吧……如果真有开发的潜力,开发商就在她们里面找了。”

“可以啊,”谭区长笑着点点头,他这两天虽然没有来区里,却也知道区长整出的动静,“你刚献了血……身体吃得住吧?”

“这个没问题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拉着谭胜利去武水乡,说是考察,其实也是带着自己的女人去游玩一圈,来北崇一趟,总不能天天呆在屋子里不是?

廖大宝今天也值班,陈区长示意他留下来坐镇,自己则是开了大金龙车,带着谭区长等人去了武水乡。

谭区长对这里的了解还真的不少,车进武水后不久,他就开始指指点点,说哪里有河哪里有岩洞,不过他说的这些,都是远离大路的。

众女倒是很有点探险的兴趣,可是小路也不好走,大金龙的底盘虽然高,走起山路却要考虑侧翻的危险,陈太忠的驾驶能力算强的,为了看其中一个景点,十几公里山路硬是走了一个小时。

正像谭区长所说,武水乡有些风景确实还算不错,这个风景点就是了,虽然眼下天气寒冷,但是这个山谷里不少树木依旧是青翠苍郁,还有一些落叶乔木和灌木,叶子没有全部脱落,叶片或作枯黄或为深红,将整个山谷染得五彩缤纷。

山谷之上,有淡淡的白雾笼罩着,将远处的山峰遮得若隐若现,山谷深处,有细细的小溪流淌着,看向小溪的源头,却是隐藏在山间的浓雾深处。

景色是不错,但是真要开发的话,也得花两个好钱,关键是这里的景色没有太多的特色,大家随意看一看之后,就继续前行去看清阳河。

清阳河蕴藏着丰富的水力资源,时下是枯水期,也有青绿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,这正是武水乡得名的原因,这里的水流从来都是湍急的,平静的时候很少。

河边有几个大大小小的水洼子,里面有几张网子,也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,刘望男见状,遗憾地咂一咂嘴,“早知道就要带钓竿过来。”

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,陈太忠又张罗起做饭的事宜,大家一边动手,一边商量着下午的回程,再看一看什么景点。

不过陈区长自打在北崇上任之后,似乎就没什么游山玩水的命,这饭菜才做得七七八八,天上就开始飘雨丝了,真是令人扫兴得很。

谭胜利及时提出建议,说三里地外有个河神庙,虽然雕像什么的都被破了四旧,但里面还有个亭子,摆一桌不成问题。

总之,这场雨一下,去其他景点游玩的计划全部泡汤,尤其是从武水到区里的路,也不是特别地平整,大家在亭子里吃完饭,就驱车返回。

回到区里的时候,就到了下午三点半,陈区长才将人送回房间,就接到了廖大宝的电话,“区长,市局带人来咱区里抢人了。”

原来刘晓莉去了云中之后,当地爆炸的现场已经被警察封锁,刘记者才拍了几张照片,就有联防队员上来推搡,还要砸她的相机。

所幸的是,北崇分局派了一个警察跟车,一来是雷蕾和刘晓莉不熟悉当地,需要人指引,二来也是保护之意。

那警察就上前表明身份,联防一听是正儿八经的警察,倒也不敢造次,不过就在刘晓莉跟村民采访的时候,云中分局的警察也赶来了,一来之后,二话不说就要收刘晓莉的相机。

北崇的警察自然就不干了,上前阻止,云中的警察一点都不给同事面子,嘴里骂骂咧咧的,尼玛,要不是你们北崇人多事,我们云中至于遇到这种鸟事吗?

市局在此事中被动,那云中分局在此事里就更被动了,分局局长被县长、县党委书记和市局局长轮番叫过去,一通狠骂——这笔账,云中的警察自然要记到北崇分局头上。

北崇的警察自然不肯相让,我们追查易燃易爆品也错了?而且尼玛你搞一搞清楚,这儿的爆炸是市局的人搞的,跟我们北崇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这相骂自然是无好口,两边说着说着就有打起来的架势,所幸的是两边也有人劝解,雷蕾见势不妙,扯了北崇的警察上车就走。

这位还不肯干休呢,说是没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,倒是刘晓莉告诉他,说是有照片能证明真实性,就足够了,至于说采访当地人,采访一个和采访十个,并无多大的区别。

廖主任在办公室接到消息之后,心说再这么采访下去,怕是要出事,他给领导拨个电话,那边却是不在服务区。

面对这种局面,他索性自作一下主张,给北崇分局打个电话,说你们把那个嫌疑人带回分局来审吧,我看市局那边没准要狗急跳墙。

分局早就巴不得有这么个指示,因为这边的压力一直很大——祁书记早就接了陈区长的指示,市局签字认可的话,将嫌疑人转交给市局也无妨。

原本市局还在考虑这个可能,但是爆炸发生之后,就绝对不可能了,祁泰山都被人缠得不耐烦,索性躲出去关了手机。

北崇的警察们接到这个电话,真的是如释重负,瞅个空子,直接将常致远从文峰分局的院子里带出来,上了车就没命地往北崇跑。

车开出去不到半分钟,文峰的警察就追了出去,然后就是一方跑一方追,等来到北崇之后,文峰人再怎么折腾都没用了。

可是北崇警方这么一搞,是彻底地激怒了市警察局,就在刚才,市警察局由任隽逸带队,带了四辆警车十几号人,堵了北崇分局的门。

他们来是要带人走的,而今天北崇当班的正是朱奋起,两边正在为手续扯皮,市局的人猛地发现,《天南商报》的记者居然也在,于是就表示,这两个女人,我们也要带走。

廖大宝在分局安插了内线,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,说不得马上给领导打电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