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3章 系统内斗(上)

邵正武可是真没想到,大过年的,市局居然出了如此惊天的大事。

接到消息的时候,他正在家里招待客人,猛地听到这个噩耗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雷管爆炸,一死三伤……难道是犯罪分子主动引爆的?”

不怪他有这个问题,像查类似易燃易爆品仓库的时候,警方都非常强调安全性,一般来说是穿了防护服,站在外面喊话,尤其这次查的是雷管,爆炸的威力更是惊人。

通常来说,对方只要不是极端的反党反社会分子,就会乖乖地出来,遇到那比较强硬的,或者会有侥幸心理,跟警方对峙一阵——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警方可以调狙击手过来。

所以说类似的行动虽然危险,但只要有足够的重视,准备工作做得充分,基本上不会出什么问题,而这次行动居然能导致一死三伤,那只有一种可能,他们遇到了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,以出来接受检查为幌子,直接引爆了雷管。

“是不是主动引爆,目前还不好判断,”打电话汇报情况的,是刑警支队的一个普通干警,“我们来到院子门口,大家才下车,还没来得及喊话,院子里就发生了大爆炸……”

市局在阳州市区的影响力,比北崇分局强出不止一条街,通过对左邻右舍的走访,再加上市区警察的人脉,不多时就了解到,这个非法制造雷管的作坊,在云中县境内,还有一个窝点——那里才是大规模生产的地方,相较而言,文峰这里更偏向于销售。

甚至有人知道,凌丰凌老板做事很小心,每到春节临近,都要把文峰的货清空,卖不了的也要拉走,文峰毕竟是闹市区,也是市政府所在地,烟花爆竹燃放的密度很高,一旦有个火星子,就容易出现意外。

面对这空空荡荡的院子,祁泰山是胡思乱想,什么人泄密了,而市局的人没用多长时间就搞清楚了——这固然跟凌丰等人不注意保密有关,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市里调查情况,北崇分局拍马也赶不上市局。

市局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,想也不想直奔云中而去,抢功就是这样,别说通知北崇分局,他们还唯恐北崇人知道以后跟上来,就将车开得飞快,手机也都关机——祁泰山你们慢慢盘问常致远吧,我们去端仓库。

他们的消息得来得很容易,而姓常的又在北崇人手里,所以真的是争分夺秒,生怕被人分润了功劳,时间就是生命啊。

由于时间紧迫,市局的人没有带防护器具;由于时间紧迫,他们在进入云中的时候,才通知了云中分局——天下警察是一家,云中的警察里,说不准谁就跟北崇人关系好呢。

后来调查的事实证明,没有提前通知云中分局,是这一起惨剧最直接、最根本的原因。

很多人都能证明,凌丰虽然胆子极大,什么钱都敢赚,但是此人也是极度贪生怕死的,如果有人提前打招呼,说你这个据点被警方发现了,临时转移也来不及了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你老实配合一下——那他绝对会配合的,这又不是死罪。

但糟糕的是,市局进了云中县才打的这个电话,云中分局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工作,车就开到了院子门口。

而尤其糟糕的是,市局的人虽然知道,这里可能堆放了雷管,是很危险的,但是大家也没想到对方会负隅顽抗,心说咱们先威慑对方一下吧——于是他们就一路拉着警笛过来。

不成想到了门口才一下车,院子里就产生了大爆炸,一个警察被一截飞来的钢筋穿颅而过,当场就死了,又有一个警察被玻璃片割断了大腿动脉,任局长和另一个警察伤势不算太重,一点皮肉伤和冲击波的震荡而已。

若干天以后,技术人员还原了现场,才得出了结论,起爆中心应该是在院子中央靠近卡车的位置——当时卡车上装载了不少雷管,院子的库房里还有一些。

换句话说就是,云中这边已经知道,这储藏的地点也不安全了,打算将雷管搬到车上转移走,不成想这时候门外响起了警笛声,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,雷管突然就爆炸了——在现场,警察甚至发现了不止一个烟蒂,由此可见这些人安全意识的薄弱程度了。

事实上,现场当时死了不止一个人,除了警察之外,院子里的三个人当场就被炸死了,也就是说,这是一起四死三伤的特大事故。

其实伤的也不止三个人,院子四周的民居统统被波及,有四五栋房子被震得墙体开裂,甚至两里地之外的民房,窗玻璃都统统被炸裂,爆炸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,受了轻伤的民众数不胜数——连鸡和狗都死了四十多只,有震得内出血死的,更多是吓死的。

邵正武是老警察了,一听这详细过程,登时就恼了,他就算用屁股想,也判断出了太多的失误,防护措施不过关、没有及时联系当地警方、上门的时候离院子太近、戒备心不够……这还是市局的警察吗?简直是一帮少先队员嘛。

小刑警也知道领导为啥发火,这些错误说严重,确实是很严重,不过如果没出什么事儿,倒也不算什么,只是眼下出了这么大的纰漏,可以说是致命性的错误了——没错,是一系列致命性的错误,铸就了如此大错。

可是他还要分辨一下,“主要是北崇发起的这个案子,目前跟咱市局协作破案,任局长想抢在他们前面,不给他们无事生非的机会”——北崇分局和市局的不对付,众所周知,而且一开始针对的,似乎就是邵局长。

“你叫任隽逸接电话,”邵正武不想跟一个小刑警说太多。

“任局长……他还在昏迷中,”小刑警看一眼身边的任局长,值班副局长手夹一支烟,正呆呆地盯着地面,目光深邃且茫然,他的额头和面颊上,鲜血已经凝固,面目显得有些狰狞,袅袅的青烟在他面部散开,冲淡了那份狰狞。

“我不管他昏迷不昏迷,”邵正武冷冷地发话,“在他值班期间,有干警因为检查烟花爆竹摊点,导致因公殉职,希望他写一个详尽的报告上来……现在评烈士的要求很严。”

和平年代,评烈士的要求确实比较严格,但是他这话的主要目的,就是要任局长把盖子捂住了——如果条件许可的,都不要提雷管什么的,就说是检查烟花爆竹时出的事。

要知道,今年是换届年,邵局长也有往上走一步的想法,至不济也要再干一任警察局长——他留任阳州的可能性不大,去其他地市当个警察局长,过个一两年,捞个政法委书记,或者兼任个省警察厅副厅长,也都是可以操作的。

但是眼下这桩事处理不好的话,他这个警察局长都干不下去——在这一桩爆炸案里,阳州警方的表现,真的是太掉链子了,有人想借此做文章的话,他这个阳州市局的局长,都未必做得下去。

尤其糟糕的是,邵正武跟北崇的关系很差劲,别说北崇区的区长陈太忠,就连北崇分局,现在都不听从市局的指派,而今天的事情想要鱼目混珠,必须要过北崇这一关。

对于北崇这帮人,邵局长没有什么太好的应对手段,所以他给任隽逸施加压力,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,自己搞定,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,也没必要说——真的要查易燃易爆品的话,你今天采取的手段,错误真的太多,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,我就给你一个交待。

得了这个授意,任局长也顾不得装晕了,他直接给祁泰山打个电话,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一遍——你看,为了保护北崇的同事,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啊。

你这不是扯鸡巴淡吗?祁书记也是听得哭笑不得,合着你们背着我们去抢业绩,还有道理了?不过他也不明说,就说谢谢市局对我们同志的保护。

你看,我们保护你了,你也得意思一下,任局长开口了,嗯,就把那个常致远交给我们吧,这个案子我们全权接手。

这个要求真的太过分了,祁泰山根本不可能接受,你们市局这是怎样一种操蛋的心态……将桃子抢到底吗?

但是对任隽逸来说,他别无选择,邵局长指示了,要捂盖子,而且要把警员的牺牲,放在查处烟花爆竹上,以掩饰市局的失察,以及在失察之后被揭露,应对又失常的后续动作。

任局长暗示了自己的苦衷,但是祁泰山才不会考虑他的苦衷,尼玛,老子还有苦衷呢,于是他冷冷地表示,这个云中那边的事情,我们并不知情,所以任局长你提的这些要求,哈哈,今天天气不错……嗯,我们真的不知情。

你还是请示一下上级领导吧,任隽逸提示一句,大家都是办事的,你和我没有本质的冲突,为了别人的矛盾,搞得剑拔弩张损失自家的利益,有必要吗?

这个确实没必要!祁泰山非常清楚这一点,而且这个事情,并不是他能做主的——虽然他很想做主,但是他不但没能力,还要考虑物议,此事必须请示陈区长。

他虽然是堂堂的政法委书记,很多时候也不想被节制,但是这个电话不打不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