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502章 爆炸的桃子(下)

北崇分局想查个水落石出,但是此事已经惊动了文峰分局和市局,半个小时后,市警察局值班的任副局长来跟祁泰山碰面,“祁书记,这个案子,市局的主要领导高度关注,考虑到案件的复杂性,我们希望能交由市局来办理。”

“这个……区政府主要领导也很关注,”祁泰山扛个分局局长不成问题,但是面对市局副局长,就不太好很简单粗暴了,所以他直接拽出了陈太忠这挡箭牌。

他很明白地表示,“事情起源在北崇,区领导指示要一查到底”——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我们查案是理法上占先了。

“你要是逼得我们省厅汇报,那就没意思了,”任局长冷冷地发话,要用省厅来压人。

“那你们就向省厅汇报嘛,”祁泰山哪里肯吃这一套?心说有区政府顶着,你省警察厅给我施加压力也不怕,他反倒是要耻笑对方,“你们愿意自曝其丑,我们也拦不住不是?”

说白了这是北崇人站着说话不腰疼,可是市局的人还真没办法反驳,听说过捂盖子的,没听说主动往上捅的,于是任局长退而求其次,“这样,信息共享,两家协同破案,这总可以吧?市局在阳州的各种能力,可是远超北崇。”

“那……我得向区里请示一下,”祁书记也有点心动,这个案子有往持久战方向发展的趋势,不接受阳州市局的插手,北崇分局怕是啃不动了。

所以他又打电话给陈区长,将双方交涉经过说一遍之后,他强调一点,“我是考虑到嫌犯如果把危险品藏在花城等地方,咱们跟当地人打交道会有点麻烦,心里也拿不准……到底该不该跟市局配合。”

如果说北崇警方和文峰警方不对盘的话,时下的北崇人和花城人就算得上死敌了,陈太忠也清楚这一点,“那你看着处理就行了,尽快撬开那个常什么的嘴。”

“姓常的也藏不住,昨天抓人的时候,他家报警了,”祁泰山苦笑着回答,“市局已经知道我们抓住这个人了,要求共同审理。”

“那祁书记你看着处理,”陈区长并不在细节上指示,这是他的工作习惯,不过他要强调一点,“可这个人是北崇抓的,是泰山书记你亲手安排的,就算将来移交市局,也得让他们签字,认可咱们的成绩。”

这肯定没问题了,祁泰山挂了电话之后,想一想这北崇分局下一步的行动,也是没什么章法,于是就将工作重点放到了审问常致远身上。

陈区长将工作交给祁泰山之后,人就比较清闲了,吃过早饭后,他带着众女在北崇区里转一转,心说哥们儿总算能领着自己的女人,大模大样地逛街了。

大年初四,街上的人也不是很多,但是见到他们这一行人,旁人总要驻足观看一番——这种气质和穿着的美女,出现一个就值得大家侧目了,更说出现这么一群了。

看完美女们,不少人就要再看一看,那个幸运的男人到底是谁,这一看不要紧,有相当的人认出了那戴运动帽的男人,“陈区长?”

年轻的区长含笑向大家点头,也不多做解释,而是继续向身边的女人们解说,街道两边都是些什么的建筑,又是些什么性质的。

看到区长不理会自己,有人就跟上了他们这一行,要不说这北崇的闲汉就是多,初四都有人跟着看热闹,而且不多时,居然跟了有十几个人。

这个时候,龅牙猥琐狗腿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,李主任今天没在家,专心陪着陈区长,他呵斥那些人,“你们跟着干什么?陈区长在接待投资商,你们有点素质行不行?”

“他们愿意跟着就跟着嘛,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看一眼李红星,心说你这家伙也配谈素质?“正好让投资商们感受一下北崇人民的热情。”

总之,陈区长带着一帮美女在街上转来转去,登时又成了当天上午的北崇一景,有个饭店老板甚至表示说,我那饭店虽然是歇业了,但是只要您几位去,我立马开门,钱什么的,那提都不用提。

“我还差你这顿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。

“关键是我的一个心意,您又是从火里救人,又是自己献血,我就代表老百姓们表示个感激,”老板情绪很激动地解释,然后他又看一眼众女,“北崇有陈区长这样的好领导,你们想投资什么,放心大胆地投吧,陈区长不会让你们失望。”

众女闻言笑一笑,也没人去回答——陈太忠是什么人,我们不比你们了解?

这闹哄哄的,不知不觉就十一点多了,小小的北崇也转了个差不多,陈区长带着诸女往北崇宾馆走,进去之后点了菜,他又想起了文峰的雷管案,于是又给祁书记打个电话,问一下进展。

“进展很不顺利,”祁泰山在电话那边哼一声,“那个常致远拒不交待,说雷管生意早就不做了,还说他们这么做,也是为政府分忧解难。”

“分忧解难……用雷管这爆炸品?”陈太忠听得真是奇怪了。

“主要是这个雷管,是政府管控物资,”祁书记向他解释一番。

同其他的物资一样,只要是纳入政府统一管理的,价格都不会太便宜了,雷管和炸药也是如此,而且这个东西危险性极大,购买的时候不但要过各种手续,数量也不可能太多。

而私人制造的雷管,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,不但便宜还没手续,想买多少买多少,对于需求方来说,真的是非常划算和便利。

同时,祁泰山也指出,西王庄乡的人也反应了,雷管的供应不足,直接会影响到采石场的产量——事实上按道理来说,通过控制雷管的销售,可以控制西王庄乡的石子产量,以免造成恶性竞争。

但是那里根本就是大大小小的私人采石场,谁会答应控制产量?控制别家的产量他们赞同,可控制自己家的……哪儿凉快去哪儿吧。

而土制雷管能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,也正是因为如此,西王庄乡的不少人都知道,文峰有便宜雷管卖,却是没人举报。

“不要听他这个歪理,尽快打开口子,”陈太忠指示一句之后,挂了电话,不过他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平复——利之所在,真的是让人甘冒断头的危险。

国家控制雷管的销售错了吗?肯定没错的,这东西就不该泛滥,必须受到管制,那么,西王庄乡等地的人买土制雷管错了吗?也不能完全说错,毕竟这年头是市场经济了,政府指定人家生产多少石子,人家就生产多少,那岂不是又成了计划经济?

而这都没错的两者,为什么会催生出土制雷管这个明显违法、甚至可以说是犯罪的行业?陈区长略略思索一下,觉得自己似乎操错了心,于是摇摇头不再琢磨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个土制雷管的行业,是受到不少人有意无意庇护的,陈太忠想到此处,觉得让市警察局插手,似乎也是个明智的选择。

“违法的事情,是不该做的,”刘望男看到他若有所思的样子,就来这么一句,也不知道是不是说给在座的李红星听的——众女要投资,肯定也要涉及类似的话题。

“嗯嗯,吃饭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收回心思,不成想没夹了几口菜,祁泰山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“陈区长……出事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陈区长听他语气严肃,心里登时就是一沉。

“经市局的调查,发现了藏匿雷管的地方,”祁书记叹口气,“在云中县毗邻文峰区的地段,市局警察前去抓捕,结果引发爆炸,警察一死三伤,伤者包括市局任副局长。”

“咱北崇警方受到了多大损失?”陈太忠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,尼玛……这就叫协作破案?还不如咱北崇单独行动呢,祁泰山你搞的什么飞机?

“是市局单独的行动,”祁书记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,沉痛中夹杂着点说不出的味道,“咱分局的警察,倒是没受到影响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怪哼一声,这个答案委实出乎他的意料,他甚至想笑一下,市局的摘桃子不说,还想吃独食,这下爽了吧?

不过想一想,那些警察的伤亡,也是因为同违法犯罪行为做斗争,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幸灾乐祸,只能清一清嗓子,“祁书记,既然是市局的事情……咱们表示一下关心和哀悼,就可以了吧?”

陈太忠不知道的是,与此同时,市警察局局长邵正武狠狠地将手机摔到地上,“混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