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7章 大号爆竹(上)

这顿野餐,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一干北崇人吃得是难受无比,北崇的冬天并不算太冷,今天的太阳很好,晒得人暖烘烘的,但是大家在桌子下面的双腿,却是直接感受着潮湿的地气,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。

但是那美女投资团队,却吃得兴高采烈,一边吃一边嬉笑打闹,总算是她们记得陈太忠的叮嘱,没有调笑陈区长,不过饶是如此,北崇人也看得眼花缭乱心生羡慕。

“年轻真好啊,”林主席禁不住长叹一声。

吃完饭就是一点钟,大家收拾起东西,金龙大巴扬长而去,郑大龙看着远去的大巴,感触颇深地摇摇头,“龙交龙,凤交凤,也只有陈区长……才能跟这种圈子打上交道。”

经过跟廖大宝的交谈,他也觉得,自己猜测这些美女跟区长的关系,真的是有点无聊,区长再有人缘儿,最多不过跟其中一两个女人有亲密关系,而这些女人之间,是非常熟悉的——陈老板总不能是这五个女人共同的情人。

郑书记并没有想到,他认为的不可能,才是事实的真相——没错,他已经把陈区长想得很厉害了,却是没想到,陈区长远比他所能想象到的,还要厉害得多。

同郑大龙相反的是,白凤鸣根本没有猜测这些女人跟区长关系的兴趣,上了大巴之后,他借着一点酒劲儿发问,“区长,汤总来投资,重点考虑什么项目?”

“汤总,白区长问你呢,”陈太忠也是从今天起,才管圆规腿同学叫汤总的,听到白区长的问题,他就禁不住生出点恶作剧的心思,“我也不知道你的投资计划。”

“投资什么,我也没考虑好呢,”汤丽萍听到这话,先是一阵慌乱,所幸的是,她当初敢自诩怀才不遇,多少也有点应变的能力,下一刻就镇定了起来,“就是手上有点闲钱……先考察一下吧,白区长你有什么推荐的项目吗?”

“这个我义不容辞,”白凤鸣听她这么说,身体登时就是一直,“不过你得先告诉我,大致你能投资多少,我好帮你筛选项目。”

“我……”汤丽萍犹豫一下,她真的不想说自己有多少钱,可是思索一下,终究是自己当老板的执念占了上风,于是她脸色微微一红,吞吞吐吐地表示,“三四百万的话……我自己能做主。”

“汤总真的年少有为,”白凤鸣伸出个大拇指来,他这赞扬语出至诚,“你这身家在北崇,也能排前十,很了不起。”

“我是我们几个里最穷的,你别笑话我了,”汤丽萍苦笑一声,她之所以不想说出投资额,就是怕其他人笑话。

林莹和丁小宁,她是绝对比不过的,望男姐有网络公司,还有两个煤矿,她也比不过,至于说姜丽质,可能手上没多少钱,但小姜的父亲是海角省高管局的一把手,还有好几个副厅叔叔伯伯,在陈太忠的女人中人缘极好,若是有心在商界发展,自然也远胜于她。

“不会吧?”白凤鸣听得还真有点吃惊,那林总和丁总比你强是正常的,可是其他两个……他看一眼那二位,心里暗暗咋舌,这帮女人太生猛了吧?

不过再想一想投资电厂的凯瑟琳,他也就释然了,连身家上百亿的肯尼迪的侄女儿都搞得定,陈区长还有什么做不到的?

“那我帮你设计两个项目吧,”白区长也没马上提出建议,他脑子里的预案很多,但是面对这样的一帮女孩儿,他觉得冒昧地建议,有点不负责任——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,还是要先跟区长商量一下才好。

廖大宝虽然没有大巴驾照,但是驾驶技术一流,而且他中午滴酒未沾,平稳地驾驶了一阵之后,车上居然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,林主席斜放下座椅,呼呼地睡着了。

其他人也有点困了,陈太忠见状,索性吩咐一句,“大宝,去前屯吧,正好看一看卷烟厂的施工情况。”

今天电厂的现场不甚好看,虽然野餐不错,但是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卷烟厂那边的进度不错,他愿意展示一下。

于是金龙在进了区里之后,也没回区政府,直接斜插向前屯,等到了卷烟厂是两点十分,一车人有一半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。

卷烟厂门口已经设了门卫,大年初三都有人值班,不过见到这辆大金龙,门卫问都不问,直接开门放车进来。

车停在院内,先是陈太忠和白凤鸣下车,然后是廖大宝和林莹,汤丽萍和丁小宁都有点犯困了,迷瞪一下,才打着哈欠下车,至于姜丽质和刘望男,两人搂在一起……睡得正香——诸女跟陈区长鏖战通宵,今天又起个大早,睡意连连是很正常的。

卷烟厂的进度还真的不慢,地上已经开始挖坑搞地基了,工地里不但有挖机和打夯机,还有砂石和钢筋——怪不得要派人看门。

说了几句之后,林莹对此兴趣不大,走到一边看竖在那里的规划图板,倒是汤丽萍兴致不小,缠着廖大宝问烤烟的加工工艺。

烟叶收获之后,并不是直接就能加工成香烟的,其中配方什么的环节不说,只说卷烟厂收购的,也是初级加工过的烟叶,没加工过的,厂子里还要进行处理,这有点划不来——初级加工,没有必要在厂子里完成。

这就像公家收玉米一样,他们不会连玉米带棒子一起收,收的就是玉米,这个把玉米从棒子上剥离下来,就是农户的事儿了——这是很简单的再加工。

搁给烟叶也是这样,收获下来的烟叶,都要经过烤制,才能卖得出去——就算不卖,老农民要抽水烟,用的烟丝同样也是烤制过的,自己剁碎了抽。

而烟叶的处理,并不一定要烤制,晾晒也可以,不过这样处理的烟叶,就是另一种类型了,俗称生烟丝,这里不做探讨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大陆的大部分卷烟,是烤烟型的。

这就是说,除了大的卷烟厂愿意自制烟叶,农民们种出烟草来,多少要自己加工一下,而这个加工手段并不是很复杂,是大家熟知的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北崇这里虽然落后,但是去各个乡镇转一趟,别的东西可能看不到,但是蒸烤烟叶的窑子,那绝对见得到。

汤丽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烟叶加工为烤烟,需要一道工序,她可以代为完善这道工序,当然,她想赚的并不仅仅是加工费,她要赚烟叶和烤烟之间的差价。

仅仅是加工费的话,她赚不了多少钱,而且就算她赚得再少,别人也不会领情——我们花钱找你加工,大家各赚各的。

可是她要收购烟叶,那就不同了,首先她要垫资收购,村民们把烟叶丢到她这里就算齐活了,而这烟叶加工的过程和成本,北崇人也都知道,这个东西蒙哄不了人——就算大规模加工能降低成本,也降低不到哪里去,她在收购环节上占不了多少便宜。

而同样的,销售环节她也占不了多少便宜,北崇卷烟厂收购烟叶的价格,也会是透明的——因为这个收购,是面对很多的散户,不透明不行。

所以她赚取的,就是销售价减去加工成本,再减去收购成本,这个差价要远大于加工费,但是同时,需要海量的资金周转——很多村民不是不会加工,实在是手上没钱。

欠上一屁股债,把烟叶加工成烤烟了,但是猛地发现,今年烤烟的行情不行,卖出去不赚钱,那真的是哭皇天都没泪了——总不能大家捂住不卖,都塞进自己的烟锅子吧?

汤丽萍对这个行业,了解得也不是很深,但是她知道自己有几个优势。

第一,她有钱,跟其他姐妹比或者算没钱,但是跟北崇人比,她就太有钱了,所以有能力对烟叶进行大规模的烤制。

第二,她的钱虽然不多,但有强力的后援,烤烟的收购价若是不合理的话,她可以囤积部分货物,等到价格合适的时候再卖出去——没错,她等得起,等不起的是北崇的村民。

第三,货物收购方太捣蛋的话,太忠哥能帮她出面,汤总并不想仗势欺人,但是谁想欺负她,那也是自讨苦吃——她不愿意使用非常规手段,但是谁想用非常规手段对付她,那就要做好吃不了兜着走的思想准备。

第四,真的还有第四,烟草收购是国家专营的,除了烟草种植户,一般人不敢惦记这个中间的加工行业,但是汤丽萍问过太忠哥了,知道自己可以做这一块。

这不是陈太忠以权谋私,实在是他跟涂阳卷烟厂的卢总也很熟惯,惹得火了,烤烟直接卖到涂阳了,倒不信阳州能把涂阳怎么了。

有了这四个优势,汤总觉得自己做这个中间环节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廖大宝却是不太习惯她的厮缠,想到这女人可能是老板的禁脔,他越发地不敢造次,只能规规矩矩地表示,“这个烟草加工的工艺并不是很复杂,但是决定权在陈区长手上……汤总你需要公关的对象不是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