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6章 美女投资团队(下)

陈太忠的这个考察,并不是随便说说的,他跟众女在阳州胡天胡帝一夜之后,第二天就带着她们直奔北崇——这地方真的很落后,但是你们老公就选择在这里发展了。

除了陈区长的奥迪,天南只来了两辆车,一辆是丁小宁的奔驰轿跑,一辆是林莹的卡迪拉克,姜丽质、汤丽萍和刘望男虽然也都有自己的车,却都是随车来的。

车行第一站,就是北崇区政府,虽然来的五个人个顶个都是美女,不过有个考察的幌子,陈太忠也不怎么害怕别人的非议——美女就不能做老板吗?

事实上,五女里,四个是天南的,一个是海角的,他才不怕别人拿她们做文章,现在陈某人在北崇区政府的位置,基本已经稳定了,弄不出来多少幺蛾子。

车到区政府,就是八点整,陈区长安排葛区长回家,自己则是招呼李红星出来,“把她们安排到那个小独院里。”

李主任看到那两辆车就已经傻眼了,奔驰和卡迪拉克,在北崇随便出现一辆就相当了不得了,眼前不但是两辆,更有五个气质容貌俱佳的女子,随便拿出一个,都比王媛媛只强不弱——而且她们身上的那种奢华之气,是小王所不具备的。

所以一瞬间,李红星居然有微微的失神,眼花缭乱之下,他竟然直接发问了,“区长……她们都是?”

“都是老板,注意点形象!”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,尼玛你这大龅牙就够磕碜人的了,现在哈喇子都到了嘴角,“你能不能胜任这个接待任务?”

“能,肯定能,”李主任吃他这么一吓,马上就收回了所有的歪心思,他忙不迭地点头,心里却是嘀咕,小廖和王媛媛都不在,你想安排别人接待,也未必找得到人吧?

他这个念头才生出来,却发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远处驶来,车还没停稳,廖大宝就从车上蹦下来了,然后又从打开中门,拿出一个保温桶来,“区长……您不要紧吧?我给您熬了点红枣枸杞鸡汤。”

“我没那么娇气,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今天你不当班,来区里有事?”

“您身体欠佳,我肯定要来的,今天也没什么事儿,”廖主任微笑着回答,要是看了新闻他还不来,那觉悟就太低了,“我帮您看摊儿,您在屋里休息吧?”

“真没必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才待再说什么,却见林桓从远处溜溜达达走了过来,过一阵白凤鸣也来了,大家都是关心陈区长的身体,想过来看看,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

林桓也就算了,白凤鸣来得还是恰到好处的,陈太忠介绍一下,“凤鸣,这是海潮集团的副总林莹,做煤焦生意的,海潮在天南是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。”

“煤焦?这可是好事,”白区长笑着点点头,走上前跟对方握一握手,“欢迎林总大驾光临,我们在建的电厂,需要林总这样的企业家大力支持。”

接下来就是安排入住了,大约花了半个小时,五女把房间就安置妥当了,一干北崇人一边热情地帮她们搬东西,一边暗自揣测:这五个美女跟区长……到底是什么关系?

陈太忠也没让他们有机会多猜,安顿好之后,直接从李红星手里拿走了大金龙的钥匙,又到北崇宾馆补充一点蔬菜肉蛋,将钥匙丢给廖大宝,“大巴开得了吧?”

“开没问题,”廖主任点点头,陈区长又看一眼白凤鸣,“去小赵乡看一下电厂的地块,凤鸣区长有没有兴趣跟着走一趟?”

“当然没问题了,”白凤鸣抬脚就上车了,林主席也跟着他上来,李红星本来也待上车,不成想年轻的区长扫他一眼,“老李你在政府里呆着值班……总不能一个人都不留。”

把那碍物儿撵走,廖主任驱动了大巴,陈区长才在车上简单介绍一下,不过他也只介绍了丁小宁和汤丽萍,丁总是京华房地产的老总,而汤总是有点闲钱,打算在北崇搞一搞投资。

对姜丽质和刘望男,他并没有介绍,不过也无需介绍,白区长和林主席心里也清楚,人和人来往都是讲圈子的,这俩也差不到哪儿去,区长不介绍,他们也就只能闷在心里。

倒是林主席有点为老不尊,居然开起了玩笑,“太忠啊,你这认识的美女也太多了一点,多少给其他男同胞们留点嘛。”

“我认识的投资商,也不止是美女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对了,林主席你不是要从白区长这儿接点活儿吗?”

“林主席介绍的人,我肯定是要买账的嘛,”白凤鸣听得笑了起来,“不过目前活儿不是很多,慢慢来吧。”

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,在十点的时候,大家就来到了小赵乡电厂,这里离乡政府并不远,两公里多一点,是一片砂石居多的土地,面积有三百多亩。

白区长已经开始组织人,在这里平整土地了,边界有挖出的壕沟,不过现场只有两个茅草棚子,一个人都不见,他解释说,“除夕才停的工……初六开工,总是要过年的。”

平整出来的土地并没有多少,也就是两三亩地拔了拔草,其他就是齐腰深的灌木和蒿草,偶尔也有一些细小的乔木和枯死的苎麻。

陈区长和白区长就站在杂草中,你一言我一语,把电厂的规划解释一下,又指一指哪儿是锅炉、机组,哪儿又是晾水塔,办公楼的位置又在哪里——有意思的是,白凤鸣居然随身带着一幅缩小了的效果图。

就这么指指点点,大家很随意地聊着,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小赵乡的乡党委书记郑大龙赶来了,还带了四个人来,才一下车,他就嚷嚷了起来,“区长,您这得爱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啊……才献了血,大冷天就跑到这野地来了?”

“没事儿,今天你值班?”陈太忠隐约记得,郑大龙的家,不是小赵的。

“不是我值班,我从区里赶过来的,”郑书记笑着摇摇头,他是本来今天有安排,“听说区里的金龙大巴动了,打听了一下,知道您来小赵视察,我肯定要来的。”

“好不容易有辆好点的车,这也成了关注目标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这大过年的,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……我就是随便带朋友来看一看。”

我也不想来啊,郑大龙心里暗叹,换了白凤鸣的话,我来不来还真无所谓了,但是你老人家和白区长一起来,还带着金龙大巴——我有胆子无视吗?

“这几位……都是您朋友?”郑书记扫一眼在场的美女们,却是没胆子细看。

“她们过年自驾游,我就带她们过来看看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回答一句。

“她们是天南的煤炭企业,”白凤鸣在一边淡淡地发话,他可不想让这郑大龙胡思乱想,所以要做出补充,“电厂运行需要煤炭,区长这是未雨绸缪。”

“那是,陈区长一向高屋建瓴,非常具有战略眼光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,”郑大龙笑着点头,他已经知道,这些女人开来的车有奔驰,还有卡迪拉克,绝对是富家女。

不过在亲眼目睹了诸女的美貌之后,郑书记心里禁不住暗暗地庆幸:幸亏我做通了小王的工作,要不然这个电厂……没准真的跟小赵无缘了。

接下来大家又说一阵关于乡里跟电厂的配合问题,然后就过了十一点,郑书记邀请大家去乡里坐一坐,说是已经开始准备饭菜了,不吃也是浪费。

“不去了,就在这里野餐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林莹带头表示支持,“好不容易出来玩一玩,肯定要野餐了,坐在屋里吃有什么意思?”

诸女纷纷表示附和,其他的那几位交换个眼神——这有钱人玩的就是不一样,咱们觉得坐进屋子里弄个包间是身份的象征,人家却是喜欢在野地里吃饭。

廖大宝第一个响应领导的号召,开始从车上往下搬东西,郑书记见状,也赶紧带着几个小赵乡的干部上前帮忙,有人支桌子有人搬烤箱,一通忙乱之后,终于将摊子折腾了起来。

接下来就是做饭了,郑书记和廖大宝亲自上阵,炒了两个菜,诸女则是弄出个电炉,兴致勃勃地烤羊肉串、馒头片什么的。

林总的动手能力极强,也上前炒了两个菜,色香味俱全,一看就是学过的,倒是汤丽萍,随按贫寒出身,却是连个羊肉串都烤不好。

汤总的表现,看在林桓等人眼里,就认为这是富贵人家娇惯出来的,却想不到她虽然是娇惯出来的,但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出身。

折腾到接近十二点,饭局开张了,陈区长跟诸女一桌,其他人又是一桌,郑书记憋了好久,终于借着点酒劲,悄悄地跟廖大宝嘀咕一句,“区长认识的投资商,都是美女啊。”

“区长认识的投资商里,太子党也不少,”廖大宝淡淡地回他一句,因为王媛媛的缘故,他跟郑书记也能说几句,但是他不会容忍别人对区长的诋毁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