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5章 美女投资团队(上)

看到这个节目的,并不仅仅是王鸿和梁仲奎,下午听说此事的人,都琢磨着晚上北崇台会怎么播出,甚至还有人惦记着——我也在镜头跟前晃了晃,不知道……能不能露个脸?

所以等着看这节目的人,也有不少,节目刚刚播完,陈太忠就接到了林桓的电话,林主席在那边恨铁不成钢地训他,“六百CC,太忠你也太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,区里发动一下干部不行吗?男干部喝酒……那不是还有女干部吗?”

“我的林主席,时间来不及,”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,对老林的关心,他还是比较感激的,“反正我尽我的心意……一点血算得了什么?”

“你现在不是为你一个人活着,北崇人还等着你带领大家致富呢,”林桓虽然是老派干部,遇上对他脾气的事情,拍马屁也没什么压力,“我让老伴给你熬锅汤……你在哪儿?”

“不用了,我没事,谢谢林主席关心,”陈太忠看一眼面前的莺莺燕燕,笑着回答,“我在外面办事,明天可能还会带人考察点东西。”

挂了林桓的电话,李红星的电话就进来了,他诚惶诚恐地表示,自己中午走亲戚的时候喝多了,下午睡得太死,没能及时出来陪伴领导,实在是罪该万死。

明天你才值班,有什么罪不罪的?陈区长淡淡地表示一句,他很清楚,李主任有意陪自己在同一个班,不过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脑中有一丝疑惑掠过——这会儿才打电话,李红星你不是跟秦叔宝关系不错吗?姓秦的没跟你说?

李红星之后,又是廖大宝,他是切切实实地才知道消息,“区长,我还是看北崇新闻,才知道您今天回来了,刚才给您打电话……一直占线,我能现在过去照顾您吗?”

廖主任的家在关南,而北崇电视台不走有线,直接是无线发射,自打成了区长秘书,他就特意在父母家装了一个接收能力超强的天线,他不回家则已,回家就必然看北崇台。

而他的父母兄弟也知道,这不但关系到他的前程,也会间接地影响到廖家其他人的命运,所以他用二十一寸彩电看北崇台的时候,其他人就只能看那个十四寸的黑白电视了。

见到领导视察环卫队,廖大宝还能镇定,心里琢磨的是老板怎么早来了一天,待见到输血的场景,他终于不能淡定了,看完之后,抬手就给领导拨电话。

但这时候林桓已经打通了电话,而抢电话的话,他又抢不过李红星——李主任一手拿手机,一手拿家里的座机,轮番地给陈区长拨电话。

所以他的电话打来,就稍微晚了一点,不过陈区长也没在意,他轻描淡写地表示,说我不需要你照顾,现在放长假,你该怎么歇就怎么歇。

廖大宝才放下电话,白凤鸣的电话又进来了,按说白区长的反应不该这么迟钝,但是今天他接待几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,大家说好了,关掉手机不接任何电话。

所以他知道消息就晚了一点,总算是建委的刘副主任当晚闲着没事,也在北崇和阳州台之间来回跳,想分析一下市里换届的动向,待看到陈区长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,他马上就去白区长家找人,这个通知倒也不算太晚。

这些逐次打来的电话里,就有谭胜利的电话,区医院正是他分管的口子,今天那里出现的异常,足以让他心惊胆战了。

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真要说起来,县医院今天也没出现什么太大的异常,病房分配不合理,那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,这是一点一滴沉积下来的惯例,是历史问题,至于说那个产妇的意外,也真的仅仅是意外——医院有救死扶伤的义务,但是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。

真正让他坐卧不安的,是陈区长居然现场献血了,这个就很有点打脸的味道了,他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就知道了此事,但是大家都知道,谭区长家在市区,而他又是北崇大年初一的值班区长,既然过了值班时间,在市区里应酬交际,是很正常的。

所以谭胜利考虑半天,还是决定不主动过问,先假装不知道,反正县医院已经出纰漏了,而在他值班的期间,区里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。

不过他心里有事,自然也看了北崇新闻,待看到陈区长献血的画面,他也想给陈区长拨电话来着的,但是最终还是硬生生按捺住了那股冲动——现在陈区长的电话肯定很热闹,我就不凑那个趣了。

但是又过十来分钟,北崇台又加播一条飘字新闻,说感谢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,北崇区人民医院一直在致力于抢救产妇,并且获得了阳州市医院专家的支持,成立了专家小组辩证地探讨病情,目前产妇情绪稳定——约莫一个小时之后,字幕改为“产妇病情稳定”。

这个各界人士的关心,是一点都不假,谭胜利就知道,这个新闻播出之后,县医院接到了不少咨询电话,小岭乡的企业家卢天祥甚至表示,我赞助医院六千块,用在这个产妇的身上——陈太忠是一区之长,他舍得六百CC血,我还舍不得六千块钱?

谭胜利在确定产妇病情稳定之后,才打个电话给陈区长——事情都已经成了,陈太忠心里只会高兴,这个时候打电话就是凑趣了,“区长,白天一直在跟家人喝酒,县医院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,是我失职了,没有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上,请您批评我。”

“你有什么失职的呢?”果不其然,陈区长并不追究这些责任,他很坦率地表示,“今天又不是你当班,不过这个县医院……嗯,区医院,服务态度还是差了一点,你要重点抓一抓这方面的工作。”

“这主要是基础设施差,”谭胜利的嘴皮子,还是非常跟得上的,听领导说起这个,他马上引到了投资的问题上,不过他也没有多说,有些东西点到为止即可,说得太多,反倒是自取其辱了,“不过这个献血工作,我一直在强调的。”

“嗯,还是要自给自足,不能等靠要啊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今天县医院血库的紧张,让他有点不能忍受,不过他真不知道北崇人有多么抵触献血——离开医院之后,他并没有留在当地了解情况,而是直接万里闲庭去了阳州,跟自己的女人们厮混去了。

“北崇的观念很落后……简单地说,他们认为献血会折损寿命,这个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,想要破除真的不容易,”谭胜利苦笑一声,“我在北崇,都公开献过两次血……不过作用不大,响应者寥寥无几。”

“你在北崇也献过血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倒真的是有点惊讶,在他印象里,处级干部真没几个人献过血的,处级干部身娇肉贵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,血站对献血者的年龄也有要求——到了处级干部,岁数就都不小了。

“我就分管这个口儿的,别人不献血,我也得献啊,”谭胜利苦笑一声,很直接地道出了因果,“我不带头,就更没有说服力了。”

你就算带头也不会有多大的说服力,陈太忠很清楚这一点,谭胜利不但弱势,还仅仅是一个民主党派的副区长,这带头献血,怕是作秀的味道更要多一些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处级干部献血,不是自陈某人始,这虽然多少有点遗憾,但也说明他这么做,并没有特别地叛经离道,还是……值得庆幸的。

“那你对春节的血源储备,考虑得有点不足,”陈区长并不因此而鼓励谭区长,反倒要批评他,“这个疏忽,跟基础设施的建设无关。”

“这真的是我失误了,”谭胜利不愧是异端,认错的时候非常痛快,不过他也敢强调一下理由,“这两年北崇的人均收入在提高,春节鞭炮销售量极大地增加……有相当数量的不正规产品,悄悄流入,导致很多意外的发生。”

“嗯,这个情况,你可以给我一个文字性的东西,”陈太忠耳朵上夹着电话,同时将身上仅剩的三角裤脱掉,违法的烟花鞭炮应该查处,但是这或者会惹恼某些既得利益团体。

陈某人不怕得罪人,不过眼下林莹正披着浴袍冲他招手,有如许的精彩在眼前,他不想将自己的生命,浪费在这种无伤大雅的争执中。

“我觉得,区里可以搞个干部献血活动,”谭胜利的建议,是非常的诚恳的,“借您这个机会,让大家意识到义务献血的积极意义。”

“嗯嗯,这是应该的,破除迷信很有必要,”陈太忠一边语无伦次地回答,一边挺着小太忠想林莹走去,“那个啥,明天我要带投资商去考察,就这样吧。”

谭区长还待再说点什么,却发现对方挂了电话,等他再拨过去的时候,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通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