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4章 非正常拍摄(下)

“你?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看男人,他并不知道,在北崇这里,主动献血的人真的不多,因为故老相传,十滴汗一滴血,十滴血一滴精——献血会伤元气伤根本。

不管怎么说,跟着区长捐款的人会很多,可跟着区长献血的,就不会很多了,陈区长很欣赏这家伙的勇气,按理说也应该鼓励这样的行为,然而非常糟糕的是,他认出了来人——法制办的主任秦叔宝。

秦主任跟陈区长没什么直接关系,但是此人跟廖大宝有积怨,而陈区长又亲耳听到,这货为了给母亲做寿,甚至要区政府的门房去上礼,所求不得之后,还打击报复。

你想跟着我的脚步,但是哥们儿真的不稀罕你的追随啊,陈太忠看不上这样的人,他淡淡地扫此人一眼,又抽动两下鼻子,“中午喝酒了?”

大过年的,你家中午不喝酒啊?秦叔宝听到这个问题,实在有点无语,他家是市区的,今天政府办轮他值班,他想着没啥事情,又是一个人下到了县区,就找了几个人痛饮一番。

结果这一喝酒,就耽误了事儿了,陈区长和葛区长下午的活动,他是压根儿不知情,待酒醒后知道陈区长去了县医院,他二话不说就追了过来,路上还打探县医院的事情。

待来了县医院,他将事情也打听得七七八八了,耳听得陈区长在献血,而那孕妇居然是A型血,他一时间大喜——无限富贵,便在此一搏。

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陈区长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,一时间他有点迷惑,“稍微喝了一点,过节嘛……中午没什么事儿。”

“还是……你来跟他说这个性质吧,”陈太忠对抽血的护士点点头,刚才她似乎是要拿喝酒做文章的,陈区长也不跳出来做这个恶人。

“按规定,献血前是不能饮酒的,”不用护士说,旁边有别的医护人员就发话了,那是一个男大夫,他很歉意地笑一笑,“我中午也喝了一点酒,所以就算我也是O型血,却不合适献血。”

“我中午在赶路,没有喝酒,”陈区长终于明确地表态了,事实上,他不光是见不惯秦叔宝,年轻的区长心里还有算计,尼玛,你不能阻碍我出风头啊。

A型血就牛逼了?哥们儿我虽然是O型血,可这仙灵之气……你有吗?

这话一出口,围观的人也纷纷地找到了不献血的理由——事实上这大过年的,中午没喝酒的人太少了,更有一些伤患,自家还在哗哗地流血,说什么的献血?

不过陈区长主动献血,还是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,有一男一女主动要求验血——他俩都是中午没喝酒的,只是两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是什么。

这俩都是有病在身,医院表示验血可以,绝对不可能让你们献血,更有一个汉子手臂有伤,却执意要献血,他很肯定地表示,“我就是A型血,中午也没喝酒。”

“你自己还受伤呢,”旁边一个小护士嘀咕一句,不成想那汉子眼睛一瞪,“我受伤没流多少血,血多着呢。”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医生们看了一下他的伤口——此人是手持魔术弹燃放的时候,魔术弹底端掉落,直接从后面喷出了火焰,将他的胳膊烧伤了。

伤口化脓了,有炎症,这是不能献血的,耿院长当下表态,那产妇本身的抵抗力就极弱了,你这血输进去,真不知道是救人还是害人了。

说来说去,在大陆A型血是比较少见的,又适逢春节,有很多人中午喝酒了,而这里又是医院,大部分人都是身体有恙才来的,所以一时间,竟然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献血的。

在陈太忠的坚持下,他还是被抽了六百CC血,那负责抽血的护士一脸的不忍,再三地叮嘱他晚上一定不能喝酒。

献完血之后,医院又有人端来了热乎乎的鸡蛋羹、巧克力和八宝粥,这是补充营养的意思,不过陈区长站起身就走,“不吃了,你们分着吃了吧,我还有事。”

“慢点慢点,”耿院长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,追在他身后大叫,“才献了血,走路慢点,要防止剧烈运动。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陈区长就消失在了视线里,拐角处传来一句话,“要是血还不够,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哪儿还敢再给您打电话?”耿院长怔怔地站在那里,好半天才幽幽地叹口气,侧头看一眼葛区长,“葛区长,电视台的人,能不能对产妇做一个跟踪拍摄?”

“我没有意见,”葛宝玲点点头,犹豫一下她又补充一句,“要做好消毒杀菌工作。”

“我们不会让陈区长的血白流,”耿院长重重地点点头,然后又强调,“我想请摄像师按步骤拍下,陈区长将自己的鲜血献给了北崇人民。”

你是怕担责任吧?葛宝玲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,既然知道了医院的私心,这种小心思就瞒不过副区长,不过她也没计较,只要大方向正确,有点小私心算得了什么?

但愿,这个产妇能救得过来吧?葛区长觉得,要是人救不过来,那意思就不大了,于是她叮嘱一句,“关于产妇的病情,县医院要和电视台保持及时的沟通。”

话音未落,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就跑了过来,她欣喜地喊着,“产妇的生命体征,已经开始逐步稳定了……”

“我去看一眼,”耿院长一听,登时也高兴了起来,她才迈出去一步,又扭头看一眼摄像师,“你也跟着过来吧。”

他们走了,一边围观的众人激动了,那定要献血的汉子闻言就笑了起来,“看,我就知道,陈区长关心的人,想死都难。”

“就是,说什么O型血不行,我看就是扯淡,”一边有人附和,虽然产妇的死活,跟围观者没太大的关系,但是这一刻,人心都是向善的。

“陈区长是有大气运的,精血肯定也有气运,跟血型关系不大,”吊着膀子的眼镜男发话了。

“尼玛,你俩是说我的血不好?”定要献血的男人不干了,北崇人就是这样,一言不合就可以大打出手,他瞪着眼睛发问,“还是在笑话我没有献血……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医院发动各种关系,又找到了一名符合条件的A型血献血者,陈区长的六百CC,加上此人的四百CC,终于保证了产妇在专车到达之前的用血。

阳州血库的专车,在六点四十分抵达了北崇医院,此刻产妇的病情已经初步稳定了下来,虽然不能说彻底地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是有了足够的血源,如果不出现反复的话,脱离生命危险也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晚上八点,北崇台播出了北崇新闻,第一条是区党委书记隋彪亲切慰问消防官兵,对他们在节日里全员戒备,随时准备出击,为群众欢度春节保驾护航的行为,做出了高度的肯定。

第二条就是区党委副书记、区长陈太忠视察环卫队,陈区长不但慰问了辛苦的环卫工人,为他们带去了香烟等慰问品,还同环卫工人一起清扫垃圾。

这些新闻没几个人爱看,都是领导在节假日作秀而已,不过也有人看得津津有味,比如说临云乡的前副书记王鸿,他一边跟来访的乡长梁仲奎喝酒聊天,一边看着北崇新闻。

梁乡长是知道,别看王书记退了,却是搭上陈区长的线儿了,想到临云乡的油石终于能开发了,他有意巩固一下跟王老书记的关系。

“这小陈也是,看这光头弄得,有点影响形象,”王书记又破例地喝了点酒,对着电视画面指指点点,“还扫垃圾……很容易被人误会啊。”

“老书记,这是陈区长救火留下的,这光头是勋章,”梁乡长可是不敢附和,毕竟王鸿已经退了,他却还不到四十,一定要考虑随便说话的后果。

不过下一刻,两人就不说话了,齐齐地看着第三条新闻发呆,北崇台没有说陈区长调整病房这些行为——这不是很和谐的新闻,只说陈区长去区医院视察了,关心了一下节假日坚守在岗位的医护工作者,又亲切地同伤患交谈,强调了春节放炮要注意安全。

紧接着镜头一转,直接就是陈区长献血的场面了,女播音员的声音甜美而略带一点激动,“陈区长在得知,有高龄产妇因失血过多,生命垂危时,他毫不犹豫地卷起衣袖……我是O型血,抽我的,身为父母官,对待群众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”

“六百CC,整整六百CC的鲜血被抽了出来,由于陈区长坚决制止电视台拍摄,所以我们的摄影师不得不采取非正常手段……导致拍摄的效果不是很好。”

“尼玛,六百CC,”王鸿一听,就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小陈是不要命了?不行……我得打个电话狠狠骂他一顿。”

“六百,”梁乡长也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陈区长还真不是一般人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