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3章 非正常拍摄(上)

“哪儿有那么多RH阴性?”耿院长虽然心里沉重,也被陈太忠的问题逗得笑了一声,“不过您如果是RH阴性,抽血也没用。”

“我当然也是阳性啦,”陈区长在地北的泥石流事件中,昏迷那么久,被输了好多次血,对自家的情况还是知道的,“好了,安排人抽血吧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还是算了吧,”耿院长犹豫一下,终于实话实说,“产妇现在需要的是相配的血型,您这个O型血,没准会引发意外。”

“反正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,意外又算个什么?”陈太忠冷冷地瞪她一眼,他才不信自己带了仙灵之气的血,会比别人差,“我说你快点安排,我还有事儿呢,赶时间!”

“好,我马上安排,”耿院长想一想,终于点头,她也想通了,这个产妇如果真的保不住,医院也不会承担太大的风险——陈区长都亲自输血了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她不但马上安排抽血,而且还嚷嚷得全院皆知,众多病患听说陈区长亲自献血,纷纷跑到门口围观。

当然,摄像机也在第一时间架了起来,陈区长见状,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一边儿呆着去,这个东西不能拍。”

陈太忠是很喜欢卖弄的一个人,要不然也不会在环卫队扫地摆拍了,但是同时,他心里清楚,什么事能作秀,什么事不能作秀。

“为什么不能拍?”葛宝玲却是不满意地嚷嚷了起来,“如果我不是B型血,我也会献血,领导干部为人民群众献血……不该大力宣传吗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种行动没办法大力推广,倒不如不宣传了,葛区长你说是不是?”

葛宝玲登时闭嘴,她听出了区长的意思,不过旁边围观的群众们,有很多语言水平都不高,他们就奇怪地相互打听,“陈区长献血……咋就不能拍呢?”

有糊涂的人,就有清楚的人,一个吊着膀子戴着眼镜的男人发话了,“区长献血是好事啊,关键是这些领导干部里,有几个愿意给老百姓献血的?所以这一宣传出去,就会有人嫉妒陈区长,觉得他沽名钓誉。”

这话一点没错,摆拍一下扫地、铲土之类的,那不叫沽名钓誉,那叫树立正面形象,像这献血才是沽名钓誉,很多级别相同干部必然会认为——尼玛,你就是欺负我们做不到。

听到这番解释之后,只要不是太笨的人,也都明白了里面的关窍,一个头缠绷带的大汉待摄像师退出房间,一把拽住了他,恶狠狠地低声发话,“小子,你真的不拍?”

“我也想拍呢,敢吗?”摄像师没好气地顶一句,然后身子狠狠一甩,“别跟我拉拉扯扯的啊,我警告你……我操,你不是前屯的那谁吗?”

“前屯王老三,”汉子见对方知道自己,也就不计较前期的冲撞了,北崇汉子都是直来直去的,于是他微微一笑,低声建议,“我挡着你,你偷偷地拍,这叫偷拍。”

“我哥毛伟是你初中同学,”摄像师笑着点点头,小地方都是这样,随便绕个圈子,谁都能认识谁,紧接着,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偷拍?”

“那是,偷偷地拍了,晚上就直接播了,”王老三很为自己的主意骄傲,“说到底,你是为陈区长做宣传的,他是好汉,不可能跟你计较。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是,”摄影师点点头,按说,电视台的摄影和播放,不可能是一个人,摄影能兼职剪辑就算能干了,不过北崇台真的是太小了,他就是身兼两职,跟主编关系又好,自己就能直接播了。

说穿了就是那句话,电视这媒体,号称美丽的遗憾,播出去就播出去了,影响是追不回来的,再搞什么更正都没用,反倒是越发强调出之前的错误。

从这一点上说,电视媒体的自由度还要高过报纸和杂志,这跟它的传媒特性有关,对普通人来说,一瞬即逝不带有记录性,不像纸媒那样,随时都能被翻出来。

所以,真想赌的话,也确实能赌一把,一个轰动点的新闻,能刷不少声望出来。

他俩商量好了,摄影师就猫在王老三身后,穿过他的胳肢窝偷拍,这个异常马上就被其他围观者注意到了,不过此刻大家都觉得,陈区长对老百姓这么好,居然不能公开地宣传,这尼玛也太扯淡了一点吧?

北崇人相对还都是比较单纯和有血性的,类似的事情搁在十年后,搁在超级大的一线城市里,肯定会有不少聪明人认为是炒作,但是时下的北崇人,绝对不会这么想。

所以看到他俩的举动,旁人也有样学样,纷纷上前打掩护,不过他们都不是专业的,热情可嘉技巧不足,直接导致偷拍的后半截效果极差。

在众多的胳肢窝的夹击下,陈区长抽血的胳膊都拍不到了,只能拍到陈太忠的头部,区长光秃秃的两鬓和半截的眉毛——看起来更像电视里的坏人。

陈太忠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,事实上他注意到也不会去管,他已经强调了自己不希望被拍下,至于说下面人执意要拍,他又有什么办法?

就像领导们下去视察的时候,都要强调不要扰民、从快从简什么的,下面执意要迎奉,领导也不可能真的翻脸。

换到眼下这个场景,摄像师只要不凑到跟前,堂而皇之地拍,陈区长就不会在意。

“六百CC……真的有点多了,”耿院长站在一边,苦口婆心地劝诫着,“陈区长,你就算再年轻,身体再好,四百就是上限了,剩下两百,改天再献也不迟。”

“那产妇等不到改天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容辩驳地发话了,“快点抽,时间不等人。”

“您要是中午喝酒的话,那就不能……”抽血的是一个中年的护士,她本想婉转地劝领导一句,眼见年轻的区长冷冷一眼扫来,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陈太忠也不跟他们计较,眼见护士开始抽血了,他摸出手机,给李强打个电话,“李市长,过年好,我是小陈啊。”

李强只当陈太忠是找自己拜年的,他含糊应对两句,心说你要打算上门,那我就只能不见了——我总不能告诉你说,我现在在朝田……你这家伙,早干什么去了?

不成想姓陈的招呼打过之后,只是解释了一下,过年回了趟家,没有登门拜访很是不该,然后就直接提出了要求——我们这儿有产妇大出血,生命危急,急需得到市里血库的支持。

“这个没问题,我马上给安排,让他们联系你,”李市长面对这种情况,也无暇计较其他了,一个病患的生死,一般是影响不到一个市长的,不过下面既然郑重其事地请求支持,那他不支持的话,就实在不成体统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还是百感交集地摇摇头,心系群众肯定没错,但是这家伙也太本末倒置了——你连个拜年电话都舍不得给我打,随便去医院转一圈,发现有个产妇生命垂危,反倒是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
要我怎么说你呢?李强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他甚至想到了传说中的一个笑话——据说陈太忠第一次开区长办公会的时候,对北崇的来年规划做得不错,非常细致周全,但是晚上王宁沪去区政府的时候,陈区长甚至没有认出随行的市委秘书长张近江。

过刚则易折啊,李市长暗暗地感慨一句,不过怎么说呢?李强的心里虽然很看不起这种愣头青干部,但是打心眼里讲,他对这样的人也不是太厌恶。

诚然,这种干部热血冲动,很容易破坏体制里一些默认的规则,不过大多时候他们对事不对人,做事不是以利益为驱动,这种人让他生不出太多反感——谁没有年轻过?

所以很快地,陈太忠就接到了血库打来的电话,不过遗憾的是,他对这个专业真的很陌生,于是他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一边的耿院长。

耿院长接过电话之后,随便报了几个数据,别说围观的众人,连陈区长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不过很快地,她就压了电话,满脸欣喜地发话,“陈区长,真的太谢谢你了,市里马上再专车送两千CC来……总算是能松口气了,您这是帮了县医院大忙了。”

这就是权力的魅力啊,陈太忠心里轻叹一声,不耐烦地拍一下桌子,“再送多少,救不过来人也是扯淡,耿院长我必须指出,你远远没有到松一口气的程度。”

“那是,”耿院长点头承认,她的欣喜只是因为血源落实了,但是如何能撑到血源到来,之后又该怎么样挽救那垂危的生命,才是真正的重头戏。

“陈区长,我是A型血,抽我的吧,”一个男人嚷嚷着从外面走了进来,大家一听是这样的好汉,忙不迭地让路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