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91章 医院之行(上)

“怎么没关门呢?”听到这个声音,陈太忠登时就是眉头一皱,来的这个人……她不该有这里的钥匙啊。

“她的钥匙……是我给的,”张馨在一边怯生生地发话,“其实很多时候,她也会来这里收拾一下,她很在意这里的。”

“真是越来越热闹了,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他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了,来的人是林莹,海潮集团的公主——她来帮着收拾房间,没搞错吧?

不过他倒是能理解张馨对林莹的态度,两人都有一段不成功的婚姻,张馨还好,离婚了,但是林莹跟项一然这个梅毒佬还要过下去,真的是何其不公。

“林莹你今天不是该在张州吗?”刘望男出声发问了,她对天南各地的民俗非常熟悉,张州人对春节,是异乎寻常的重视,比她的老家通德还要严重。

“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,”林莹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她将披着的米黄色短羊绒大衣往衣钩上一挂,露出了淡粉色紧身保暖秋衣,秋衣外还有一件带暗花的红色马甲。

她的下身是一条质地优良的深棕色筒裤,筒裤的裤腰处有些肥大,看起来有点灯笼裤的味道,不过却越发显得她腰肢纤细,身材曼妙。

换了鞋之后,她蹬蹬地走上楼来,“你们继续,我不着急。”

“你真不着急,就该在张州,”丁小宁冷冷地还她一句,丁总这人太草根了,平等的意识深入骨髓,就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卖弄——尤其是小林总是天南首富的千金,太容易拉仇恨了,她看着很不爽,“太忠哥去北崇,我陪着就够了。”

“你去了能陪他干什么?”林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事实上,陈太忠的女人里,她还是挺忌惮丁总的,此女有甯家血统不提,自身也是有很大的基业,“北崇有房地产?”

“我能陪太忠哥睡觉,”丁小宁野蛮起来,也真的是不讲措辞的,“我京华开春也没啥事干,就陪他去了。”

“比睡觉?”林莹看她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是名器吗?”

“天命姹女,九大之一,”丁小宁其实不太懂名器不名器的,但是她听太忠哥点评过,知道自己身体的本钱很过硬,硬生生地记住了那个词儿,“来,说说你的来路。”

“我也是九大,”林莹含糊其辞,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家是什么性质,毕竟是跟陈太忠在一起的时间太短,于是她微微地退缩一下,“我是让太忠好好地疼你们,我自己不着急……以后常去北崇呢。”

“常去吗?那太欢迎了,”陈太忠终于憋不住了,哈地一声笑出了声,尼玛,哥们儿在北崇憋得太苦了,林莹……嗯,你不错。

“可是,什么是名器呢?”姜丽质听得一头雾水,眼见这个不太合群的女人被丁总教训得退缩了,她就禁不住要问一声——正是虽不明但觉厉。

“都是点流氓话,丽质,不要理她们,”刘望男不愧是交际花,挺身而出为她解惑,“咱们姐妹们,都是名器。”

“那个……望男姐,名器是天生的,”林莹不想跟大家为敌,但是她确确实实认为,自己比一般女人要强出不少,总算是她知道刘望男是陈太忠后宫的大姐大,所以谨慎地表示一下。

“我就是后天练出来的,”刘望男很不客气地回答一句,她是立志要做交际花的,但是天南首富的女儿——真的太能拉仇恨了,你已经来得晚了,就别给姐妹们上眼药了。

“后天能练出来,确实很好,”姜丽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她转头看向陈太忠发问,“那我是自然的名器,还是需要后天锻炼呢?”

陈太忠一伸手,重重地拍一下自己的额头,他已经无话可说了,“那个啥……要不咱们先打一会儿麻将?”

“太忠,我是啥名器呢?”蒙晓艳当仁不让地发问,一边问,她一边轻抚着无名指上的翠心戒指,暗示的味道很浓,而她这个问题,让年轻的区长越发地风中凌乱了……

初一就这么过去了,初二一大早,陈太忠去了一趟荆家,荆老见到他很高兴,还扯着他聊了一阵术法,不过荆俊伟的脸色很难看,“陈区长,听说你带朋友看天南的春晚了?”

“嗯,看了,”陈太忠也不管他的脸色,索性实话实说,“我真的很在意小紫菱,她是我选定的,但是你看得她很紧,我也有自己的需求,而跟了我的女人……我不会让她们失望。”

“你真的不是什么好人,”荆俊伟想了半天之后,终于长叹一声。

“大兄哥这话不好听,但是我谢谢你了,”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,“你要敢说我是好人,我真的保不准会记仇……”

接下来,就是赶往北崇了,姜丽质林莹丁小宁都跟着来了,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汤丽萍也跟着来了,圆规腿可是大年三十都要在家里过的。

不过用小汤同学的话来说就是,她来北崇是寻觅商机的,小汤最近多少赚了一点,但是找一个靠谱的投资,是非常必要的。

路上的奔波是很辛苦的,所以路途上,大家很坦诚地交换了一些认识,经过充分的交流之后,众女不得不承认,林莹……真的最有资格来北崇。

原因很简单,北崇要上电厂了,而数遍整个阳州,也找不到合适的煤炭供应商,海潮集团不但是搞煤炭的,手里还有车皮。

“望男姐手上有煤矿,找不到车皮,汽运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从张州走海角到北崇,也就五百多公里,”丁小宁已经知道自己错了,但是她绝对不肯就这么认了。

林莹笑一笑,也不驳斥这种观点,她要用事实证明,谁才是最值得太忠珍惜的。

“那个啥,到了阳州之后,你们先找个地方住下,”陈太忠终于出面,做那一锤定音之举,“没合适的地方,买套别墅也算,就是以后咱们聚会的地方……我真的憋得太惨了。”

“我比你还惨,”林莹冷冷地回一句,“除了我老公,这辈子我就你这么一个男人。”

“我都没老公,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男人,”丁小宁跟她是叫上真了,“以后都不会再有了……林总你以后会不会再有呢?”

“行了,你们都是好姐妹,不许争风吃醋,”陈区长出声制止,他的作风,一向是简单而粗暴,“北崇下一步要大发展,你们使劲儿挣钱,但是不该挣的钱……不许挣。”

这个话跟没说差不多,不过既然是出自他的嘴,众女还是要掂量一下,陈太忠也没在此事上纠结太多,将她们撇到阳州之后,自己驾车来到了北崇。

初二下午的北崇,宁静而祥和,陈区长来的时候,正是葛宝玲当班,她在办公室睡得迷迷糊糊,却是猛地听见有人推门而入,“葛区长……大白天的你睡什么?”

“我睡觉关你屁事,有情况再说……”葛宝玲不耐烦地挥一挥手,才待再睡去,猛地反应过来,说话的人,声音听起来挺有点熟悉,下一刻,她终于醒转,结结巴巴地发话,“是陈……陈区长啊,你不是明天的班吗?”

“少废话了,快起来洗把脸,满脸的眼屎……就算人到中年了,你也得注意一下形象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呵斥她,“我提前一天来,还要你批准?”

领导提前一天来,自然是不需要人批准的,葛宝玲赶忙爬起来,匆匆地洗一把脸,脸上水珠未干,就走出来请示,“区长有什么安排?”

“这两天我不在,有什么情况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发问。

“情况……有一些,不过不要紧,”葛宝玲应付各种检查,也是熟门熟路了,“春节期间,烟花爆竹的燃放,已经引起了十余次火灾,由于扑救及时未酿成大祸,炸伤的群众也有几十人,有九人是轻度烧伤,有三人可能需要做眼球摘除手术。”

春节放炮的炸伤,主要就是体现在眼睛上,肢体小面积烧伤之类的,都算不上多大的事,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个手术区医院能做吗?”

“情况严重的就安排转院去阳州了,”葛区长随口回答,“这个情况往年也有,今年的情况要严重些,不过大家的准备也还算充分。”

“我去医院看一看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葛宝玲,“你去不去?”

“我有个建议,先去慰问一下环卫工人吧?”葛区长并不跟着他的思路走,事实上,县医院是谭胜利分管的,她对那里兴趣不大,“他们过年大扫除的任务也很重。”

“那行吧,”陈太忠觉得这两件事的重要性差不多,关注群众疾苦固然很重要,可是那些在节日里默默奉献的环卫工人,也是需要高度肯定的。

“我去准备点礼物,”陈区长亲切看望环卫工人,自然不能空手去,他认为领导视察,只靠嘴皮子是提升不了士气的。

而且,该有的排场他也是要讲的,“你联系一下电视台,要现场拍摄一下。”

“电视台……好的,”葛宝玲沉吟一下点点头,拍领导出行是电视台存在的意义之一,不过她还是有点悻悻,电视台可也是谭胜利分管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