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89章 妒火(下)

陈太忠并不了解其中的因果,但是这不妨碍他做出某些判断,听牛冬生说完这些之后,他无奈地笑一笑,“老牛……你这是硬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。”

“就这一次了,太忠你一定搭把手,”牛局长赔着笑脸回答,“咱们兄弟一场,你需要我做什么,只要说句话就行,水里来火里去的,我绝对不含糊。”

能换两句新鲜的吗?这话听得实在太多了,陈太忠觉得有点没劲,这样的承诺,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要求兑现,才会不折不扣,一旦时过境迁,那就不好说了。

老牛这人做事,倒还算靠谱,但是陈区长跟他结识,也是进了官场之后的事,这样的朋友,注定是拿利益来说事的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好吧,我去是没问题,不过牛局,你真的不要被纯良那货误导了,那家伙骨子里非常地不纯良。”

“嘿嘿,”牛局长干笑一声,心说我跟蒋君蓉提起你的时候,她可是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事有反常必为妖,她应该惊讶才对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肯定不会蠢到跟对方辩解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去接你?”

“用不着接,”陈太忠有自己的算计,“我正陪别人呢,估计去也是十点半以后了,呆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牛局长自然知道,陈太忠是跟着蒙晓艳、刘望男之类的人来的素波,那么此人现下在做什么,真是闭着眼睛都想得到,他有心提示一句,说你不要带上无关人等过来,以免坏事,可是这个话,他还真的没办法张嘴。

略略犹豫了一下,那边就挂了电话,牛冬生看一看手机,无奈地扬一扬眉毛:太忠,我知道把你从脂粉阵中拉出来,你肯定不满意,不过就这一次……你多担当吧。

省台的春节联欢晚会,是早上九点半正式开始,这次褚伯琳吸收了上一次的经验和教训,早早地就运作了起来,而且也不怕花钱。

当然,要说演艺界的精华,昨天晚上都在京城,不过那里也不可能将人一网打尽,天南这边先是高价请来了两个二流的国外歌舞组合,又从港台那边挖了几人,然后以这个为基础,吸引其他知名艺人来演出。

不得不说,天南在去年的春晚和重阳节上引起的轰动,还是有一定延续效应的,而褚台长得了甜头,这次准备的倒也不差,甚至有两个参加了春晚的主儿,今天一大早飞来天南,能紧赶紧地赶上下午场。

牛冬生是第一次来参加省台春晚,不过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个上面,时不时地就要侧头看一看入口——蒋主任是真的来了,还坐在高新区的那一块,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,自己送出的入场券,到底是什么人用了。

牛局长发誓,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,从来没觉得时间会这么难熬,因为频频侧头看向入口,他觉得自己的脖子都有点抽筋了。

终于在某个时刻,他终于发现,入口那边出现了陈太忠的身影,他才待一直腰跟对方招手,却猛地脸一黑——你还真带了女人过来?

陈区长肯定不可能带了众女来看春晚,他再不是本地干部了,相关的影响还要注意的,他的身边只有一个女孩儿,个头身材都适中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眉宇间,似乎总有一种淡淡的忧郁。

这个女孩儿我绝对没见过,牛局长做出了判断,想到陈区长的女友简直比他的衣服还多,他有气无力地跟身边人嘀咕一句,“你把陈区长请过来。”

陈太忠能带姜丽质来,还是做了一些工作的,小姜觉得自己撇下其他姐妹,一个人跟他过来不好,蒙晓艳和田甜现身说法,告诉她这种场合就没办法多带人。

还有就是,她们几个去年都近距离地观看过瑞奇·马丁,说小姜你既然来一趟,也跟着太忠去看一看吧——事实上,像姜丽质这么愿意合群的主儿,其他女人也生不出太多的嫉妒来。

陈太忠进来扫一眼,就看到了秦连成,还有文化厅高厅长等人,他心里禁不住又腻歪一下:老主任啊老主任,没想你也帮着牛冬生算计我。

所以他也没往里面走,四下一扫寻个空桌,刚要坐下,旁边走过来一个人,“陈区长,牛局在那边等您呢。”

“我就坐这儿了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答一句,老牛你倒真牛逼了啊,请哥们儿就坐,居然不亲自出马,随随便便派个手下人,你搞清楚自己的位置没有?

牛冬生见秘书转头悻悻地往自己这边走,马上就意识到自己错在哪儿了,按说这种低级错误,他是不会犯的,不过刚才他被那个女孩儿惊了一下,生恐惹来蒋主任的怒火,才下意识地撇清,导致发挥严重失常。

你好歹领个我熟悉的也算啊,牛局长一边腹诽,一边站起身子,也不等秘书过来,他就走了过去,“哈,太忠,这个地方视线不太好啊。”

“过来凑个热闹就是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牛局……节目怎么样?”

“挺不错,”牛局长笑眯眯地点头,顺便又伸出手揉一揉脖子——刚才频频看入口,脖子真的有点酸,“这也是去年太忠你打的底子好,光凭省台……我看悬。”

“你小心让褚伯琳听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蒋君蓉在哪儿?把她请过来吧?”

陈某人锱铢必较起来,那真的是一点小错都不肯放过,牛冬生心里这个酸楚,也就不用提了,可是他还不敢说,我连你都请不动,就更请不动蒋主任了。

反正陈区长的气场如此强大,他也只能扭头,冲某个方向指一指,“那不是?等一会儿中午休息,一起吃个便饭吧?”

“吃饭可以,不过跟她一起吃饭……”陈太忠摇摇头,才待说什么,猛地发现蒋主任扭头看向自己这里——这女人的直觉也太敏感了一点吧?

蒋君蓉确实不知道陈太忠来了,她只是眼角余光……的余光感觉到,有人在看自己,扭头一看,却正正地看到,牛局长手指着自己,而某个年轻高大的家伙,不但在看着自己,还在摇头。

要是没有这个摇头,她也就无所谓了,可是这家伙身边不但多了一个没见过的女孩儿,同时在议论自己的时候,还要摇头,她心里的火登时就起来了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别人的轻慢,她可以冷艳高贵地不屑一顾,但就是偏偏受不了这家伙的小看。

于是她想也不想就站起身,冲着陈太忠走了过来。

“还是你面子大啊,”牛冬生见状轻喟一声,又担心地斜睥一眼姜丽质——陈太忠跟蒋君蓉的关系,绝对不一般,没准这个小女娃娃要惨了。

蒋君蓉在大厅里,也算是个焦点人物,撇开她的冷艳不谈,还有人说蒋省长这次没准要成蒋书记了——娶了这女人,赏心悦目很有成就感不说,只说官场发展,能少奋斗多少年啊?

随着她向陈太忠走来,一些人的目光就跟着她走了,连节目都不看了,待到大家看到,她在陈太忠旁边坐下,一时间议论声四起。

蒋主任坐下之后,也不看陈太忠,而是扬着下巴,居高临下地盯着姜丽质细细端详,牛局长见势不妙,笑着打招呼,“蒋主任,正跟太忠说,请你中午一起去吃饭呢。”

陈太忠却是知道,姓蒋的十有八九又要挑衅了,于是笑眯眯地介绍一下,“姜丽质,我海角的朋友,趁着春节来天南旅游。”

“旅游好啊,”蒋君蓉似笑非笑地哼一声,这张桌子在非常靠后的位置,所以只坐了四个人,她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小陈可是花心得很,你小心他祸害了你。”

“我说,饭可以乱吃,话可是不能乱说,”陈太忠一听不干了,他微微一笑,“不就是没有对你花心吗?你也不用这么耿耿于怀吧?”

牛冬生听到这俩的对话,脸都有点白了,我说你二位,说话含蓄点行不行?

“是啊,没有对我花心,就是送了条手机生产线,还有一条光盘生产线给高新区,”蒋主任下巴微扬,对着姜丽质抿着嘴笑,“咱俩只是关系好,没有别的。”

蒋君蓉在人前的时候,一向都是以冷艳傲慢著称,她也知道,当着牛冬生面,这样自污真的不好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陈太忠已经离开了天南,眼下却又带着海角的美女回来招摇,她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恼火。

你小子真有种的话,就一辈子呆在恒北好了,非要搞这么一出,有意思吗?

“是,咱俩关系好,”陈太忠也知道,蒋君蓉就是想恶心自己——能拆散的话更好,面对这种险恶用心,他不能让其得逞,于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把牛局提拔一下吧?”

“我才是个正处,怎么提拔他?”蒋君蓉微笑着反问一句,她想要对方当着那女孩儿的面,说出自己的显赫背景。

“我通过陈区长,倒是结识了几个姐妹,大家处得都很好,”出乎意料的是,姜丽质居然接话了,她气质忧郁,说出的话却是惊世骇俗。

“那个啥,我去洗一下手,”牛局长肥胖的身躯猛地一震,站起身逃也似的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