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88章 妒火(上)

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秦连成会盛情邀请自己参加这个春晚,他已经决定淡出天南的官场了,需要体现存在的时候,用暴力手段即可。

可是老秦这么热情,他也不好不答应,淡出官场是正常的,但随便拒绝别人的好意,那也有点不知自爱了,于是他表示说,到时候看情况吧。

二十九号下午,不但姜丽质来了,张馨和田甜也来了,她俩的工作一直走不开,也就是到了眼下,才能抽出一点时间来,而雷蕾却是因为孩子的缘故,根本脱不开身。

折腾一晚上之后,第二天大家索性转战素波,除夕之夜的湖滨小区里,热闹非凡,甚至张馨都没回青旺老家——市移动公司的领导在初一一大早,要搞团拜活动。

这大概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写照了,当领导是风光了,但也要承担一些普通人不需要承担的职责。

午夜十二点,当震耳欲聋的鞭炮响起的时候,姜丽质看着莺莺燕燕一大屋子人,情不自禁地叹口气,“有家的感觉……就是好啊。”

“这才几个人?”刘望男细细数一数,发现还是有很多人没在,“韵秋、小汤、小娇、飞燕、张梅这些都在家里出不来,雷蕾说她一会儿能来。”

“你点的人数差得很多,”丁小宁矫正这个说法,她心里很清楚,很多人都是不方便点名的,“不过咱们这一大家子,也是在家里不出去,丽质你说是吧?”

“是啊,你们先忙,一会儿咱们一起睡,”姜丽质笑吟吟地点头,她原本是打算昨天把自己奉献出去的,遗憾的是天癸突至,真的是很扫兴。

不过她却毫不在意,兴致勃勃地看他们折腾在一起,神经真的粗大得可以,“明天早上放鞭炮的时候,一定要叫醒我,我陪你们去看。”

天南和海角有一个相近的民俗,正月初一要“起五更”放爆竹,象征着新的一年里,大家会起早贪黑地工作,要是这爆竹点得晚了,会被人认为是懒汉,引申出的说法就是——新的一年里,财运会受到影响。

旁观一下放鞭炮都这么开心?其他几个女人交换一下眼光,丁小宁却是不管那些,“你有几年没有起过五更了?”

“八年了吧,”姜丽质淡淡地回答,“我和我妈都不敢点鞭炮。”

“八年前,我已经是孤儿了,不过我敢点鞭炮,”丁总也淡淡地发话,同时,她的眼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哀伤,“一个人过年,总是感觉孤零零的。”

“以后每年过年,大家都在一起,”陈太忠大包大揽地发话了,“起五更的鞭炮,就交给我了,咱屋里这么多炮,明天先放个够。”

陈区长虽然很久没有来湖滨小区,但是素波有太多人能进这幢房子,雷蕾、田甜、张馨、丁小宁、刘望男……甚至连马小雅都有一把这里的钥匙。

所以初一凌晨五点半,陈太忠起来要放炮的时候才发现,楼下的两个房间里堆满了爆竹,他看得嘀咕一句,“我说……这么多炮放到一起,也真的有点危险吧?”

“蕾姐的孩子喜欢放炮,我和小宁拿了不少过来,”张馨细声细气地发话,虽然天色尚早,她、丁小宁、姜丽质和蒙晓艳已经醒了,要围观陈区长放炮,李凯琳、田甜、雷蕾和刘望男则是还在呼呼大睡。

陈太忠也很享受这个过程,拎出鞭炮在门口燃放,女人们则是站在别墅的窗前看他放炮,鞭炮、二踢脚和礼花轮流着放,不够了再回来拿,燃放了将近一个小时,东边蒙蒙亮了,他才回来休息。

这时候,小区里其他的住户也出来放炮,整个湖滨小区的住户不是很多,有些人外地来素波做生意的,有些则是来路不明的,反正除夕夜里住在这里的人真的不多。

放炮的人虽然不多,但是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,每家基本上都是噼里啪啦响好一阵,陈太忠就算回来半小时了,打开窗户通通风,寒风里传来的,依旧是刺鼻的硫磺味儿。

空气中硫磺味尚未完全散去,陈太忠接到一个电话,牛冬生在电话那边笑着发话,“陈区长,过年好,给你拜年了。”

“过年好过年好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,“牛局也是起五更啊?”

“我根本就没睡,在天南宾馆斗了一晚上地主,”牛冬生打着哈欠回答,“也是守夜了,辞旧迎新嘛。”

“你在天南宾馆?”陈太忠隐隐觉得,有什么事情,似乎有点不对。

“是啊,今天去看省台的春晚,”牛局长笑着回答,“蒋主任给拨了一块地方,太忠,你要赏脸,就来我这儿坐一坐。”

“我说呢,今天早晨起来,觉得自己耳朵根子热,就知道有幺蛾子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“老牛,我现在还在凤凰呢,你打算把我绑架到素波?”

“太忠,我的陈区长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牛冬生苦笑一声,“你已经不在凤凰了,昨天我都打听过了……我看着郑在富给丁总打的电话。”

郑在富是丁小宁的舅舅,丁小宁现在已经今非昔比,撇开她甯家人的身份不提,只说她眼下所拥有的产业,在整个天南也是数得着的了,牛冬生都得称一声丁总。

“那蒋君蓉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知道牛冬生想让自己引见一下蒋主任可是眼下看来,蒋君蓉竟然早已经和姓牛的有联系了,他心里有点纳闷,“她觉得我该坐到你那个片区,是不是啊?”

“不是那个意思,绝对不是,”牛冬生听到这话,就知道陈太忠火了,于是他低声下气地解释,“前天晚上我来了素波,跟蒋主任谈团购的事情……”

这个团购,真的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买卖,才三百多部电话——最多不过五百部,整个凤凰交通局能有多少人?

牛冬生知道自己请不动陈太忠,又猜测陈主任和蒋主任之间有猫腻,于是他索性心一横,直接来素波找蒋主任了——这种事情,该博的时候就要博一下。

蒋君蓉真的很纳闷,这么小个单子也要惊动我,又想到这凤凰原本是许纯良的地盘,下面人就这么直接找上我来,是不是该有个什么说法。

待她了解后得知,此人不但跟许纯良关系极好,跟陈太忠的也认识了不止一年两年,她就本能地觉得,这里面有问题。

搁给一般的领导,遇到点麻烦就直接无视了,但是蒋君蓉的骄傲,不允许她像一般人一样地回避,于是她破例地接见了一下牛局长。

牛冬生的话实诚,说单子太小了,本来是想托陈区长跟您打个招呼就行了,但是他表示呢,愿意尊重您的意思,所以还是来面见您一下比较好。

这个话的漏洞很大,直接就把许纯良这个关键因素忽视了,牛局长没说,他为啥不找许纯良谈,但是蒋君蓉也没问。

蒋主任听完之后,没有表示什么,就是安排下面人把这个事情办一下,然后她随手送牛局长两张入场券,是初一省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票。

她送的这个票,可以认为是正当的人情往来,再小的团购也是团购,谈完之后顺便送点非卖品是很正常的——这个时候送票,也是婉转地撵人,她不会给对方共进晚餐的机会。

可是牛冬生不想放弃任何机会,他正满脑门子心思,琢磨怎么能跟蒋主任拉近关系呢,一看有这样的票,就顺便问一句,蒋主任,到时候你去吗?

到时候我会去的,里面有几个节目,还是我高新区撮合的,蒋君蓉很随意地回答一句——起码听起来是很随意。

这我就又能见蒋君蓉一次,牛局长知道今天没戏,那下一个机会就更要抓住了,可是他想来想去,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好的手段,能打动这个背景深厚、冷艳异常的女人。

那还就只能指望请出陈太忠了,牛冬生打个电话给许纯良,问他陈太忠来不来这个春晚现场,许主任没想那么多,说来不来是他的事儿,我怎么知道?

蒋君蓉是要去的,还给了我两张入场券,牛局长对上这惫懒家伙,也只能实话实说了,纯良,这太忠是离开了天南,但他总是天南人。

许纯良只是懒得动脑筋,智商却不比别人差,一听这话他就明白了,于是说行吧,我努力让太忠也过去看一看。

许主任放了电话之后,觉得自己给太忠打电话,动机就太明显,反正他的妹妹许苒泠也要去看春晚,所以借着跟秦连成要票的时候,顺便提一句,太忠也得来看看吧?

这个沟通过程,牛冬生一直盯着,等他听说,陈区长已经接到了秦主任的邀请,而且人也来素波了,他就一个电话打过来,务求将陈太忠绑到自己的战车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