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87章 无力感(下)

陈太忠也能体会到其中的滋味,于是笑一笑,“这大过年的,袁珏也不知道回来休息一下,又没什么业务。”

“这您可说错了,过年的时候,业务才最繁忙,”于丽笑一笑,“要不是我攒了两个年假,今年轮不上我回来休息,六个保洁,只有我一个休息的。”

“六个保洁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在他印象中,驻欧办那屁大一点的地方,四个保洁足够了,怎么可能出来六个呢?

要知道,这保洁的工资,搁在欧洲都算不低了,年薪五万美元,四个保洁二十万,六个保洁……就得三十万——美元!

“多的那俩,是年薪一万美元,”于丽不无自豪地回答,“我们四个是五万,她们跟我们不能比,齐玉莹走了,顶她的那个女孩儿小康,据说是花了五十万,买她的位子。”

“花五十万,干三年也就是一百三十万,女孩儿嘛,这种活儿也干不了太长时间……这还得是合理避税,投资五十万,三年赚八十万,”陈太忠细细碎地算了半天,然后点点头,“这个买卖也不是有多合算。”

“但是就是我们四个的位子,五万美元金不换,”于丽傲然地回答,“这是您当时一手定的,后来的人,没谁敢定这个价钱,也没谁有这个胆子,不认您的账。”

陈太忠不想讨论这个编制问题,他当时敢给保洁定下五万美元的年薪,那是有把握收回来的,但是现在市里在编制之外,又派出两个年薪一万的,那是市里的决定,他也懒得去置喙。

“听起来,驻欧办的发展很不错啊,”他微微一笑,“四个保洁都不够了,嗯……挺好,怪不得袁珏舍不得回来。”

“袁主任从十一月歇到十二月,在凤凰歇了整整一个半月,”于丽对驻欧办的事情,还是非常清楚的,她轻叹一声,“陈主任,驻欧办的发展,跟您的初衷不太一样了。”

“怎么个不一样?”陈太忠来见小于,除了想叙一叙旧之外,也是想了解一下驻欧办近期的发展,虽然不在其位了,有些惦记终究是无法割舍——说白了,他不希望驻欧办转变得太快,成为又一个因为自己的离开,而变得异常平庸的部门。

“现在的驻欧办,就只负责曲阳黄和焦炭两块了,”于丽轻叹一声,“跟华侨华人团体的接触也少了,市政府觉得这一块支出有点太大……”

陈太忠当初在驻欧办的时候,主要目标是经济发展一块,强调的是引进来走出去,总共做成的大项目有三个,除了以上两个,还有一个就是手机项目,至于其他的引进曼内斯曼的技术人才,就算不上多大事儿了。

但是同时,驻欧办本身也有宣传和形象展示的职能,像组织留学生看国庆阅兵,像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,也是陈太忠牵头搞起来的,关于这一方面,驻欧办基本上是只有支出——一些华商也会偶尔赞助一部分,但也是杯水车薪。

这一套东西,陈太忠在的时候,做得得心应手,陈主任受到申奥成功的优秀个人表彰,跟他在这里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

但是他离开之后,袁珏实在是没他这个折腾劲儿,也就是萧规曹随,勉强维持住局面而已,不过到了现在,凤凰市政府已经指示了,尽量少搞这个宣传和形象展示,以节约费用。

“这也没道理啊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心里真的很失落,像开超市的石老板等人,对驻欧办的信任来之不易,尤其像话痨荀德健,自己出钱搞这个“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”,也是很想做出点事情的,“这么好的舆论宣传阵地,来之不易啊,真不知道殷放怎么想的。”

“袁主任有一天喝醉的时候说了,殷市长未必不想搞这个宣传,怪只怪您搞得太好了,他再努力也超不过您,”于丽苦笑一声,“所以市里索性削减这一块支出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对殷放真是有点不耻,这机关干部也真是的,就不知道做点实事,整天琢磨的都是什么?

事实证明,他这么抱怨也不是完全正确,因为于丽马上就解释了,说殷放对驻欧办开发了新的功能……旅游接待。

驻欧办所在的位置还是相当不错的,殷市长就表示说,这里完全可以改造为省政府的定点接待场所,为了配合他的设计,市里在不远处租了一套四居室的民居,成为了驻欧办新的办公地点,除了保洁员,袁珏等人都搬到这里办公,空出的房子,就改为了客房,以增强驻欧办的接待能力。

这个民居的租金,是由曲阳黄集团出资的,不过他们不算吃多大亏,在这套房间里,曲阳黄也派驻了一名代表。

前文说过,驻欧办的房间,豪华程度远不如一般的旅店,标准间里甚至没有上下水,费用却不便宜,但是这里也有长处,就是房间比较大,比巴黎那些酒店的鸽子房强得太多了。

再有就是——对天南的干部来说,这里相对自在,都是天南人,起居环境极好,想了解点什么旅游或者经济信息也非常方便。

而殷放又利用他在省政府的影响力,搞到了“定点接待”的名义,能从省政府得到一些补贴,而同时因为结算都在国内——驻欧办甚至不需要向巴黎纳税。

如此一来,驻欧办现在也算生意兴隆,于丽说尤其像现在是春节,想在那里住宿得提前预约,也就是她积攒了两年的年假,才能回来过节,其他保洁员都得坚守岗位。

殷放这家伙……陈太忠简直有点无话可说,你说姓殷的不行吧,开旅馆的能力是一等一的,可是你要说他行——我说,驻欧办的初衷,可不是要靠接待挣钱的。

“总是变味儿了,”陈区长轻叹一声摇摇头,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……”

“是啊,我们现在干得也挺没劲,”于丽点点头,她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本来想的是,自己是办事处的职工,是为凤凰政府和人民办事的,现在……真的就成了宾馆服务员了。”

钱赚多了之后,就有了名分的追求,陈太忠很能理解她的想法,不过他今天说了不少殷放的不好了,而小于又是个直肠子,他也就不再影响她的思路了,以免对她的发展不好,“呵呵,不管怎么说,你的收入总在那里摆着。”

“我现在在学法语,”于丽很傲气地表示,自己是个有追求的女孩儿,“将来有条件的话,就留在巴黎生活……驻欧办那里,能干多久算多久吧。”

两人又聊了一阵,大约是十点钟的时候,站起身走人了,陈区长倒是还讲故人之情,开车将她送到了家,不过这一番谈话,让他心里生出了沉重的无力感——哥们儿再怎么努力,只要人一旦离开,撇下的摊子马上都会大变样。

不知道将来我离开北崇之后,那里会不会也停滞不前?年轻的区长想到这个可能,都有点失去动力了——我干得再好,也只是一时的。

总是要做过以后才知道!纠结很久之后,陈太忠终于拿定了主意,这时候,车已经开到了阳光小区门口,他寻个僻静处停下车,才待捏个法诀,猛地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却是姜丽质,“太忠,放假了,好没意思哦。”

“那你来凤凰找我玩吧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今天是二十九,我初二就要去北崇了,没多少时间陪你。”

“初二就上班?”姜丽质听得有点奇怪,“初二你不去荆紫菱家看一下……素波的规矩,是初二女婿上门吧?”

“她在美国忙呢,回不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早打算好了,初二去恒北的时候,绕一下素波,顺便就去一趟荆老家,“不过这几天我都窝在凤凰,不会再动了。”

陈某人一语成谶的功夫,那真的不是盖的,这个电话挂了不到十分钟,他正跟刘望男商量,明天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野炊的时候,秦连成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初一来省台看春晚吧?”

“没啥看头吧?”陈太忠对天南的春晚并不是很感兴趣,他自己张罗过一个很轰动的春晚,但是别人……他们干得好吗?

“来吧,不少人挺关心你的呢,有你去年的底子,今年的不差,”秦主任盛情相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