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85章 以儆效尤(下)

李凡是也不知道粟强家在什么地方,他还不够资格随便登常务副区长的门,而且现在的李村长,就是埋头搞发展,等闲也不去领导家办事,要不领导没准随便指示几句,东临水就又要损失点什么。

而他打探消息,也不敢直接问,还得拐弯抹角,所以打听得比较慢,大约在六点半的时候,才有了准确信息,粟区长的家在文庙区委宿舍,详细的门牌号数也打听了出来,粟强的父母亲在清湖有房子,粟区长的儿子经常去爷爷奶奶那儿住,他的妻子却很少去公婆家。

这时候,饭菜做得就差不多了,众女在摆放桌椅,陈太忠问一句,“小宁、望男,文庙区政府二号楼四零九,你俩谁安排?”

丁小宁跟马疯子接触得比较多,刘望男曾经是幻梦城的大堂,跟丁十七比较熟,陈区长决定了,他尽量不出面,让诸女熟悉一下类似的运作。

“我来吧,”丁小宁做这种事从不肯后人,她原本就是快意恩仇的性子,不过刘望男听得也笑一声,“还是我来吧,小和尚家就是文庙的,他爷爷以前是区委的。”

小和尚是十七手下几个得力马仔之一,相貌英俊喜欢勾搭女孩儿,陈太忠对此人有印象,而刘大堂这么说,就是想到了,对区委宿舍动手,多少是要注意点影响。

“那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再多说,大家开始坐下来吃饭,一边吃一边回味白天的战斗历程,说着说着手脚就不规矩了,真是满堂春色。

粟强正摸黑赶路呢,忽然间接到老婆的电话,说是刚才飞来几块砖头,把客厅和卧室的窗户砸得稀烂,他老婆急得都快哭了,“这大过年的这么搞,日子能不能过了?”

“我操,”粟区长踩一脚刹车,将车停在路边,他强压着怒火发问,“报警了没有?”

“这事儿怎么报警?”他老婆倒也有接近普通人的智商,“我不好报警,还是你跟分局的人说一下吧。”

“好了,你不用管了,拿上手机锁了门,先去我爸那儿吧,”粟区长平静地吩咐她,“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。”

他很清楚陈太忠的危险性,所以才有这样的吩咐,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他反手一个电话打给16888,听到电话里的女声,他毫不犹豫地发话,“你把电话给陈太忠。”

“你哪位啊?”丁小宁冷冷地反问一句,又侧头看一眼陈区长,她的太忠哥一手端酒杯,一只手正在张梅的秋衣里大肆活动,直弄得张警官面红耳赤,醉眼迷离。

“我是粟强,”粟区长咬牙切齿地报上名字,然后才反应过来,这个女机主怕是也不简单,素波的16888,简单得了吗?

陈太忠听说是他的电话,悻悻地从张梅衣内抽出手来,接过电话懒洋洋地发话,“粟区长有什么指示啊?”

“我现在正在去东临水的路上,”粟强冷冷地发话,“从文庙赶过去要花点时间,你没必要这么着急吧?”

“我急啊,怎么能不着急呢?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忙完之后,人民路刘家巷口上,还有得忙呢,这大过年的,事儿太多了。”

“我已经在弥补自己的过失了,而且这件事里我并不负什么责任,”粟强直气得牙关紧咬,人民路刘家巷口,正是他父母的房子,这陈太忠也真是不讲理,“我老婆都吓坏了,陈区长,你能不能适可而止?”

“不能啊,孩子在三中吧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听说挺可爱的,学习也不错。”

我操尼玛的姓陈的,粟强真的想不到,堂堂正处级国家干部,能如此没有底线地威胁他人,做得还是如此的肆无忌惮,顿得一顿之后,他缓缓发话,“陈区长,祸不及妻儿。”

“合着你也知道,祸不及妻儿?”陈太忠听得冷冷一笑,“难道只有你有妻儿,东临水的村民就没有妻儿了?他们的妻儿又做错了什么,就该接受别人的拖欠和盘剥?”

“我这不是要过去处理了吗?”粟强叹一口气。

“晚了,我给过你机会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一边挂电话,一边嘀咕一句,“大半夜的去道歉,看把你美得。”

晚一阵就算了晚了?粟强挂了电话之后,嘴角抽动一下,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?

反正现在离东临水,也就是半个来小时的路了,粟区长想来想去,决定还是先见一见李凡是再说,陈太忠再不好说话,对东临水村长的话,总是要考虑一下吧?

粟强也没进村,到了村口之后,给李凡是拨个电话,李村长自然要乖乖地出来,不过他心里却是有点幸灾乐祸:粟强你不是很牛逼吗?刚才还跟我呲牙咧嘴,说什么早要来我不在,现在还不是得乖乖地半夜跑过来?

粟区长走下车来,对自己妻子侄儿的莽撞行为,表示一个简单的道歉,李村长就说孩子们不懂事,无所谓的,谁没年轻过呢?我都愿意直接原谅他们,关键是老村长挺恼火。

粟强并不知道,这件事的后续发展,正是眼前的憨厚汉子打着陈区长的旗号,无中生有地折腾出来的,于是他就说一句,你看我这也道歉了,陈区长嫌我道歉道得晚了,砸了我家玻璃,凡是你……跟他解释一下?

“我哪儿敢跟他解释?”李凡是忙不迭地摇头,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“粟区长你是不知道,老村长那天差一点把我都打了,嫌我不给村民们做主。”

“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呢?”粟强也火了,“我就晚了仨小时,还有别的错吗?”

“我估摸着……他是要让你做给别人看到,”李凡是沉吟一阵发话,“毕竟他回凤凰只是一时的,不能一直呆下去,所以要杀鸡……嗯,所以要吓唬别人。”

他隐约能觉出,老村长有这个意思,当然,更关键的是,粟强公开服软的话,东临水人在一段时间内,耳根就能清净一些了,他这村长的压力也就小很多了。

看你这语言能力吧,粟强很无语地看这憨厚汉子一眼,事实上,他心里也有这种猜测,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罢了——姓陈的跟他粟某人没有私怨,没必要把人打了之后,还要收拾家里人,事情不是这么个做法。

不过想到自己要公开来村里道歉,粟区长觉得自己会颜面扫地——好吧,颜面扫地也不重要,勇于承认错误并且积极改正,是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觉悟。

但是颜面扫地之后,还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没意思了,于是他摸出手机,给16888打个电话,不成想那边已经关机了,他瞥一眼李凡是,“知道怎么能联系上陈太忠吗?”

“我不敢告诉你,”李村长很憨厚地回答,他肯定不能说他不知道——我随时都能联系上老村长,但就是不告诉你。

“你……”粟强无语地指一指他,想一想自己这常务副都被某人骑在头上欺负,他也不能再指责对方什么,说不得转身上车,驱车疾驰而去。

李凡是看着逐渐远去的车灯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他抬手给李凯琳拨个电话,那边却是已经关机了。

此刻的陈区长,已经开始跟诸女胡天胡帝了,尤其是张梅,她晚上是要回家的,回去得晚一点不要紧,但是不回家是不可能的。

对其他女人来说,张梅是相对新鲜的玩物,丁小宁和李凯琳就喜欢看她在害羞的同时,又陶醉和迷失着——两人嫌碍事,就把手机关了。

接下来,又是一夜的荒唐,第二天一大早,汤丽萍开着她刚买的宝来车,载着董飞燕离开了——腊月二十八了,不回家也不合适了。

阳光小区的别墅,就变得冷清了一点,因为折腾了一夜,大家也没继续荒唐下去,李凯琳接了李凡是的电话之后,把昨天晚上东临水的事情告诉了陈太忠。

“凡是这家伙,倒也挺聪明,”陈区长听完之后就笑了起来,“知道借我的势。”

正如李村长和粟区长猜的那样,陈太忠没命折腾粟强,并不是什么私人恩怨,实在是他担心自己走了之后,东临水又被别人折腾,那这次就要狠狠地教训粟强一次,以儆效尤。

他昨天晚上放的话挺狠,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,他一时半会儿没有打算动粟强父母的念头,一是这么做确实有点过了,二来就是要看粟强有没有那个悟性,知道不知道主动悔改。

当然,他不会做出任何提醒,姓粟的如果真那么不晓事,那么祸及妻儿……也正常了,不着调总是该付出代价。

他这边正笑,蒙校长的手机也响了,她接起来说两句,怪怪地看一眼陈太忠,捂住了送话器,“有个叫于丽的小丫头找你,你认识吗?”

“于丽……那是驻欧办的保洁,”陈区长眉头一皱,“她怎么会把电话打到你的手机上?”

“是袁珏的电话,”蒙校长撇一撇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合着还有我不知道的女孩儿?你这也太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