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81章 未必边缘(下)

由于小白同学最终还是放手,陈区长终于得以在两分钟后打开房门,从宿舍院大门驱车而去,当然,对于某些怀疑陈区长和白市长关系的人来说,这个行为起到了适度的撇清作用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就渡过了一个很愉悦的夜晚,人很多,大家都很开心……

众人在第二天八点多才醒过来,这时候,李凯琳的母亲常寡妇已经将早餐买来,大家一边热热闹闹地吃早餐,一边计划这几天怎么过。

以李凯琳的意思,是去素波大肆购物,但是其他诸女都不感兴趣,董飞燕更是明明白白地表示,要好好地享受这几天——等太忠回到了北崇,咱们想怎么买东西不行?

“其实等我回去,你们也可以去看我,”陈太忠这几天虽然很忙,但是日子过得还算性福,想到在北崇憋成那样,心里就有点不舒服,于是他热情地建议,“在北崇的日子,我过得实在有点苦。”

“你会过得苦?我才不信,”董飞燕一边喝汤,一边含含糊糊地表示,陈太忠给她的感觉,实在是太放荡了,“你这身子骨壮成这样,我还真不信你憋得住。”

“真的,我在那儿特别老实,”陈太忠这几天耗费了大量体力,多吃点饭菜倒也是不无小补,他一边狼吞虎咽,一边含含糊糊地回答,为了表明他的苦衷,他特意说了一下王媛媛的事情,说到最后才叹口气,“唉,那破地方,呆得真不容易。”

“那就趁这几天,好好放松放松吧,”丁小宁最是相信他的话,快过年了,她在素波那边的工地建设也都基本停了,售楼处倒是开着,不过也不需要她坐镇,她笑吟吟地建议,“要不,咱们就都别出去了?”

“那是,”刘望男笑眯眯地点头,她点一点人头,“飞燕、丽萍、凯琳、蒙校长、任老师、小宁,加上我是七个人,打麻将吧,两圈结束,赢的最多的留在桌上,剩下三个人陪太忠。”

“你不要这么恶趣味好不好?”蒙晓艳听得就笑,“还不如六个人下跳棋,赢的陪他……”

左右是个玩闹了,吃完饭之后,大家果然就玩起了跳棋,不过没玩了多久,大家就发现了蒙校长的阴险,原来她和任娇在跳棋上的造诣,比别人都强。

下了四盘跳棋,蒙校长赢了两盘,任老师赢了一盘,在蒙校长赢了第二盘的时候,她才要得意洋洋地去找陈区长,被愤怒的众女拦住了,“你这也太赖皮了,不带这么玩的。”

“好了,不折腾了,”陈区长看看时间不早,走出来调解一下,“中午已经答应好人了,去宿舍接待大家一下……马上十点半,得走人了。”

正说着呢,李凯琳接个电话走过来,“我妈说,咱们别墅外面,有个警察走来走去,”常寡妇在小区也有房子,不过住的是楼房,她那里视线好,能看到别墅外面的一些情况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打开天眼往外一看,下一刻就笑了起来,“没事,凯琳你出去领人吧,是熟人。”

不多时,李凯琳跟着一个女警察进来了,不是别人正是张梅,她只来过这里一次,现在见到这么多女人,一张脸涨得通红,笨手笨脚地蹲下身子换鞋。

“怪不得太忠着急回去呢,原来是惦记着你呢,”刘望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想来就来嘛,在外面转来转去的,还容易被人看见。”

听到这话,张梅的耳根都红了,她脱了外套之后,走到二楼的客厅坐下,假巴意思地看大家下跳棋,陈太忠见她的窘迫样儿,禁不住笑一声,“好了,进来吧,她们玩她们的,咱们玩咱们的。”

“这个跳棋是坚决不能下了,”李凯琳郑重表态,她的水平最糟糕,“就算下到晚上,我估计也一盘都赢不了……”

她们折腾她们的,陈太忠却是拥了张梅,来到卧室之后,也没有什么前奏,直接将她的衣服脱去,他自己反正就是穿了一件空心睡袍。

不过,就在他伏上她赤裸的身体,正要剑及屦及的时候,张警官一伸手捂住自己的要害,闭着眼颤抖着发问了,“你会不会觉得……觉得我是个坏女人?”

问出这话之后,她的脸再度地红了起来,陈太忠眼见一个良家妇女被自己影响到这样的程度,禁不住微微一笑,低头去亲吻她的脖颈,他很清楚自己每一个女人的敏感部位,“没有啊,你只是知道珍惜嘛。”

“不知道怎么了,你不在的时候,我也无所谓,一听说你回来了,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,”张梅的眼睛依旧闭着,气息也开始变得沉重,“我就想,也许,我真的是个坏女人。”

“其实,主要是因为,我是个坏男人,”陈太忠一边亲吻着她的脖颈,一边有意将鼻息喷到她的耳后,“坏得让人不可自拔,对不对?”

“你真的……很坏,”张梅的双腿终于张开,探手去引导小太忠,“太坏了……咝~太大了,比我回忆里的还要大很多……”

在这段时间里,张警官憋了太多的欲望,两人酣战了足足有四十分钟,待她睁眼之后,发现自己身边有七八个人在围观,想到刚才自己的叫声,她禁不住一伸手,就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“看把你舒服得,我们围观了这么久都没发现,”刘大堂笑一声,丁小宁却是穿着张梅的警察外套,在她身边一躺,“可算到我了,说好了,按抓阄的顺序来……”

这一轮过后,就是中午十二点十分了,陈太忠也顾不得多说,穿上衣服就往外跑,回到横山区宿舍,就是十二点半了。

不过他回来得也不算晚,杨新刚和于主任家都做了不少的饭菜,直接端到他屋里就行了,大家边吃边喝,直到一点四十才吃完。

杨主任的爱人白洁已经为大家冲好了茶,又去厨房,跟于主任的老妻一起收拾碗筷,留下几个男人坐在那里继续聊天。

坐到两点半,杨新刚站起身告辞,马上过年了,他是义井街道办的主任,可以去得晚一点,却是不能不去,过一阵张新华和于主任也走了。

古昕离开的时候,却是嘀咕一句,“牛冬生可能下午会联系你。”

“那随便他吧,”陈太忠一听牛冬生三个字,就下意识地认为,这货是想上副市长了,交通局长直接升副市长的例子,在天南不止一起——高胜利甚至从交通厅长直接上了副省长,有这些例子在前,牛局长有这个心思,并不足为奇。

这么看来,我在凤凰的官场,并没有完全被边缘化,陈太忠坐在屋里,一边喝茶,一边胡乱地想着,只是被两极化了。

没错,就是两极化,有些人认为我过气了,而那些上进无路的家伙,却是指望从我这里找到通天的门路。

他正想着,门铃响起,他接起来一听,却是张智慧的声音,“太忠,开一下门,给你弄了点宾馆过年给市里的福利……回来了也不知道去我那儿转一转。”

“我这已经不是凤凰的干部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他虽然是如此说,手却按开了门锁。

张智慧这次送来的东西,依旧不少,半成品、烟酒之类的都有,当然,更难得的是,凤凰宾馆不但送货上门,还是张总亲自来了。

由于陈区长家的冰箱已经放得满满的了,只能堆在餐厅里,张总还要给别人送,倒是没呆多长时间,只是在离开的时候,他笑眯眯地表示,“太忠你是凤凰人,自然就是凤凰的干部,别人说什么,我都懒得理。”

要是我犯了错误,你还会是这个态度吗?陈区长笑一笑,将人送到楼下之后,回来就拎着宾馆的福利,敲响了对面的房门,“我这时常不在家,这么多东西也吃不了,你家人口多……帮着给处理一点。”

于主任的爱人本待不要,可是陈区长执意要给,推脱两下之后,她还是收下了。

陈太忠回到屋里,琢磨着我也没必要等着牛冬生来——其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该办什么办什么去好了,不成想他刚要出门,门铃响了,按门铃的正是牛冬生。

牛局长此来,也是大包小包地带了不少,大白天的,在区政府宿舍院这么搞,其实有点犯忌讳,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,陈区长已经不是凤凰的干部了,所以也就无所谓影响了。

“老牛你这客气个啥,”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牛冬生把场面做得这么足,“这不是见外吗?”

“好不容易逮着你在家,赶紧过来拜个早年,”牛局长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又左右看一眼,“常不住人,就是有点冷清啊。”

“有啥话,赶紧说,我还要出去呢,”陈太忠却是不想跟他磨叽,“回来几天,都快忙死了,老牛,咱没必要那么见外。”

“那我就直说了,”牛冬生笑眯眯地发话,他也见识过厅级领导雷厉风行的作风,倒也不觉得不适应,“为了局里的野外施工方便,局里打算购买一批素凤手机,想请你在方便的时候,引见一下蒋君蓉主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