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9章 还缺一个(下)

“外联办现在,是可有可无了,”李云彤低声回答一句,满脸的苦笑,“您不在了,没人坐镇,谁还认这里?也就是咱文明办占了这么几间房子,报社不敢随便收回去。”

“这还真的成了冗员机构,”陈太忠听得也煞是无趣,不过,他能抱怨谁呢?

陈某人若是还在文明办,这个外联办绝对是重要的据点之一,可是他不在了,那么很多业务和亟待发展的区域也就中止了。

但是他又不可能长期地呆在这里,组织机构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,所以他寄予厚望的外联办,现在反倒是成了鸡肋一般的存在。

这个纠结是无解的,所以他点点头,站起身来,“福利我送过来了,你们帮着招呼好,中午我还有饭局,就不多呆了。”

“老主任,这都十一点了,”李云彤诚心留客,说得也很真挚,“您带来这么多东西,我要是连一顿饭都不管,这个……真的不合适。”

“我要真吃饭的话,就留在文明办了,秦主任还留我饭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是真的有事,我回来就这么几天,事情太多。”

“建阳还说马上过来呢,”李云彤的挽留,真的是情真意切。

“那你陪他吃吧,我还得还车去呢,”陈太忠转身向外走去,一刻都不肯多呆。

“那您去哪儿,我陪着了,陪吃陪喝……不说三陪,就是两陪了,”李主任还真不含糊,也真的敢说,她果断地站起身,追在他身后就跟了上来。

我说……你没必要这么一根筋吧?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无奈地摇摇头,任由她上车,然后驾车去换自己的奥迪去了。

他中午是真有事,刚才就联系了王启斌,王处长答应他坐一坐,为了说点隐秘的事情,他甚至不去小王的饭店,不成想傻大姐却一定要跟着。

吃饭的地点,就选在了韩忠的港湾大酒店,陈太忠到得足够早,十一点半就到了,但是王启斌到得也不晚,十一点四十进门。

陈区长把傻大姐丢到一边,扯着王启斌低声嘀咕,“邓健东这个人,办事怎么样?”

“挺稳的,”王处长给出了评价,事实上他都不知道,陈太忠问的这句话,具体指的是什么,“你今天找部长是什么事儿?”

“凤凰的常务副要下了,我想把副市长吴言推到这个位置,”陈区长对秦主任不能说这话,但是对王处长,就不能藏着掖着了,这个消息迟早要过组织部,而且他还想跟王启斌这个老组工取经。

“这个吴言,是谁的关系?”王启斌是综合干部处的,不是党政干部处,对吴市长的了解不是很多。

“我的老书记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以前是章尧东提拔的,这次他顾不上管她。”

“章尧东是奔副省的嘛,”王启斌心领神会地微微一笑,然后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然后,你就直接来找部长?”

“潘剑屏答应提名了,”陈区长心里清楚,老王早晚要知道这些,“也没觉得我冒昧,给我好大的面子。”

他心里清楚,其实潘部长还是觉得他冒昧了,要不然也不会临走的时候,要他关注一下文明办——潘部长这么吩咐,也是保持一个副省的尊严,让这件事情看起来像是交换。

“哦,”王启斌点点头,就沉吟了起来,他琢磨了有两分钟,“那……邓健东怎么跟你说的?”

“他倒是答应帮忙了,不过……邓部长应该也有自己人等着安排吧?”陈太忠担心的是这个,邓健东快要走了,这次天南大动,老邓还不得借机把体己人安排了再走?

“他答应了,应该就没大问题,”王启斌点点头,然后又微微一笑,“你放心好了,他想安排什么人,也不会安排到常务副市长这个位子。”

“你怎么能这么肯定?”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。

“部里人下地市,正厅什么的不论,只说副厅,就是副市长或者副书记,常务副市长……很罕见,”王启斌对这个问题,有深刻的看法。

“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次他是真的清楚了,相比常务副市长,市党委副书记位置又要高一点,反正都是副厅,为什么不往上走一走?

事实上,常务副市长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属性,市长不在的时候,替大市长主持政府工作,这就要求有丰富的政府工作经验,而且最好还是当地的经验,那么部里人下地市——还是党委口的,一般也就不会直奔常务副这个位子,就算惦记上,也得先过渡一下。

“光他俩可是有点不够,”王启斌已经能断定,这个叫吴言的美女副市长,应该跟小陈有点不清不楚,于是他明明白白地指出,“不管是老杜还是老蒋,他俩有一个点头,这才叫万无一失。”

“这个我想到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潘剑屏提名邓健东登记,这仅仅是开始而已,向其他人吹风才是决定这次任命的关键。

不过这样的开始也不算坏,起码这二位的立场是有了,尤其是潘剑屏那个不太合章程的提名,更是显出了非常明显的倾向性。

那么接下来做工作,只要有党政一把手随便一个点头,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——仅仅是副市长提常务副而已,又不涉及到市党委或者市政府的一把手。

两人说了一阵之后,王浩波推门进来了,这也是陈太忠不得不应付的场面,建福公司在今年膨胀得越发地厉害了,由于全国普遍缺电,建福的水电卖得相当地不错。

在某些地方,由于大网频频地拉闸限电,不少单位直接联系建福公司,说限电的时候,你们能不能把电网切过来?

电业局也知道这个情况,但是电供不上去,他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视而不见。

水利厅对建福的发展非常了解,到目前为止,建福的固定资产接近一点八个亿了,每年还能给厅里的干部大量的分红,不止一个人对这个公司眼红。

陈太忠走之后,也有人提出想收购这个公司,不过厅里得利的干部太多了,王浩波坚决地顶住了压力,厅长张国俊也支持他,陈太忠这番回来,自然是要跟王书记坐一坐,谢不谢的不说,联络一下感情是必须的。

酒桌上大家也没说什么重要事情,就是把发生在天南的有趣的事念叨一些,接着陈区长又开始诉苦,说自己到北崇遇到了什么事情,有多么的不幸。

别说,他一陈述,大家就静静地听起来,像北崇这些地方上的事情,省里的干部听到耳朵里,都是非常有趣的,也长见识。

这么一说,两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,到了下午,陈太忠再去找关正实、段卫华等拜个早年,不管能不能见到人,反正他得过去一趟,如此一来,回到凤凰就是三点了。

接着,他就是在阳光小区胡天胡帝了,其间随便吃点晚饭,又接着继续,一直到了八点出头,这才告一段落,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光白市长就有八个未接来电。

“你们歇着,我出去一趟,”陈区长起身绕过一大堆玉臂粉腿,有气无力地发话。

“晚上一定回来啊,”董飞燕懒洋洋地叮嘱他,“尝过你,别人都没啥味儿了。”

“肯定回来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穿衣服,“就是过去说点事儿,很快的……唉,我怎么就能这么忙呢?”

他想的是很快,实则不然,去了横山宿舍之后,才一进门,又有人按门铃,他拿天眼一看,是古昕和张新华,心里禁不住叹口气——人家有心惦记,咱也不能自绝于人民不是?

这俩人进来之后,不多时杨新刚也来了,大家喝点啤酒聊聊天,于主任又从对门端过来几个小菜,坐到九点半的时候,白市长终于按捺不住,走下楼来按他的门铃。

由于吴市长越来越不避讳,她和陈区长的关系,最近就隐隐有些传言了,但是到了这两位的级别,传言也仅仅是流言蜚语,不抓到实际的把柄,伤不得这二位一丝半毫。

所以白市长一来,大家坚持了五六分钟之后,纷纷借故站起身走人——小白是最后一个走的,陈区长表示道歉之余,告诉大家说,明天中午自己应该在家。

下一刻,他推开衣橱,来到了吴市长的卧室,等她进门之后,他苦笑一声,“我说,稍微等一等不行吗?难得有几个念旧的老朋友。”

“换了你,你能安下心等吗?”吴言一边脱外套,一边随口反问,“你也不告我一声,事情到底办得怎么样了……小钟,去弄几瓶啤酒,边喝边聊。”

“这可真是没时间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,“我为你的事情忙了一整天,阳光小区那边人多呢,今天说成啥都不能在你这边呆着了。”

“这个一会儿再说,”吴言急冲冲地打断他的话,“潘剑屏答应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