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8章 还缺一个(上)

陈太忠回来的消息,在文明办不是秘密,像郭建阳等人,只等着老主任跟秦主任谈完的时候,拦住他絮叨几句。

不成想陈主任在秦主任办公室呆了半个小时之后,直接出门走人了,郭处长壮着胆子追上去问一句,陈主任淡淡地笑一笑,“我去安排福利,时间紧得很。”

“要我帮忙吗?”郭建阳的态度还是挺端正的。

“算了,文明办也忙,”陈太忠随便摆一摆手,就坐到了奥迪车上,又扭头看他一眼,“你把心思放在工作上,我已经是恒北的干部了。”

“可您永远是我的老主任,”郭建阳低声地回答一句,这句说完,陈主任已经打着了车,缓缓离去。

陈太忠将车驶到指定地点,发现袁望确实已经借来了一辆大轿子车,他将奥迪车停在一边,走上前拿过钥匙来,一个人驾着轿子车,驶向《天南日报》旁的文明办外联办。

借来轿子车的时候,里面是空荡荡的,但是等他驶进劳动服务公司院子的时候,车里已经是满当当的货物了。

将车停在外联办的门口,陈区长走下车,推开房门一看,好嘛,一个抱着电话,背对着房门在聊天,另一个则是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玩电脑的这位听见有人进来了,也没在意,直到来人继续向他走来,他才侧头看一眼,然后马上就站了起来,惊喜地喊一声,“陈主任!”

抱着电话聊天的主儿,听到这么一嗓子,扭头看一眼,刷地就把电话压了,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,面色有点发白,看起来很紧张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根本就懒得搭理——此人是新面孔,他冲玩电脑的这位点点头,笑眯眯地发话,“老吴你这是……炒股呢?”

“瞎看一看,没事干,”吴科长尴尬地笑一笑,上班时间炒股,真的是不务正业,领导要叫真的话,给个严重警告都是正常的,幸亏……陈主任已经不在文明办了。

“这个可不好,”陈太忠摇摇头,淡淡地说一句,却也没再认真,他已经不是文明办的人了,凭什么管人家?更别说他心里也认为,如果干部能保质保量地提前完成任务,剩下的时间想怎么用,是人家的自由。

他只是心里有点疑惑,眼下是春节前夕,正式购物高峰,买卖双方发生口角的例子应该不少,而负责接受举报外联办冷清若斯,“最近工作不忙?”

“嗯,最近工作确实不多,”吴科长指一指桌上另一部电话,“这个电话是接受投诉的主要电话,一旦响了,另一个电话我们就不用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心说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挤进机关办公,真的是清闲啊,哥们儿才主政了一个小小的北崇区,却是几乎要忙死。

感慨归感慨,该张罗的事儿还是要张罗,他淡淡地发话,“腾个地方,我给文明办拉了点福利来,回头大家要过来领。”

“有多少东西啊?”吴科长先出来上车看一看,然后点点头,“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放隔壁,李主任对办公环境要求很严,那边大部分地方是空着的,打扫得也很干净。”

“那你打开门,大家搬东西吧,”陈太忠冲那个房间努一努嘴,转身迈腿上车,一转眼就抱着两个纸箱子下来了,箱子倒是不太重,关键是挺大。

“陈主任,怎么能让你亲自搬呢?”一边的这俩着急了,陈主任是离开文明办了,可是稽查办的李云彤,正是这外联办的顶头上司,于是两人抢着上前,从陈主任手里抢箱子。

“这有什么不能的呢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总共也没多少,来,你先开门吧。”

“老吴你这是干什么?”一辆出租车在一边停下,走下来一个风姿绰约的三十许美妇,正是李云彤,她瞪吴科长一眼,“知道陈主任回来了,还不赶紧安排两个人帮忙?”

“没必要吧?总共才一百件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她一眼,觉得李主任的举止依旧像几个月前一般,有点风风火火大大咧咧,“还用找人帮忙?”

“这里的搬工就是现成的,有临时工,也有收废旧报纸的,愿意给就给他们点儿,不愿意给也无所谓,”傻大姐大大咧咧地回答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再坚持,他想到了上一次,自己看到有收破烂的从这里拉着整捆的报纸和书籍,施施然地进出,其中有一辆车上,还掉下了一本相册,其中居然有涂阳市长刘东来的相片。

反正他已经身居正处,除了作秀的时候,基本上没有可能亲自参加太繁重的体力劳动了,傻大姐既然执意如此,他也不好不给她面子。

不多时,吴科长二人就招呼到了三个临时工——这是服务公司的临时工,不好白用,起码要给包烟,不过那临时工气度也不凡,直接拦住两个收破烂的,五个人组成一条接龙队形,五分钟内就将车上的一百件货物卸进了房间。

陈太忠拎着手机打电话,一边说话,一边围着那收破烂的板车转悠,他有点期待,自己在这破烂里,能再看到一点奇葩的东西吗?

别说,他还真又看到一点东西,有一个人的车里,是大捆大捆未拆封的信件,他翻了几捆,真的是颇为无语,信件上大致都写着“优秀春联应征”的字样。

想必是天南日报在春节临近之际,搞了什么春联应征的活动,或许前多少名还有什么奖,所以很多人投信报社,希望能有所斩获。

不过这些应征的人,大约都没想到,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春联,又是花钱邮寄了,最后的下场却是直接被收破烂的拉走,甚至连被拆开看一看的机会都没有——不管你的对联优秀也好拙劣也罢,你根本就没有获得竞争的机会。

好像有很多东西,离普通老百姓越来越远了,而同时有很多东西,是离所有人越来越远了,陈太忠正皱着眉头感慨,不成想李云彤见他挂了电话,左右看一眼,鬼鬼祟祟地走过来发问,“头儿,听说你要回来了?”

这不是扯淡吗?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他本有心再开个玩笑,可是想到上一个玩笑引起那么大的动静,而这傻大姐又具备一根筋的特质,所以也就收起了那番心思,只是淡淡地摇摇头,“想回来很简单,但是近几年……时机不成熟。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就能回来了?”傻大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“三年,还是五年?”

“也许会更久吧,这谁说得清楚?”陈太忠心里很明白,给谁错误信号,也不能给李主任错误信号,事实上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“刚才你下出租车……好像没给钱?”

“是司机不要,”傻大姐笑着摇摇头,然后又看他一眼,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咱们在客运办设的那个点,为出租司机解决了很多恶意投诉的纠纷,他们都很感激咱们文明办……我刚才就在那里。”

我倒是忘了,你还负责那一块,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,想起自己帮出租司机解决纠纷的事情,好像已经久远到不可考了,心里登时又生出一丝白云苍狗的感慨,“那也没必要沾人家这点小便宜。”

“我随便拦个车,是他一定不要,”李云彤觉得自己挺委屈,“而且帮出租车司机主持公道,这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。”

这个确实如此,2002年的时候,出租车拒载、拼车、不打表等不文明现象,已经会受到惩处了,但一般来说也就是一两百,三五百的事情,跟十年后动辄万八千的罚款不能比,李云彤帮这点小事主持正义,哪里能获得什么回报?

至于免费搭个车,出租车司机还是愿意的——保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着了。

“好了,进屋说吧,”陈太忠看一看时间,还不到十一点,径自向屋里走去,待到几人坐下之后,他才发话,“今天的福利一百件,文明办的人登记领取,至于说超出部分,云彤你和秦主任商量着办。”

文明办正经办公的人,还真不到一百个,李主任闻言笑着点头,“秦主任跟我说了,您都离开文明办了,还帮着大家张罗福利,是真正地把文明办当成自己的家了。”

原来是秦连成泄露了我的去向,陈太忠听明白了,他看一眼吴科长,“我说,你尽快出个表,计算机主要是干这个的。”

我不就是看了看K线图吗?让你这样说,吴科长觉得自己有点委屈,不过他也知道,领福利的时候,造个表会省却很多麻烦,于是嘴巴冲着年轻人一努,“出个表格,赶紧的。”

啧,陈太忠看得有点咋舌,正好这个时候,李云彤端了一杯水过来,放到面前的茶几上,接着一屁股坐到了陈区长旁边。

“外联办现在办事,也这么官僚了?”陈太忠低声问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