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6章 不收不行(上)

“看来跑官,也不是很难嘛,”陈太忠从潘剑屏的办公室处理,心里禁不住有一点小小的自得,他真没想到,老潘居然这么好说话。

事实上,他还准备了若干后手,甚至想着实在不行,就只求一票了,然而,潘部长表现得太干脆利索了,让他的后手没起到任何作用。

不过,这也算好事,至于说潘部长交待的跟邓健东通气,他很明白这一层含义,潘部长虽然也是省委常委,但是提名这种事儿,一般都是省长或者省党委书记考虑的,他想提个名,若不是直管的口,提前吹风是必然的,否则就是不知自爱了。

出了宣教部,他也没有去文明办,而是身子一转就去了组织部,陈某人总共才在天南待几天,抓紧时间办事是必然的。

组织部的人也认识他,虽然大家都很好奇,这个已经离开的天南的家伙来这里做什么,不过大家并没有拦住发问的意思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邓部长不在,陈太忠并没有延续了他在宣教部的好运,所以他开始后悔,今天早上……似乎有点太恣情纵欲了。

该怎么办呢?他有点挠头,于是琢磨着该不该去找王启斌了解一下,邓部长到底去哪儿了,不成想在楼梯拐角,他又碰到了熟人——党校的同学花华。

花华乍一见他,也是微微呆了一下,“原来是班长,你不是去恒北了吗?”

“想你了,就打算调回来,恒北女人太难看了,没有一个比得上花同学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开个玩笑,“邓部长办公室没人,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”

“我可比不上荆老的孙女,”花科长被他调戏得双颊微微一红,陈主任的美貌女朋友,在省委还是有点名气的——这么年轻的正处,有的是人惦记着帮他介绍对象,一打听才知道,陈主任的女朋友才貌双全,家世也不错。

于是她转回正题,“邓部长出席全省优秀青年干部表彰会去了,应该很快就回来了,他不会等会议完的。”

“那……我去外面等一等吧,”陈太忠本来想再逗她一句,说我去你办公室等呢,不过再想一想,这年头开玩笑适可而止就可以了,好歹同学一场,一个劲儿作弄就没意思了。

他出去了,花华身后却是冒出一个女人来,女人乍一看有二十八九,细细辨别一下,就会在眼角眉梢发现细细的皱纹,属于保养得当的那种,“小花,陈太忠很喜欢你啊。”

“苏科,他是开玩笑呢,只是我党校同学,是我们班长,”花华可知道,这苏科长的嘴巴并不紧,她虽然不怕对方,但是也不想引起太多的麻烦。

“是吗?”苏科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他已经离开天南了,来组织部干什么?”

“这我怎么知道?”花华就见不得她那种八卦的样子,所以就不肯再说了,不过她心里却是暗暗懊恼,这个副班长也真是的,开这种玩笑,你不知道你的那个绰号吗?

陈太忠还真没想到这层因素,在他的官场经历中,一开始他认为,做领导要有做领导的气势,不能随便开玩笑,后来这个认识逐渐改变,直到主政北崇之后,他才越发地确定,当领导的适当跟下面人开开玩笑,甚至偶尔说句脏话,更能显示亲民形象。

可他就偏偏没想到,自己在省委的那个外号,对女性来说有多恶劣。

于是,后果就产生了,郭科长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听到的话传了出去,三分钟后,花华就接到了自己爱人的电话,质问缘由。

花科长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处了——没错,在青干班培训过后,她终于在去年年底升为副处,陈区长不明就里地称她为科长,她也不好说,我已经是副处了。

总之,花华家是有背景的,她爱人家里也是有背景的,所以做老公的得到消息极快,但是再有背景,听说惦记上自家老婆的,是那个色中恶魔陈太忠,也完全不能坐视。

花处长就觉得心里甜甜的,往日里老公对自己交往的人不甚在意,现在一听说骚扰自己的是陈太忠,就急吼吼地打电话过来——看来你还是在乎我的嘛。

于是她就甜蜜蜜地告诉自己的老公,陈太忠是开了个玩笑,他是找邓部长办事来的——办什么事儿我也不知道,不过据说……也许他会调回来,你是不相信我?

“我肯定相信你,十二年的感情呢,”做老公的在电话南边赔着笑脸,“主要有人说,陈太忠看上的女人,一个都跑不了,我是担心他找你麻烦……我现在就去抽那造谣的家伙。”

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出楼之后,还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,他站在楼门口,等了一会儿又蹲了下来,摸出一根烟点上——反正哥们儿现在不是天南的干部,有些形象没必要太注意。

一根烟在他手上燃完,他站起身来,心里有点纠结:老秦还等着我聊天呢,我这是继续等下去呢,还是先通知老秦一声?

他正纠结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抬头扫一眼,却发现楼上几个窗户处有人影晃动,心里禁不住有点悻悻——我说,我就算交流出去了,回来一趟也正常吧,你们有必要这么围观吗?

还是给老秦打个电话吧,他摸出手机才要拨号,正好有电话打进来,一看号码还是熟人,他接起电话笑着打个招呼,“王处你好。”

“太忠你这么说多见外?”王启斌在电话那边笑着回答,“我在外面办事呢,不在部里,听说你去了组织部?”

不管你在不在外面办事,如非必要,我也不会去你办公室找你,陈太忠心里明白,不管怎么说,自己都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,一来组织部就找王启斌的话,一个是容易让老王被动,另一个就是……他也不想看到别人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眼光。

所以听到这话,他干笑一声,“过来办点事,王处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指示什么啊,”王启斌在那边不以为然地答一句,在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,他才继续说话,“有传言说,你要调回来了?”

“嗯……嗯?”陈太忠先是漫不经心地哼一声,紧跟着就大吃一惊,然后他就想明白了谣言的出处,心里禁不住有点失望,真想不到花华是如此嘴快的人。

不过他也没有辟谣的兴趣,只是顺便又开个玩笑,“我回来……不好吗?”

“你回来当然好了,我是有点不敢相信,所以打个电话求证一下,”王启斌在电话那边讪笑一声,又善意地提示一句,“不过类似这样的事,你这个保密工作……做得不太好。”

“我就是随口一个玩笑,你也是老组工了,觉得这种情况,我能回来吗?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凭良心说,老王这人,交朋友都比较实打实,他也不好将玩笑开得太过。

“我也觉得奇怪,毕竟是中组部组织的交流,”王启斌一句话说到点儿上了,中组部搞的活动,就算交流干部不能扎根当地,撑一两年装装幌子也是必须的,所以他就笑一声,“不过不管什么事儿,发生在你身上都正常。”

“这真是无稽之谈,”陈太忠正说着,发现面前停下一辆车,邓健东从上面走了下来,他赶紧压了电话。

邓部长看他一眼,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你来是找我吗?”

“是,知道您参加会议去了,就等一等,”陈太忠见这做派,心说这省部级干部确实有气度,说话含糊的时候,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,但是该单刀直入的时候,直接迎着就上来了——这肯定是有人汇报了,老邓才会如此说。

“嗯,”邓健东也不多说,径自向楼内走去,陈区长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上。

邓部长的门口,还有几人在等着,其中还有两个省委的熟人,不过他直接向门内走去,连个招呼都没有,可见这组织部长还就是牛气。

陈太忠见状,自然就跟了进去,虽然老邓没说让他这么做,但是气场就该是这样的。

邓健东进了办公室,也不理会他,自顾自走到办公桌之后坐下,又拿起一份文件来看,头也不抬地发话,语气生硬而威严,连主语都直接省略,“什么事?”

你要直接来,那就直接来呗,陈太忠也很直接地回答,“对于凤凰市的常务副市长,潘剑屏部长觉得,凤凰现在分管农林水的吴言很合适……他想提个名。”

“凤凰的常务副?”邓健东虽然得了消息,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是猛地听说是这么件事,还是禁不住生出一点讶异来,不过他依旧没有抬头,略略迟疑一下才发问,“凤凰的常务副是曾学德吧?嗯……也是,他快到点了。”

要不说这组织部长厉害,整个天南的厅级干部全在脑子里面装着,随便说一个人,邓部长马上就对上号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