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5章 赶场(下)

也不知道小白是怎么安排的,反正今天做秘书在老板之前拔了头筹,难得的是,吴市长居然接受了一个很羞人的姿势,就是她躺在床上,钟秘书趴在她身上,陈区长在两人之上,一会儿捅一捅这个,一会儿插一插那个,真正是上下逢源,其乐无穷。

等消停的时候,就到了夜里一点,沉寂了好一阵,白市长的声音才响起,是无比慵懒和满足的声音,“算你有良心,没给阳光小区的那帮女人榨光了。”

“我这叫天赋异禀,”陈区长懒洋洋地回答,“哪天一起去阳光小区吧?姐妹们很多。”

“你给我留点面子吧,行不?”这个时候,吴言也不想跟他叫真,她感兴趣的是别的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潘部长?”

“明天就去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小白今天表现不错,他也不吝惜嘉奖,可是想到自己回来才几天,就要不住地东奔西跑,一时有点头大,“哎呀,真是忙死了。”

一宿无话,第二天陈太忠还待睡个懒觉,不成想吴言情绪高涨,连昏憩术都有点失效,六点半就醒来了,要他赶紧践诺去素波。

陈区长早就决定了,要用万里闲庭赶路,倒也不是很着急,穿好衣服出门下楼,此时虽然天色尚早,也有几个人出来,在院子里锻炼身体。

其中就有他的对门于主任,正拿着一把宝剑练剑,于主任见到他,笑眯眯地上前招呼一声,“陈区长可算回来了,中午你在家吃饭吗?让我老伴给你熬点排骨汤。”

“谢了,不过我估计晚上都没时间,”陈太忠微笑着摇头,随手打开车门,“好不容易回来几天,事情就不断。”

“忙点好啊,”于主任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看到陈区长冲自己微微点头示意之后,驱车离开宿舍院,又轻喟一声喃喃自语,“等你闲下了,就知道有多难受了。”

陈区长并没有着急着去素波,他路过一个摊点,买了一大锅清汤云吞,又买一点油条、卤鸡蛋什么的,带到了阳光小区。

房间里除了几个凤凰女人,还有圆规腿和列车员,这二位巴巴地从素波赶来,他倒是晾了人家一晚上,所以他得表示一下歉意。

进了房间之后,才发现诸女在那张大床上横七竖八地躺着,旁边还有啤酒瓶子,想必昨天晚上也折腾得挺晚。

他走上前,随手推一把睡在床边的董飞燕,“起来,吃早饭了。”

“嗯……是你?”她不愧是列车员,有人一推就醒转了,看清楚面前的人之后,她才迷迷糊糊地打个哈欠,一掀被子,“唔,才回来啊……你帮我脱。”

列车员在凤凰没睡衣,所以睡觉的时候,全身就只穿着一个小内裤,再脱就什么都没了。

陈区长见到她肌肉微微坟起的大腿和小腿,一时间也来了兴致——董飞燕的两条腿,是他的女人里最有劲的,夹人也夹得特别紧。

“那就来个晨练吧,”他伸手解开了皮带……

这一番折腾下来,就到了九点半,完事之后,他也懒得多说,“本来是给你们送早餐来的,不行……得赶紧走了。”

“真不过瘾,”董飞燕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她是久旷之身,今天才少少地娱乐了一下,这位就离开了。

“行了吧你,我都忍着没上,”刘望男白她一眼,“他对你和小汤够照顾了。”

“我觉得不太够,你说呢,小汤?”董飞燕笑眯眯地调戏汤丽萍。

圆规腿同学可是年轻得很,虽然这种混乱她也参加多次了,但面皮还是太薄,犹豫一下她才不服气地回答一句,“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回来。”

“他赶场呢,”丁小宁答一句,慢吞吞地起床穿衣……

陈太忠真是赶场,他原本是打算八点多去宣教部,那时候潘剑屏应该是比较闲的,结果一不小心就拖到九点多了……真是色迷心窍吖。

万里闲庭到了素波,他先找到袁望安排一下,然后才拿出奥迪车开向省委。

来到宣教部之后,他琢磨一下,决定还是先找潘剑屏,有意思的是,他在潘部长门口,遇到了文明办主任秦连成。

秦主任一见他,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绝对是发自内心的那种,“哈,是太忠啊,现在该叫你陈区长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刚回来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跟对方握一握手,“这不是有点想念潘部长了?就过来看一看……顺便给文明办弄了点福利。”

“你的福利,好像都挺吓人的,”秦连成笑一笑,他在官场里浸淫二十多年,各种各样的福利不知道见过凡几,但是他真的忘不了,当年小陈在招商办的时候,一下就弄来了价值十几万的奢侈品。

“这次没什么,就是一些恒北的土特产,吃的居多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太好的福利,我也不敢弄过来。”

正说着呢,潘剑屏的秘书赵丹青走了过来,“陈区长,部长请你进去。”

“那我先走一步,办公室等你啊,”秦连成笑着摆一下手,转身离开。

潘部长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,听到他进来之后,把文件往手边一放,摘下鼻梁上的眼镜,拿起一块布子,一边擦拭一边笑着发话,“还知道回娘家看看,不错,坐。”

“我就想回娘家呢,回不来啊,”陈太忠笑着答话,走到沙发边坐下,“我去的那阳州北崇,实在是太艰苦了。”

你想回来?潘部长微笑着回答,“越是艰苦的地方,越能锻炼人,你是咱宣教部出去的,可不能给宣教部丢脸。”

“锻炼人,也不能用枪子锻炼啊,”陈太忠继续叫苦,“我去那儿两个月,被人拿枪打了两次,意志差一点的,没准会吓尿了。”

“不至于吧?”潘剑屏狐疑地看他一眼,心说我不能让你小子一直叫苦,于是果断直接发问,“今天找我什么事儿?”

“没啥,回来了,就过来看看老部长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轻咳一声,“我们凤凰的常务副曾学德,要退了。”

“嗯,”潘剑屏不动声色地哼一声,自顾自地擦着眼镜,也不说话。

“我的老书记吴言,现在是副市长,”陈太忠说得很直接,“她为人正直作风正派,工作能力很强……我想请老部长给提个名。”

潘部长听到这里,翻起眼皮白他一眼,然后又擦拭镜片,擦完这边擦那边,擦了足足有两分钟,才把眼镜戴上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常务副……你让我提名?”

“麻烦老部长了,”陈太忠满脸笑容,“我知道有点冒昧,不过您一直都挺支持我的,就壮着胆子恳求一下。”

“她跟你什么关系?”潘剑屏缓缓发问。

“就是我的老书记,在工作中挺支持我的,”陈太忠面不改色地撒谎,顺便还轻轻点一下,“就像马勉马主任,秦主任,还有老部长您,对我都很支持。”

马勉!潘剑屏当然知道这话该怎么听,首先小陈是标榜自己不忘本,其次就是……马勉出了作风问题,搞得他也有点被动,最后上调中央文明办,这其中小陈是使了劲儿的。

“总是不太合适,我也快退了,”潘部长终于实话实说,对他这个省委常委来说,副市长升为常务副,这道坎不算太难,但是平白揽这么一档子事儿,让他也有点犹豫。

“我觉得您能干满时间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。

我能不能干满时间,你说了不算啊,潘剑屏沉吟了起来,这个小陈身上,古怪真的太多,想一想马勉算是他心腹,而且这个时候,他也不希望小陈跟谁歪自己的嘴。

反正帮老领导跑官,虽然罕见,却也算忠勇可嘉,潘部长拿定了主意,不过他不会让一个小正处这么容易跑通一个副厅的位子——不是随便一个人,就能到省委常委跟前跑官的。

所以他沉吟好一阵,才做出指示,“文明办那边,有些事情不是很顺,你有空了,也帮着操一下心。”

这是交换的意思,陈太忠听懂了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那是一定的,一会儿还要去看秦主任,还给文明办弄了点福利。”

“那你就不知道给部里其他处室弄点,”潘剑屏哼一声,白他一眼后发话,“我很少提名,你先去跟邓健东打个招呼,他要是能接受的话,你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好嘞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就站起了身,从口袋摸出一个扁扁的小纸包,放到了潘部长桌上,“一点小心意,部里看需要什么福利,可以……”

“拿走,”潘剑屏打断了他的话,冷冷地看着他,很坚决地吐出两个字。

“您都说了,要到点了,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您到了点,子女也得保持适当的生活水准吧?”

“子女……”潘部长轻声重复一遍,才又微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,你别学这一套,只要你心里有老部长,那我需要发愁自己的子女吗?”

旁人只看到了陈太忠被逼得离开天南,潘剑屏却意识到此人的成长空间有多么地大,跟一张可能有几十万的银行卡相比,让小陈欠一点人情,才是更划得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