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4章 赶场(上)

“常务副市长?”陈太忠跟曾学德还有些私人恩怨,不过后来曾市长没再跟他打交道,他也就没再找此人麻烦。

“我够格了啊,”吴言只当他觉得自己痴心妄想,一边回答,一边接下了他手里脱下的外套,殷勤地为他服务,“两年的副市长了,升个常务不算很离谱吧。”

“章尧东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又去解皮带,随口发问。

“他让我自己活动,”吴言幽幽地叹口气,她现在已经隐隐有单飞的趋势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曾经的章系大将,求助于章尧东是很正常的。

可她心里也清楚,上一次自己升副市长,升得就有点奇怪,章书记虽然没问,心里没点想法才怪,所以后来也放手由她单飞。

不过这次章尧东让她自己活动,理由也很充分,“他自己在拼命往上走,关键时刻,他无心再招惹别的麻烦……他现在还在京城。”

要不说官场里的进步,真的不敢有半点松懈,天南大部分省级干部都认为,这次章尧东肯定是要上了,但是章书记绝对不敢这么想。

“你这个事儿……”陈太忠沉吟好一阵,才苦笑一声一声摇摇头,“我帮你说话没问题,但是只升个常务副,有点浪费资源了。”

“副书记肯定更好,但是没这位子,”吴言也幽幽地叹口气,一边说,一边又接他脱下来的裤子,“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曾学德一样,为了争常务副,就放弃副书记的位子。”

“这个你得让我好好想一想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他离开天南之前,曾经逼迫曹福泉答应两个副厅以上的推荐人选,不过那副厅二字后面既然跟了一个“以上”,他就觉得轻易用这个承诺,可能有点划不来。

一边思索,他一边来到了卧室,脱掉身上所有衣物之后,将床头叠好的睡袍披上,钟韵秋知道他的习惯,拿起床头柜旁的啤酒,打开递给他。

斜靠在床头,陈太忠灌了两口啤酒之后,才略略地捋清了一点头绪,“这个事情,你还托谁了?”

“我还能托谁?”白市长端着茶杯走了过来,用臀部拱一下他的腹部,在床边挤个位子坐下,淡淡地叹一口气,注视着他,“我跟省领导关系都一般,以前一门心思跟着章书记的。”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陈太忠有点挠头了,“真的谁都没找?这有点难办。”

“都是不熟的人,这种事怎么好找人?”白市长想到恼火处,又白他一眼,“正经是因为你,我把邝天林也得罪了。”

邝天林是原省人大主任,他的儿子邝舒城是原红山区党委书记,因为小偷泄密而被牵扯出来,是陈太忠进入官场之后,扳倒的第一个干部,也正是因为这件事,陈区长和白书记结下了一段孽缘。

“前人大主任,过去式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又解释一句,“这种事儿当然不能乱求人,但是一味暗自操作也不合适,有人提议,我才好吹风,要不然名不正言不顺。”

“提议……”吴言的眉头微微皱一皱,紧接着目光一亮,“殷放和许纯良很不对眼,章书记走了以后,我要是能成了常务副,肯定能制约一下殷放。”

“要接章尧东留下的摊子,你的份量还是轻了点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。

章尧东一旦离开,凤凰系的章系人马不能说树倒猢狲散,但也是群龙无首,不过小白想接手章尧东的势力,资历真的太浅,不管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,还是排名最后的副书记姜勇,那都是市党委常委。

“我并不想接手他的摊子,”白市长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尧东书记对我有恩,但是路终究还是自己走的……而且,我真的资历浅。”

“你是一个不甘被人束缚的人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他实在太了解小白了,她在章系人马中,资历确实不算数一数二,但是论嫡系,却是一等一的嫡系。

只要她甘心跟着章尧东走,以章尧东五十三岁副省的地位,退休前混个正省部级,还是有可能的,到时候基本上能保证她一个正厅。

可吴言是被权力欲迷惑了的女人,她要是跟着章尧东的脚步走下去,永远不可能超过章尧东,而她在厅级迈向省部级这关键一步的时候,章尧东应该已经出不上力了。

所以她必须寻找新的支点,事实上,在她从正处迈向副厅的时候,章书记都认为她的积淀不够,需要再等一等,正是新的支点的出现,让她跑赢了同侪。

“但是你要我找许绍辉,这里面有个问题,”陈太忠侃侃而谈,“章尧东要顶的,应该是陈洁的位子,这个事情上,许绍辉都要落不少人情,他怎么再帮你说话?”

“他顶高胜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,”吴言轻叹一声,面对自己的情郎,她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“高胜利……不是才五十九吗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按各种规则来说,副省级的干部,男性是六十三退休,高省长完全可以再干四年退休。

“他没靠,这是尧东书记说的,”吴言冷冷一笑,高胜利不是没有靠山,只不过靠山不行了,那就跟没靠山一样,“倒是陈洁可能干完这一届,她比高省长小几个月……关键是今年天南换届,到点的干部实在太多了。”

陈洁虽然比高胜利小几个月,但是女性的副省级干部,六十二岁就退休了,所以严格来说,高胜利拥有略长的政治生命。

按道理说,今年是换届年,这俩就都该考虑往二线上走了,不过到点的干部太多的话,也不能全部都换掉,总要讲究个先后,以保障平稳过渡。

而这其中的取舍,就在运用之妙了——事实上,如果条件允许,全部换掉也未尝不可。

“要下来的是高胜利?”陈太忠有点吃惊,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释然了,老高跟陈洁拼底蕴,真的没得拼,陈省长虽然低调,但却是根正苗红的凤凰系,黄家一天挺得住,就没人在这种事情上为难陈洁。

“要下的不止是他,”吴言微微一笑,“今年省里可不太平。”

换届年,肯定不太平的,陈太忠觉得有点无奈,我都不是天南的干部了,你要我操心这些事,他正郁闷呢,觉得身子下面一凉,低头一看,却发现钟韵秋正在拿手抚弄着小太忠。

钟秘书已经脱去了睡袍,全身只穿着粉色的胸罩和粉色网眼小内裤,再加上黑色的网格丝袜,臀部高高翘起着,硕大而丰满,那个诱惑真的是没的说了。

“杜毅走不走?”陈太忠努力抛开这些不良影响,事实上,他最近对天南这边的官场,并没有太在意。

“这个说不准,”吴言摇摇头,“他就算走,也是换到别的省做书记,他在天南没有干满一届,走不走问题不大。”

“邓健东要走吧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,组织部长你干一届,就该走人了,继续留在天南的话,也要做个什么副书记之类的,走本土的升级路线了。

“这个谁知道?”吴言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朱秉松也六十了,统战部长的位子,他该让出来了,今年的变动真的很大。”

这变动确实不小,光知道可能退二线的,就有高胜利、陈洁和朱秉松,杜毅走不走的说不好,但是邓健东十有八九是要走了。

但是陈太忠偏偏又想到了一个,“你最近多跟潘剑屏接触一下,争取让他感受到你对凤凰热爱之情。”

“潘剑屏?”吴言听得眉头先是一皱,旋即笑一声,她对省里领导的履历,背得滚瓜烂熟,“他都五十九奔六十了,注定退二线的,今年天南换届,一定会很热闹的。”

“你怎么能断定呢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副省干部六十三退休,潘剑屏确实是该去二线了,但就是那句话,哪怕是换届,一个省换得干部太多,也会破坏稳定。

“我找部长说一下,看他能不能帮你提一下名,”陈某人在天南的嚣张依旧,但是有些人,真的是不好用了,他不得不使用其他手段,来体现自己的存在感。

而他的老部长,即将步入官场的暮年期了,也是不用白不用的那种,既然有这份交情,那么——为什么不用呢?

“潘剑屏提名?”吴言沉吟一下,这个建议真的有点出乎她的意料。

“你管那么多干啥?”陈太忠的话说到一半,就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舒服地哼一声,“哦……韵秋你轻一点。”

白市长闻言,回头看一眼,却发现钟韵秋已经将内裤褪了下来,松松地挂在右脚的脚脖子上,而钟秘书的下半身,正在一点一点吞噬着小太忠——这一刻,陈区长身上披着的睡袍,早就被丢在了一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