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2章 武林大会(上)

“总算知道你一直在忙什么了,”三十九号里,唐亦萱一边伸手去解丝巾,一边表示自己对今天的微服私访很满意,“好了,我去给你做晚饭。”

“真不吃了,确实有事,”陈太忠摇摇头,看到她娥眉轻蹙,说不得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是正经事,回来以后,我有太多事情要办了。”

“什么正经事,能不能说来听一听?”唐亦萱侧着头,微笑地看着他——要不是跟其他女人胡来,告诉我也无妨吧?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发现还是用刘望男的说辞比较好一点,于是笑着回答,“武林大会,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唐亦萱还待再问,不成想这厮就像青烟一般,在她的眼前一点一点消失了,就在即将彻底消失之前,这厮还送来一个飞吻,搞得她有点哭笑不得。

晓艳会不会知情呢?下一刻,她陷入了思索中……

这陈太忠,也未免太能折腾了吧?与此同时,凤凰政法委书记王宏伟听着秘书的汇报,心里很是无奈,“白凤乡派出所的人,赶到了现场没有?”

“没有,他们听说陈太忠这么说,也不便直接到现场,”小陶婉转地回答。

乡镇派出所的工作,原本就不好做,那些村民们惹急了,真敢跟派出所对着来,更别说还有陈某人的授意在里面,派出所的警察真敢过去解救的话,没准都要在村民手里吃瘪,“所以红山分局请示市局,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?”

小陈这才回来几天?真不是省油的灯啊,王书记苦恼地捏一捏额头,才问一句,“科委的祁伟……还纠缠过咱们没有?”

这祁伟也够郁闷的,昨天他打了电话告状之后,然后就没了音信,恼怒之下,他今天上午又是一阵折腾,骚扰了市局骚扰分局,一定要对方严惩打人凶手,他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了王书记的手机上,说殷市长很关注此事。

“那你让殷市长跟我说吧,”王宏伟根本懒得理他,陈太忠堵在金乌县党委门口,暴打薛时风都毫无压力,你看这个副处,还真的差点。

不过现在想起来,这小陈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安分,回来才一天,就趟了两个场子,而且都是见了血的,听见这个汇报,王书记肯定就要过问一下上一件事。

“湖西分局说了,希望他拿起法律的武器,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”小陶微笑着回答,“然后他就没再打电话了。”

“陈太忠拒绝接受调解,他找咱确实没用,”王宏伟不屑地哼一声,事实上,他对事件的前因后果,还是比较清楚的,而面对自己的心腹,他也不介意随口评价两句,“好端端的疾风,让他搞得乌七八糟……也亏他好意思告状。”

“不过陈太忠一回来,就搞得乌烟瘴气,也实在不成个体统,我得警告他一声,”王书记的态度,算是比较公正,并不是一味地偏袒。

陈太忠在凤凰的影响力降低了,这是实实在在的,王宏伟才敢考虑警告对方一声,搁在陈某人任文明办副主任的时候,他都不会这么直接——让唐姐传话就行了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伸手向电话摸去,不过在手握到话筒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,沉吟一下才发话,“算了,你跟小董说一下,让他把我的意思传达给陈太忠。”

那厮连遇两件事情,估计心里正不顺呢,我这么直接打电话,没准就帮别人吸引火力,犯不着,还是要小董去说吧。

他话音未落,就听得有人敲门,小陶走上前拉开门一看,就笑了起来,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老板正要交待你事儿,你就送上门了。”

“我就知道老板找我,所以主动过来了,”小董笑眯眯地发话了,他找王书记也是有事,但是这时候,他总不能说自己的事比王书记的事情还重要。

“先说你来这儿什么事儿吧,”王宏伟淡淡地发话,小董现在在凤凰,基本上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儿,能让他上门来说的事情,应该是有点意思的。

果然是有点意思,小董犹豫一下,才干笑着回答,“这个……昨天陈太忠区长回来了。”

小陶听到这话,也不作声,王宏伟点点头,“嗯,我也知道他回来了……你说。”

小董一见老板的样子,就知道陈区长的做为,十有八九被汇报上来了,不过科委的事那么大,想瞒也不可能瞒得住——他并不知道,陈某人刚才在东临水又出手了。

他要汇报的,是另一件事,“陈区长现在在京华酒店摆酒,请市里和省里的一些混混吃饭,我跟您汇报一下这个情况。”

要不说,小董再是干脏活的,他首先是王宏伟的人,其次才是陈太忠的人,陈区长这次请人吃饭,搞得大张旗鼓的,小董本来没心打这个小报告,但是想到老板迟早会知道,与其让别人汇报,还不如他自己来,万一有什么问题,他也能从中斡旋一下。

“他请混混吃饭?”王宏伟还真的没想到,又有这么一桩幺蛾子事儿,不过,小董既然能来汇报,他也不着急问谁有案底什么的——问题一旦出口,不但小董难做,万一听到什么不合适的,他也被动。

所以最初的惊讶过后,王书记只是冷冷地哼一声,“这家伙也太胡闹了,他好歹是国家干部,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,成什么样子?”

“他说他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,跟这些人来往,并不存在充当保护伞的嫌疑,”小董颇为无奈地回答,他帮刘望男打点抢注域名的公司,又跟丁小宁、张爱国等人走得很近,知道这些细节是很正常的。

“他这次回来以后,变了,”王宏伟皱着眉头琢磨,以前陈太忠虽然嚣张,但是还愿意讲章法,并不拒绝用官场手段来解决问题。

但是自打这次回来,这厮的手段,基本上全是黑道手法,根本不靠官场手段来解决,真要评价的话,那就是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,越混越回去了。

可是再细细一想,却又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想要维持在凤凰的存在感,不借助黑道是不行的,非常欣赏他的蒙艺,早就走了,而黄家虽然看重他,他却已经离开了天南——这边的事情,也没有多少大到值得黄家关注的。

不在当地,却又能慑服当地黑道,不是保护伞,只是比黑道更狠的干部,王宏伟思考好一阵,做出了这个定义——以前他就知道是这么回事,只不过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。

这个陈太忠,还真不是一般的奇葩,王书记微微摇一摇头,然后他才意识到,自己似乎沉默了有一段时间,于是他沉声发话,“你怎么想起来,告诉我这个消息?”

“素波和张州来了不少人,我是担心引起市局的什么误会,怎么说也是快过年了,”小董会说话,虽然老板置疑自己的动机,但是他解释得婉转而清楚,“还有就是,这个消息市局多掌握一点,也挺好的。”

都说老鼠钻进风箱,是两头受气,但是对小董来说,在王宏伟和陈太忠这两尊庞然大物之间,他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,告诉王书记这件重要事情,那是应该的,但是同时,他能找出自己为陈区长操心的理由。

“嗯,”王宏伟点点头,这下就更没必要问,来的人有没有案底了,“你跟陈太忠说一声,悠着点……万一事情闹大了,我不找他麻烦,他还要找我麻烦呢。”

刘望男说得还真有点贴切,这顿饭,陈太忠玩的真是武林大会,除了凤凰市的铁手和马疯子,他还叫来了素波的韩老大、韩老五,以及张州的黑道老大齐六指。

天南的黑道势力,最凶悍的就是这三个地方,经济状况在那里摆着,凤凰和素波是天南前二的城市,张州坐四望三,尤其是张州那里煤矿众多,涉及到资源纠纷的话,很多时候要使用武力。

熟悉的人就不说了,这齐六指在张州也是大名鼎鼎,他不是哪只手长了六个指头,而是说他最早是玩赌博的,手艺很高,智商也不低。

玩赌博可不是能当了黑道老大的,他收入高,但是打他秋风的混混也多,有一天他吃了大亏,就离开了家乡,不过欺负他的混混,不久后也横死街头。

大家都说那混混是齐六指弄死的,只是这事情就说不清了,五六年后,齐六指携巨款荣归故里,开了一个港资的大酒店,还混上了省政协委员,传言说,齐六指在拉斯维加斯,一个星期赚了三千万——美元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