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71章 鲜廉寡耻(下)

“我就不知道,东临水能惨到什么地步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走上前又是一个耳光,直扇得小个子踉跄两步,“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们,在东临水不要胡来吗?”

“要文明钓鱼,陈村长指示过的,”一边的刘老汉接话了,他的鱼塘被人祸害得一塌糊涂,亏得陈主任留了一幅字儿,然后他才不受别人骚扰,所以他心里很感激,“我都跟你们说了,陈村长很关心我们。”

“陈太忠已经去了恒北,你搞清楚一点,”小个子冷笑一声,很显然,他在昏迷期间,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,“就算他在凤凰,又能怎么样?别拿那些过气的人说事儿。”

“二蛋你……”高个子很显然被吓到了,忙不迭要阻止他说话。

“嗯?”陈太忠重重地哼一声,冷冷地看向他,顺便封闭了这厮的喉咙。

所以这二蛋,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李凡是却是看得清楚,知道老村长已经恼了,说不得干笑一声点点头,“也是,我有点过于迷信老村长了。”

“你早能反应过来,那该多好?”小个子哼一声,又狠狠地瞪一眼陈太忠,似乎是想上前动手,可是终究是没那胆子,他摸一摸头上皮破血流的地方,“现在晚了,等着吃滚大板剃光头吧。”

“话真多,”陈太忠摘下口罩,笑眯眯地走向小个子,“你刚才说什么?陈太忠过气了?”

“是我说的,那又怎么样?”小个子后退两步,才待继续发话,猛地眉头一皱,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……你是?”

“我就要看看陈太忠怎么过气了,”陈区长飞起一脚,似慢实快,嗵的一声大响,再次把小个子踹到了墙上,看着再次昏倒的这厮,他笑着摇摇头,“我就算过气了,也不是你这小子能动手打的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扭头看一眼被众人扭着的高个,“钱啥时候能给?”

“一两天,您得给个筹措的时间,”高个儿回答得很痛快。

“扒光了绑到树上,啥时候拿过来钱,啥时候放人,”陈太忠发话了,这话一出,登时就有人上前扒年轻人的衣服,陈村长在东临水的威信,那是真的高。

村民们在那里折腾,陈区长却是又找到了李凡是,他对这些人能垄断香菇的销售,还是有点不解,“明明咱自己就能卖香菇,你为啥要包销给他们,四、五月的高峰来没来。”

“还不是跟您借的那点钱,让他们眼红了?”李凡是无奈地叹口气。

东临水跟外面借了二百万用于发展,让白凤乡的人眼红不已,但这钱是从马疯子那里借的,干部们想沾点光,也要考虑一下后果。

更别说有传言,说这钱其实是陈太忠张罗的,而且陈主任也向王小虎表示了,谁敢动这钱,别怪他不客气。

但是自古财帛动人心,有人就想出个点子,说咱经常来东临水吃吃喝喝就行了,李凡是招待一两次之后,发现长久这么下去,真不是个事儿,于是他就把接待地点定在刘老头的鱼塘了,陈区长写的“文明钓鱼”四个字就派上了用场。

乡里干部有点生气,说李凡是你他妈的不是好鸟,劳资钓个鱼还要交钱,李村长苦笑着解释——你别看东临水有点钱,这钱花不对地方,陈主任绝对饶不了我。

这就是明确表态了,东临水的秋风不是那么好打的,但是那么一大笔钱放在那里,干部们也不是不会变通的手段。

一开始,他们是给李凡是介绍商家,比如说东临水要买的汽车、冷库这些,他们就把关系户介绍过来,这些关系户报出的价格都比较离谱。

李凡是要买这些东西,也做过市场调查,知道大致是什么价位,所以他不接受这些报价,又把陈太忠拉出来说事——我不但得买得便宜,东西还得好,要不他放不过我。

这些设备设施,最后都还是比较公道的价位买到了,不过有些亏还是得吃,比如说购买的时候都是全款——涉及上面人的面子,东临水也不敢顶得太厉害。

这是设备,然后东临水修路盖房子,上面的干部又要插手,搞建设嘛,油水大得很。

李凡是继续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,做出小小的让步,独食不肥,村里人能干的活,由村里人来干,其他的活儿,在合适的价位上,可以交给上面领导的一些关系。

李村长扛上面的压力扛得很辛苦,上面对这点蝇头小利也有点不满,于是这个香菇种出来之后,就有人盯上这一块了。

垄断的买卖,从来都是最好做的,既然目前凤凰市只有东临水能大量出产香菇,那么……李凡是你把货都卖给我们吧。

李村长对类似的事情,是顶不胜顶,都有人放出风来,说要收拾他了,所以对这个要求,他只能说——你们的收购价钱得合适。

“谁能想到,这些混蛋不但价钱越来越低,还打了利用咱东临水的资金,扩大发展的念头,”李凡是说到这里,也是颇为无奈。

他这个话是说到点上了,李村长虽然学问和见识都差一点,但是这一年多来,他也见识和思考了不少事情,自然知道村里的货款被压,就相当于借钱给别人发展。

要不说真是财帛动人心,下面干部们能玩的花样,真的太多了。

“这还是我过问,要是我不问,这二十万能不能还,那都不好说了,”陈太忠听得也是颇为无奈,“为了这么一点小钱,就能鲜廉寡耻到这种程度?”

“唉,”李凡是长叹一口气,眼眶中隐约有泪光闪动,他所面对的压力之大,一般人根本难以承受,眼见老村长能体谅他的难处,真有一种大哭一场的冲动。

“以后别卖给他们了,等鲜香菇卖不动的时候,就做成干货,大不了买台机器,”陈区长淡淡地指点一句,“别人能卖干货,咱们为啥不能卖?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李凡是点点头。

陈太忠抬手看一看时间,发现已经五点半了,他晚餐还有安排,说不得转身向那高个青年走去,此时这厮已经被绑到了树上,全身光溜溜的,只有一条三角小内裤,还有脚上的袜子。

“全扒了,一丝都不给他留,”陈太忠微笑着发话了,耳听得村民们的哄笑声,他抬手压一下,“还有,他拖欠咱们村多长时间的钱,跟他算利息,谁家卖了香菇没收钱,帮着算一下,按两厘的高利贷算!”

说完之后,他扭头看向年轻人,“跟我玩狠?你还差点,不怕明告诉你,明天天亮以前你连本带利还不过来的话,你就让粟强等着哭吧。”

说完他冲唐亦萱使个眼色,转身就向门外走去,李凡是见状赶紧拽住他,“老村长,都这会儿了还走……乡亲们还不一口唾沫吐到我脸上?”

“我是真有事,回来时间不长,事情真的太多,”陈区长微笑着摇头,又一摊双手,“我今天偷偷地来,就是看凡是你有没有愧对我的信任,大致感觉……还行吧?”

“您要是走了……这个?”李金宝的老婆出声了,她指一指树上被绑着的年轻人,“万一区里或者乡里来人,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绑着,就说是我的话,钱没给清之前,谁敢松绑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笑得很灿烂,“那就别怪我不给他里子!”

“陈村长,真的别走啊,”村民们在院子里大声喊着,还试图伸手拦人,不成想老村长身子左转一下右扭一下,终于是蹿出了人群。

唐亦萱是没这本事,有村民就想上前拦住她,不过李凡是见这美女遮遮掩掩的,知道人家不愿意亮出身份,说不得大喊一声,“都给我住手,老村长这么在意你们,你们咋能欺负个女娃儿?”

“咱们这是留客,”刘老汉讪讪地回答,以大部分村民的质朴,未必能搞得清楚,为什么不能留下这女娃娃,不过他心里,多少是猜到了一点。

而那些猜不到人,看到村长拉下脸来,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了,不过还是有人暗暗嘀咕,不就是留客嘛。

唐亦萱走出去之后,紧走几步追上了陈太忠,唐姐虽然号称对官场了解,但是近些年她也不怎么接触基层了,所以今天在村子里的见闻,还是让她感触颇深,“这年头的干部,真是越来越无耻了……要是没你出面,这事真的就这么过去了。”

“这些……就是我放不下心的地方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所以,才请你给我几年时间。”

“理解了,”唐亦萱点点头,她的心地很善良,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因为个羊倌跟警察叫板,好一阵之后才又说一句,“不过我觉得,这个风气……你一个人转变不过来。”

“能做多少算多少吧,”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发现没什么人,抱着她一个万里闲庭就消失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