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9章 深入群众(下)

“谁告诉你,现实生活就不是这样的呢?”陈太忠上次境界还不够,使用的只是障眼法,这段时间他在北崇虽然也忙碌,可晚上却是没什么人打扰,闲得没事就把境界提升好大一截,意念起处,白凤乡的天空上真的聚集起了淡淡的云彩。

“可以真的下雪吗?”唐亦萱的眼神里,有一点朦胧。

“那当然了,只要你开心,不过……你要给我几年时间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又有一点烦躁,说不得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,也不吸,只是让那烟在手上静静地燃着。

“你居然学会抽烟了?”唐亦萱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她非常清楚,他喜欢清新自然的空气,事实上,她也不喜欢别人抽烟,“越来越适应这个浊世红尘了。”

“也没瘾,就是有时候想点一根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大概是想到几年能把北崇搞好,有点心烦吧,不过今年后半年,我应该能比较轻松了。”

唐亦萱听他这么说,心里也微微一沉,知道自己给他带去压力了,于是也不再说话,静坐好一阵之后,才轻声发问,“外面也在下雪?”

“差不多吧,多少要等一等,”陈太忠自信满满地回答,“雪花落地,总要有个过程。”

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,聊到了接近五点,唐亦萱站起身将已经变得寡淡的茶水倒掉,“陪我去看一看雪吧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,因为今天的效果……不是很好。

撤掉那些术法,唐亦萱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,天空中确实有雪花落下,不过还没落到地面,基本上就化作了水滴,有些许雪花终于执着地落到了地面,但是眨眼间就融化了。

“咳咳,现在的气温有点高,”陈区长尴尬地解释一句,他现在制造点小雪不是很难的事,但是大面积影响地面温度——这个就有点超出能力了。

“挺好的,”唐亦萱笑着点点头,在她视力所及的范围,细碎的雪花飞舞着,虽然没有刚才坐在屋里看得那么美轮美奂,却是胜在真实,“下雪的范围有多大?”

“白凤乡这一片是没问题的,”陈太忠也不能确定范围到底有多大,反正他保证两人周遭都在下雪就行了,“今天的水汽不太多。”

那次下雨,好像是整个凤凰!唐亦萱心里暗暗地盘算,却也不明说,下一刻,她抬头看一看天空,“怎么上面没我的名字?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重重地咳嗽两声,心说这女人们要记小账,还真是令人头疼,“这个那啥……我说过,笔画太多嘛。”

“希望有一天,天空中能写满我的名字,”唐亦萱轻喟一声,又扭头用好看的凤目盯着他,“会不会有那么一天?”

“这个是一定的,”陈太忠微笑着点头,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,重重地叹口气,“事情实在太多了,回来也不能消停。”

“走吧,去微服私访,”唐亦萱笑着发话,她对他回来之后,不能第一时间来看望自己,真的有点不开心,但是想到他能放弃那么多女人,单独陪自己整个中午和一个下午,她也知足了。

一边说,她一边摸出个墨镜戴上,又拿出一条丝巾,将整个脖颈和半个下巴遮住,如此一来,不是很熟悉她的人,真的未必认得出来。

见她做了如此装扮,陈太忠也摸出一副墨镜戴上,又拿出一副大口罩,挂在耳朵上,“走吧。”

下一刻,两人就出现在了东临水的村口,天上的雪还在下着,落到马路上迅速地融化,陈区长低头看一看,又微微点头,“村子里的路,修得还是不错。”

接下来,两人相伴着在村子四下走动,唐亦萱对以前的东临水没有什么直观印象,陈太忠却是清楚得很,一边走,他一边频频点头,这一年,李凡是搞得还真是不错。

这里不但基础设施搞好了,大棚什么的也随处可见,农用车之类的也多了起来,还有人家的房顶,支起了卫星天线。

走到一处以前的荒地,石头很多的那种地,他居然发现,种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树,两人进去走了一阵,旁边有人喊了起来,“干什么的?”

扭头一看,却是老远处的草屋里,钻出一个老汉,冲着这边嚷嚷,两人对视一眼,陈太忠径自迎上去,用略带一点北崇口音的普通话发问了,“这儿怎么种了这么多树?”

“苗圃嘛,”老汉没有认出对方来,“喜欢看就看,别把苗踩坏了。”

“这东西能卖到哪儿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在李凡是的计划里,好像没有搞苗圃一说。

“卖给林业局和园林局,都可以,”老汉一边回答,一边从腰里摸个烟斗出来,正要解开烟袋取烟丝,不成想对方递过一根烟来。

“好长的过滤嘴,是好烟,”他接过烟来看一眼,一点都不客气,自顾自地点上。

“搞这么个苗圃,一年能挣多少钱?”陈太忠略带一点好奇地发问了。

“就是万把块吧,”老汉把烟嘬得吱吱作响,烟气和呵气在飞舞的雪花中转瞬即逝,“咱是没那门路,把苗卖给公家,要不还能赚得更多。”

“是有人来跟村里收?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就是偏远乡村的悲哀,没有门路,就只能卖给二道贩子。

“是啊,”老汉又点点头,然后看一眼侧后方的唐亦萱,她虽然遮得也算严实,但是不管怎么说,她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,老汉回答完问题之后,八卦之心顿起,“你们两个,听口音不是本地人,来做啥的?”

“去乡里办点事,看到下雪了,就随便转一转,”陈太忠的谎话张口就来,“老人家你呆着,我们再随便走一走。”

“嗯,想买啥,去村委会就行了,”不管怎么说,老汉抽了人家一根好烟,适当的提醒是有必要的,当然,他并不知道,自己抽的那支烟,是区委书记看到都要眼红的。

两人转身离开,走了好一阵之后,唐亦萱才出声发问,“他们不能自己组织销售吗?过一道手,肯定要少挣很多。”

“贩卖本身也是一种职业,”陈太忠对二道贩子并没有成见,没有这个环节,或者老汉种出来的树,卖都卖不掉,“大宗物品的话,才有必要组织建立销售渠道。”

“反正这个东临水发展得……真的不是很快,”唐亦萱微微摇头,一路走来,她能感受到,陈太忠对这里的发展还算满意,但这只能归纳到这个村子的底蕴太差,“还需要努力。”

李凡是能在我走之后,还保持如此高速的发展,已经是很难得了,陈太忠心里很明白,但是小萱萱说得也在理,于是他点点头,“我家小萱萱说了,不许他骄傲,那我就不让他骄傲。”

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了村委会,看到大院门口有人推着小车出出进进,车上都是白菜、土豆、胡萝卜等冬令蔬菜,偶尔也有反季节的蔬菜,却是极少见。

拦住一个人问一下,才知道村里每天有一趟“班车”去市里,村民们可以将蔬菜等交给村委会代卖,只需要出少许的费用。

“这费用怎么算呢?”陈太忠好奇地发问,“你觉得高还是低?”

“肯定低嘛,高了,我不会找几个人拼车?”这个村民看一眼这个奇怪的家伙,“而且他们跑熟了的,价钱也能卖起来……关键是省心,往村委会一送一过磅,等着明天中午分钱就行了。”

陈太忠听了一阵,才知道这个代卖,类似于北崇菜贩子往阳州送菜,不过对东临水来说,这是村里的福利,村民们直接得利,省去一道手续。

就是这样的福利,一开始也是办得磕磕绊绊的,有很多人不太信得过的,又有人想免费捎运,磨合了一阵之后,大家终于发现,李凡是确实是想办点实事,最后才获得了大家的认可。

至于说车到凤凰之后,卖的菜价能不能对上——有的是人监督,有些村民直接坐着这卡车进城办事呢。

走进大院之后,陈区长又注意到,院子东侧起了一排房间,一楼已经完工,二楼盖到一半,正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看起来李凡是干得不错,陈太忠争暗暗赞许呢,只听得一片吵吵声传来,侧头一看,吵闹的正是李村长,他面对两个年轻的小伙子,苦笑着发话,“你们不给钱,我真的没办法再给你们货了。”

“年底,谁家的钱也紧,李村长你担待一点,”一个高大一点的小伙子发话了,另一个瘦小一点的小伙子却是冷笑一声,“老李,你村里不差这点,马上就过年了,你卡着货不放,这是故意找事儿吧?”

“我村里的钱,要受大家的监督,”李凡是本来就是黑脸膛,现在就越发地黑了,“你们已经欠二十万了,别再为难我行不行?”

“谁这么大胆子,欠了二十万还要面子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是真的受不了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