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8章 深入群众(上)

几个人在阳光小区折腾到十一点,陈太忠站起身打算走人,说中午有安排,却又不说是什么安排——事实上,他要去三十九号院了。

诸女自然拦住他不让他走,蒙晓艳心里有猜测,就说那你早点办完事,下午早点回来。

“下午……我还打算去东临水一趟,”陈区长很干脆地回答,脸上居然有一丝悲天悯人之气,“难得回来一趟,时间再紧,我也要看看李凡是把东临水建设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诸女看着他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正在这时,一个声音在楼下响起,“东临水发展得不错,太忠哥,我帮你看着呢,”却是李凯琳去厂里交待一番之后,又匆匆赶了回来。

“你看是你看,我也必须得亲自过去,”陈区长断然摇头,正气凛然地回答,“你帮着看,和我自己亲自去看,对李凡是的压力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我怎么总觉得,你往常没这么热心呢?”蒙校长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他一眼,她有八成的肯定,下午陈某人是要陪自己那个后妈,静静地享受二人世界了。

“这是你不了解我,我一向都很关心群众,”陈太忠正色发话,“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,这是我时刻挂在心上的。”

“是美女的‘裙中’那个群众吧?”刘大堂吃吃地笑了起来,她在幻梦城当了那么久的大堂,有些荤段子真是张嘴就来。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她,“我说望男,你现在好歹也是身家几千万的煤老板了,素质,要讲点素质……”

他还待说点什么,李凯琳插嘴了,“那么……我陪你一起回去吧?”

蒙晓艳听得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,陈区长却是微微一怔,然后才缓缓摇头,“不用了,我去那里不是明察,而是暗访,暗访才能得知真相……你跟着不合适。”

若是没有蒙校长这一声笑,他的解释听起来很合理,但是有了这一声笑,那就听得很诡异了,众女相互看一看,最后还是李凯琳发话了,“那晚上你总能回来吧?”

“晚上你太忠哥要开会呢,”刘望男笑着接话。

“开会?太忠哥现在都是恒北的干部了,还开什么会?”李凯琳有点不摸头脑。

“武林大会,”刘大堂吃吃地笑着回答,“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。”

“迟早都得让你带坏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下楼走人了。

下一刻,他穿墙来到了三十九号,四下看一看,却是不见唐亦萱的踪影,竖起耳朵一听,才听到楼下传来轻微的“刺啦刺啦”的响声。

打开天眼一看,下一刻,陈区长就是一个万里闲庭加穿墙术,穿进了那间封闭的小屋。

感受到身边的光线变化,唐亦萱缓缓地放下石头,又抬手去关了砂轮机,站起身来冲他点点头,虽然有厚厚的口罩,她的声音依旧隐约可辨,“来了?”

“这大腊月的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见到她这副样子,他的心里微微一揪,虽然她的头上多戴了一顶浴帽,但是他依旧有点不忍。

“没什么,一个人呆着没意思,”唐亦萱打开小门走出去,一边摘口罩,一边向楼梯走去,“你昨天打架了?”

“嗯,有人欺负我老爸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知道,小萱萱的话,并不是单纯地问一问打架的事情,自己昨天回来,没有先来三十九号报到,这个态度不端正,所以他干笑着岔开话题,“别担心,老公我身强体壮,吃不了亏。”

“知道你回来了,我就等你来,闲着没事就擦一擦石头,”唐亦萱走上楼来,脱掉外面的白大褂,又微微侧头,小心地摘掉头上的浴帽,接着头发一甩,一抹顺滑黑亮的水波,在陈太忠的眼中荡漾了开来。

“你不是擦了一晚上吧?”陈太忠的心里,有点说不出的味道。

“该休息的时候,还是要休息的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又瞥他一眼,“不过也没睡好,总是想着,没准有个小贼,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。”

“啊,凤凰现在的治安,这么差了吗?”陈太忠的手向口袋伸去,做出要摸手机的样子,“不行,我得跟王宏伟好好念叨念叨,他要是干不好这个政法委书记,我回来干,正好跟我家小萱萱双宿双飞。”

“贫嘴,”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伸手捂嘴,一个哈欠似乎要打出来,但最后还是没出来,“饭菜我都准备好了,炒一下就行,我还想着中午一个人吃不完的话,就扔掉。”

“这……有点浪费吧?”陈太忠尴尬地笑一笑,“小萱萱,我记得你以前很知性的,现在变得有点活泼了。”

“所以你总欺负我,”唐亦萱微微一笑,用略带一点思索的眼神看着他,“我已经决定了,不再知性,要不然到最后,吃亏的总是我。”

“那咱们先活泼一下吧,”陈太忠淫笑着走近她,“小妹妹,哥哥带你看大头龟……”

做为一本纯洁、河蟹的读物,血脉贲张的细节略过,下午三点的时候,三十九号的怪声停止,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,“你怎么能这么赖皮地顶我?”

“我真的受不了啦,”女声娇喘着发话,还略带一点顽皮,“谁能想到你这么不耐?”

“你要是不这么顶我,我还能给你一小时的快乐,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他觉得失了面子,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,小萱萱那里高耸饱满,顶住人一个劲儿的研磨的话,很容易让人在三五分钟内缴枪,所以他不但恼火,而且生疑,“你这是跟谁学的?”

“你以为我像你,那么乱?”唐亦萱白他一眼,白生生不着寸缕的身子,软绵绵的趴在他身上,两人的下半部分,还紧紧地包容和纠缠在一起,淋漓的液体已经板结为白花花的干痂,真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“就是憋得太狠了……昨天在阳光小区爽呆了吧?”

“没有,一直在期待二人世界呢,”陈太忠很果断地摇头,小萱萱一个人擦着石头,在默默地等待着他,他虽然号称操蛋,却也不是全无良心之辈,“真的,还想带你下午去微服私访呢,去不去?”

“去……不过让我再享受一下你的充实,”唐亦萱趴在他身上不肯起来,懒洋洋地回答。

事实上,她对微服私访,还是很感兴趣的,约莫二十分钟之后,两人就收拾停当,陈太忠搂着她,一个万里闲庭,就来到了东临水水库的边上,“小萱萱,这个地方你还记得不?”

“我们的宫殿……我怎么会忘记?”唐亦萱甜甜地笑一笑,心里是无限的温馨,“现在……还能下雪吗?”

“只要你想,就可以,”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,也不见他做什么动作,忽然之间,两人就身处一个白玉铸就的宫殿中,窗外是细碎的雪花,偶尔,也有大如鹅毛的雪片落下。

“真的很美啊,”唐亦萱愣愣地看了好一阵,心念微微一动,面前就出现了一副木桌和两把椅子,下一刻,电热壶、茶壶、茶杯和茶叶也出现在了桌上。

“赏雪的时候,一定要品茶,”她将水注入电热壶烧了起来,人却是懒洋洋地坐在陈太忠身上,另一张椅子,起到的只是一个摆设的作用。

“那你还不如只放出一张椅子算了,”陈太忠微笑着抱着她,鼻翼在她耳边轻轻地嗅着,“好香,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。”

“我也想,”唐亦萱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却是不再说话,两人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雪景,不多时,水开了,她拿起壶来冲茶。

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谁都没有再说话,按说这是一个重温旧情的好环境,不过唐亦萱只愿意静静地靠在陈太忠怀里,而陈某人从昨天晚上一直荒诞到现在,火气得到了一定的控制,倒也没那么急色了——他宁肯什么都不做,默默地享受这份静寂和安宁。

两人默默地坐着,一边品茶一边赏雪,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,唐亦萱才轻喟一声,“太忠,我想要个孩子,明年来赏雪,就是一家三口了。”

“你失去信心了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怔,不过却没显得多么意外,他微笑着发问,“是怕我忘记你,所以要生个孩子?”

“我已经不再年轻了,”唐亦萱呆呆地看着窗外,轻叹一声,“你身边的优秀女孩儿太多了,可你答应我的周游世界,遥遥无期,所以……我必须先扣下个人质。”

“那不是人质,是爱的结晶,会给你的,但是不是现在,”陈太忠伸出手来,也不是沾什么手眼便宜,而是两个人双手,十指紧紧相扣,“对于制造生命,咱们应该有个负责的态度,那是爱的结晶,不是寻欢作乐或者小资情结的副产品。”

“但是很多东西,都是虚幻的,就像窗外的雪花一样,”唐亦萱微微一笑,“现实生活,并不是这样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