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7章 所谓默契(下)

因为对祁伟的办事能力还算认可,殷放安排了这个局,不过有些话他不能说得太明白,存乎于心即可。

所以他真不知道,祁伟居然胆大包天到去卡陈太忠老爸的钱,今天打听到这番因果,他差一点把电话摔了——劳资见过不靠谱的,没见过祁伟你这么不靠谱的。

庞勇天天跟领导在一起,知道领导的心思,眼见祁主任这么迷糊,说不得要指点一句。

祁伟一听,心里却生出无限的委屈,殷市长你要我强势掌握疾风,这陈太忠明显跟许纯良穿一条裤子,我就算不卡别人,也得卡他——打不下去许纯良的气焰,我谈何掌控?

造成这样的误会,是谁的错?谁也没错,只不过殷放和祁伟都是肚里做文章的,强调个默契,殷市长没说,你最好别动陈太忠的势力——只要足够谨慎,仔细调查之后,你就会明白那个人你动不得。

可祁伟想的是,我打压陈太忠相关势力的时候,一定要心狠手辣,而且这存乎于心的事情,不能随便跟领导请示,要不然就有立场不够坚定的嫌疑,也体现不出来我的觉悟。

所以他听到庞勇的话,真的是惊讶异常,好半天之后,他才支支吾吾地说一句,“陈太忠的家人经商……这经不起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审查吧?”

“这干部家属调查表,就是陈太忠搞的,”庞勇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他进入体制时间不长,但是有些事情,他有自己的认识,“他是外地的干部,家属在本地经商……不是很重要吧?我觉得起码没有以权谋私的嫌疑。”

所以他不怕替他老爹出面,祁伟心里暗暗地补充一句,但是他还是有点不解,“那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也不能随便打人吧?天底下没这么个规矩。”

说来说去,官场里讲勾心斗角讲拉帮结伙,但是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,直接老拳相向,不但不成体统,也会直接降低该干部的印象分。

“人家都已经说是私人恩怨了,”庞勇叹口气,很无奈地回答,“好吧,这个情况我替你反应一下……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?”

“这种恶性事件,围观群众不管,警察不管,市里总不能再不管了吧?”祁伟见他言辞恍惚,心里微微一沉,“陈太忠这种恶人的存在,会影响凤凰的稳定……”

庞勇又说一阵话之后走了,回到殷放那里,将谈话的过程向领导汇报一遍。

“荒唐,”殷市长听完之后,气得重重地吐出两个字,其实听完这些,他已经很理解祁伟的心态了,对于怎么处理陈太忠留下的关系,小祁不敢随便请示自己,又不敢放任不管,索性就一视同仁了——机关里出来的,揣摩这点人心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殷市长承认,祁主任是反应是有一定道理的,但也只有一定的道理,说白了还是个蠢蛋——谁说打压就一定能起到警示作用?你不会分化瓦解、又拉又打吗?

在殷放看来,祁伟应该照顾陈太忠的老爸,而坚决打压其他人,这不但能避免陈太忠的干涉,也可能在陈许二人之间楔个钉子,更能让铁板一块的科委人心涣散。

你一个小小的副处,以为自己是谁,敢直接打压陈太忠?切,我还想打压呢——但是真没那胆子,见过蠢的,没见过你这么蠢的。

“还有,祁主任觉得,陈太忠的手段太恶劣了,会影响凤凰的稳定,”庞勇见领导不作声,就忠实地完成自己的传声筒的任务。

“太恶劣?”殷放冷冷一笑,这是祁伟求援了,要他帮着做主,但是殷市长是何许人,怎么可能会为别人的错误买单。

所以他沉吟一阵,直接来了一句绝杀的反问,“小庞,你觉得陈太忠还有更好的手段吗?”

答案有点残忍,但却真的是事实,殷放对此事的看法,跟许纯良难得地一致,这个手段嚣张且血腥,可确实是姓陈的最好的选择。

陈太忠……他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,想用官场手段什么的,真的太不方便了,没错,科委的辉煌是他一手缔造的,但是离开了,就是离开了,他缺少从官场层面插手的理由,别的旁敲侧击的手段不但慢,也未必会奏效。

陈某人是靠着黄家的,但是黄家不是万能的,而且地级市的行局委办,级别也太低了一点,黄家真要为这点小事开口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所以殷放倒是觉得,陈太忠今天的做法,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,根本不讲那么多是非,就是简单粗暴地动手——甚至他都有点羡慕,我办事要是也能这么果决,那就太好了。

当然这也只是想一想,这种非常规手段,陈太忠玩得起,别的干部还真的玩不起,爆表的武力值、广泛的群众基础、警察系统的恶名,以及上面的庇护,这几个条件缺一不可。

“那……我该怎么回复他?”庞勇分析一下,觉得领导的反问很正确,干部到了外地,只要能保证不吃眼前亏,像陈太忠这么做,还真的很有效——反正不怕传到恒北去。

“只是私人恩怨,回复……为什么要回复他?”殷放看自己的司机一眼,冷冷地问一句,你当陈太忠那个夯货只敢动手打祁伟,不敢动手打我?

倒是那么肥美的科委,好不容易楔个钉子进去,一句话没点到位,你就把事儿给我办成这样,还指望我帮你做主?

陈太忠和许纯良也没有吃多长时间,大约是八点半的时候,陈父回来了,他在外面比较胆小,但是回了家就比较张扬了,“哈,小子,今天可算帮我出口恶气。”

“伯父,我得走了,”许主任可不想听这些,这父子俩说话都够口无遮拦的,他站起身笑着告辞,“以后遇到类似的事儿,您直接找我就可以。”

他一走,陈区长也借机溜号,他已经憋了很久,而且也太久没有见凤凰军团的女人了,不过很遗憾的是,吴言带着钟韵秋去素波办事了,丁小宁也回不来,目前留在凤凰的,就是刘望男、李凯琳、蒙晓艳和任娇。

大家都太久没有见面了,刘大堂原本想着要搞个烛光酒宴什么的,不成想五个人坐在桌边还不到五分钟,也说不清是谁主动——或者都比较激动,登时一场混战就爆发了。

这一折腾就是整整一宿,直到凌晨六点,卧室内的怪声才中止,陈区长也支持不住,沉沉地睡去了。

大抵是用了昏憩术的缘故,众女在十点左右醒来的时候,并不觉得有多疲惫,李凯琳更是精神饱满,她连早饭都不吃,“我先去厂子安排一下春节的休息,然后回来找你们,咱们继续……”

吃过早饭,大家继续腻在一起,蒙校长和任副校长都在寒假期间,刘大堂的一些产业,也有人帮着打点,这是一个慵懒的冬日。

聊了没多久,陈父打来了电话,说厂里已经答应给钱了,下午就可以拿到,“还好,时间来得及,要不然过年都要紧巴巴了。”

“看他们干的这点缺德事吧,”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嘀咕一句,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看向刘大堂,“望男,你那俩矿,没人刁难吧?”

“这个倒是没有,”刘望男缓缓地摇头,“煤炭现在的行情,更看涨了,也有人强取豪夺煤矿,不过我的矿……没人敢夺,平常给村民们点小恩小惠,也就行了。”

“这煤炭还要涨下去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煤炭再涨,可就难免影响到他的电厂计划了,修电厂是为了赚钱的,不是为了赔钱的。

“肯定的,现在坑口的煤价已经过百了,一两年内冲三百都是有可能的,”刘望男点点头,“东李西李那俩矿,现在一个矿能值差不多三千万。”

“这倒是不错的投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俩矿现在卖的话,转手之间也能干挣三千多万,然后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不过这么涨下去,早晚是有麻烦的,煤炭可是基础能源,国家不会坐视它疯长而不管。”

“海潮那边也是这个意思,这是共识,”刘望男点点头,她虽然很少亲临第一线,但是手上有这资源,自然是要操心的,而且她也有信息来源,“前一阵林莹还说,这个煤炭涨价,还有五到八年的行情。”

“林莹?”想到那肌肤微黑的小林总,陈太忠嘴角微微地露出一丝笑意,其实那也是一个很精彩的女人,“啧,要不要去一趟素波呢?”

“你敢”,“不行”,“你不会把她们叫来”?众女纷纷表示,叔可忍婶不可忍。

“你昨天那场架,可能还得处理一下吧?”也就是刘大堂的说法比较婉转。

“昨天是某些人犯贱,”陈区长冷哼一声,不过这个问题,他也是要重视一下,在凤凰的后陈太忠时代里,该怎么样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女人,既然有人敢刁难自己的老爹,那么刁难女人似乎也很正常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