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6章 所谓默契(上)

十分钟后,许主任已经跟着陈太忠来到了电机厂宿舍,陈母已经将菜热了一遍,又把刚才还没做的两道菜做了出来。

她的手艺真的很一般,不过吃饭的这俩并不挑剔,这二位啥好东西没吃过?干一杯随便吃上几口之后,陈太忠才缓缓开口,“为什么?”

“嗯?”许纯良奇怪地看他一眼,又伸筷子去夹丸子,“还是家里做的丸子香……你问什么为什么?”

“疾风变成这样了,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对付这种人,你不方便出面,那我来就行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办了吗?”许纯良没心没肺地回答一句,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慵懒的性子,“你回来顺手的事儿,何必让你在北崇闹心?”

“你这也……”陈太忠被这句话顶得哭笑不得,好半天他才抬起手来干一口白酒,“这种事拖得越久,越不容易挽回,处理它宜早不宜迟。”

“宜早不宜迟?嘿……”许纯良不以为然地叹口气,意兴阑珊地回答,“太忠,我算看明白了,这科委不是你的,也不是我的,它最终还是公家的。”

“你这才是屁话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事实上他很清楚,纯良的话才是对的,才是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认知,但是这违背他做人的准则,“纯良,我记得你以前的心态,没这么颓废啊。”

“我其实很多时候都愿意随波逐流的,”许纯良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心态,我也有啊,但是有些人……真的很打击人的积极性。”

“你这个心态做一把手,有点消极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过想到今天纯良出场的时间和发言,他又隐隐觉得,纯良这次借自己的势借了不小。

尤其是最后那一句:以后他会多关注疾风厂,只说这个表态,基本上就把祁伟架空了——就算殷放想帮忙说话,也得考虑恒北某个区长的反应。

所以他略略停顿一下,就若有所思地问一句,“那我回来之后要是不找祁伟的麻烦,或者……只是警告他一下,你又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你肯定会大找特找他的麻烦,因为你父亲,因为科委的前途,因为咱们是朋友,”许纯良随口回答,一副天经地义的口气,不过到最后,他终于轻叹一声,“要是你也得过且过的话,那我就真不知道,自己的坚持有没有意义了。”

“难得啊,你也学会动心计了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纯良今天借势的效果极好,可见这家伙真是憋了一口气,就等着我回来初闻此事,折腾出大动静,痛快地下刀呢。

“不是心计,我就知道你忍不了,”许纯良闻言,微微地笑了一下,“就像我不能坐视你在北崇跌份儿一样,只不过我不知道你打算搞多大,反正劝你也没用,你说是不是?”

是啊,就算没老爷子的事情,兄弟一场,我也不可能坐视,陈太忠心里很以为然,“反正我觉得,你现在不是那么纯良了,居然学会算计人了。”

“我只是懒一点而已,而且祁伟还没有搞得很过分,”许纯良听得就笑,笑了好一阵之后,才又发话,“你会出面的……我知道。”

是啊,我会出面的,就像你会跟北崇结对子一样,陈太忠对这货的惫懒,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了,同时心里也有点微微的暖意,于是他笑着发问,“那么,我这么处理,你还满意吗?”

“不错,合乎我的想像,”许纯良点点头,伸手去拿酒杯,“不温不火中规中矩……”

祁伟要是听到后面这八个字的评价,怕是要一口血喷出来,大庭广众之下,一个副处被殴打到手骨骨裂,皮破血流,这还是不温不火?

去了医院之后,他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,然后直接打电话到市警察局报警,说是我是省政府下派的挂职干部,受了如何如何的伤,你们警察接警了,结果不处警,你们市局是什么意思?不处理的话我找省厅。

那边值班的一听这话,也是有点毛,于是就说您把事情的经过,跟我简单说一下,我们才好去抓凶手的吧?

接下来的结果,那就不问可知了,当市局的人知道动手的是陈太忠,挨打的是现任科委副主任之后,那诚惶诚恐的声音一下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回答——甚至还略带一点官腔,“嗯,这个情况我们要先落实一下。”

“落实到了,给我打个电话,”祁伟咬牙切齿地发话,按说以他这个副处级别,还不能对市警察局发出这种指示,不过他是省政府下来的,又能跟殷放说上话,倒也有这份底气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他这话才说出口,那边却已经挂了电话,也不知道听到没有,这让祁主任越发地悲愤了。

更令他悲愤的是,他这好歹也是受伤进医院了,而来医院看望他的,除了他自己的通讯员,就只有科委的办公室主任——这主任可是许纯良的人,与其说是单位的关怀,还不如说是看热闹来的。

科委的人不来也就算了,连跟疾风厂有业务关系的供应商和经销商,也没人来,祁主任心里这个恼怒,也就不用提了——虽然他也知道,商场中人见风使舵、规避风险的意识,一点不比官场中人差,但是他心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想到往日里那些竞相谄媚的面孔,齐齐不见了踪迹,祁伟心头的火气,真的大了去啦。

不过就在夜里十点的时候,又有访客到了病房,正是殷放的司机庞勇,祁主任在两个小时前,就将自己挨打的事情汇报给了殷市长,市长表示说我知道了,也没再细问。

至于说现在出现的为什么是司机而不是秘书,祁主任心里也有数,侯秘书是从凤凰市政府里挑出来的,虽然也属于领导亲信,但是跟本地人瓜葛太多,倒是这个司机,是殷市长的关系直接推荐来的。

“老板要我过来了解一下,你的伤势怎么样,”庞司机说话也是直来直去,“再了解一下今天冲突的细节。”

“不是冲突,是陈太忠当众打人,”祁伟沉声发话,这两个措辞,代表的是不同的含义和性质,他必须指出来。

事实上,他对殷放不能亲自来看自己,有点微微的不舒服——我可是在为你冲锋陷阵。

“嗯,陈太忠为什么打你?”庞勇并不计较这个措辞,他虽然只是司机,但是好歹也三十多岁了,又在军分区里当了不短时间的士官,谈吐也是很到位的。

“科委资金紧张,我卡了点货款,卡到他老爸头上了,”祁伟很坦然地回答,“我又没说不给……你看他把我的手打成什么样了。”

“……”庞勇沉默了起来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“我来的时候,老板就说了,你卡谁的钱不好,卡陈太忠老爸的钱?”

合着在祁伟打电话之后,殷放也没有闲着,着人了解冲突的内幕,等他搞明白之后,真是哭笑不得,当场就黑着脸嘀咕一句,“卡陈太忠老爸的钱……这个祁伟办事,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?”

许纯良想的没错,殷市长眼红科委的资金,真的是很久了,科委倒是也算市政府组成部门,可这个钱,总是要自己亲自花才比较爽一点。

而且,科委的成绩虽然能算到市政府里,但是市政府自己能搞出业绩的话,那就要更名正言顺一点。

一开始的时候,殷市长以为靠自己的级别压制和种种办公室手段,慢慢地就能让市科委俯首帖耳,但是尝试了一下之后,他发现这有点一厢情愿。

就是邱朝晖想的那样——陈太忠和许纯良一明一暗相互配合,同时,这哥俩之间还没什么供人挑拨的余地,这样的组合,真的令很多别有用心的人绝望。

但是等陈太忠离了天南,殷放就少了很多顾忌,于是他就一步一步地挤压,试探许纯良的底线——许绍辉的儿子就怎么了?姓许的你再大,总大不过蒋省长吧?

然而令他恼怒的事情,也就是在这里了,许纯良虽然是步步后退,却是退而不乱,前一阵更是使出了釜底抽薪的手段——科委开始偿还国外投资了。

这真的让殷市长恼火,心说这十来个亿慢慢还出去,我他妈的什么都不用搞了,于是他就暗示祁伟,尽快控制住疾风——他想的可不是疾风厂那点采购和销售,殷市长琢磨的是,把疾风从科委划到市里。

如此一来,市里多了一个明星企业,疾风也不用在偿还外资的问题上持续失血了,至于欠的外债怎么还,那是科委考虑的事情——把疾风划出来,你科委先慢慢地舔几年伤口吧,谁让你不听话呢?

对凤凰科委这块肥肉,殷放想的是“零敲牛皮糖”策略,一点一点,把科委从肥敲到瘦,并不一棍子打死——许纯良你能找到更合适的地方,那可以调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