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5章 私人恩怨(下)

“嘿,有意思啊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小警察,年轻不是坏事,但是哥们儿不是笑话你,你有主持正义的能力吗?“地上的这个人,就是我打趴下的,可能有性命之危……你是不是该把我抓起来?”

小警察还待继续说话,却是被其他知情人拽到了身后,开什么玩笑,面前的这位可是陈太忠——大名鼎鼎的瘟神,一边又有个警察走过来,“陈书记,我们就是过来问一句。”

陈书记——别号五毒书记,这个称呼搁在警察系统里是什么意思,那谁都清楚。

“其实就是打架斗殴,”陈太忠见自己的淫威依旧,也就懒得跟警察们开玩笑了,而是认真地解释一下,“这货欺负我老爸,我给他一记耳光,他就装晕了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那位点点头,又看一眼祁伟,犹豫一下才发话,“需要我们调解吗?”

“真不需要调解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之后,走到祁伟身边蹲下,“你们要是怀疑他是真晕,我可以证实给你们看。”

陈某人憋了一肚子火,怎么可能只给个耳光就算完事?姓祁既然不怕丢人现眼,他就先把人扔到大厅里,让大家好好地看一看笑话。

其实只这么一招就够损的了,这么闹一次,以后祁主任在科委的威信绝对要大打折扣——你对上陈太忠只敢装死狗,跟我们厉害个什么?信不信惹急了,我去找陈主任告状?

但是陈区长觉得不解气,他不但要替老爹出气,还要替纯良出气,见这厮丢人丢得差不多了,他抓起祁伟的一只手,往椅子上一放。

祁主任直觉地感觉,自己再不动要麻烦了,但他正在犹豫呢,陈区长已经摸起桌上的烟灰缸,笑眯眯地砸了下去,“我让你再乱伸手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烟灰缸登时就被砸得四分五裂,祁伟再也顾不上装晕了,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整个人就蹦了起来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酒店的椅子上面有座套,祁主任的手没被砸断,但饶是如此,他也疼得呲牙咧嘴活蹦乱跳。

“大家看,这真是装晕,”陈区长微笑着发话,手里却是捏着祁伟的腕子死死不放,鲜血顺着祁主任的手汩汩而下,在大厅明亮灯光的照射下,鲜红得有些妖艳。

“他一点事儿没有,”他一边说话,一边又去拿一个盘子,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灿烂。

“陈主任,算了吧,”那警察站得远远的,也不敢上来,嘴里却是在劝解,“这么多人看着,别让我们难做。”

“哼,”陈太忠哼一声,根本不理会别人的劝解,膀子一发力,又将祁伟的手按到了椅子上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沾了鲜血的盘子四分五裂,他嘴里又笑眯眯地发问,“乱伸手的滋味,好受不好受啊?”

他一再强调是个人恩怨,不涉及身份,但是拿东西打人的时候,嘴里始终强调,是对方“乱伸手”,这么明显的暗示,是个人就听得懂。

“啊~你们警察就坐看他行凶?”祁主任一边惨叫,一边咆哮着。

“跟我呲牙咧嘴,你算老几?”警察也火了,转身向后走两步,“大家让一让,打架斗殴嘛……咱们看热闹不要伤着自个儿。”

陈太忠又拿一个盘子,还打算砸下去,这时候他老爹发话了,“太忠,适当教训他一下就行了,闹得血淋淋的,饭都吃不成了。”

“算你走运啊,我老爸说话了,”陈区长闻言,放开了祁伟的手,微笑着发话,“我告诉你,以后老实点……站住,你敢走?”

祁主任羞刀难入鞘,手松开之后,一句话都不说就往外走,只是他还没走了两步,只觉得一阵大力从脖领处传来,再然后就是身子向后倒了下去。

总算是他身子骨还算协调,这一跤跌得不算太重,下一刻,一只大脚就重重地踩上了他的胸膛,一张脸居高临下地冲他笑着,那笑容看在他眼里,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了,“我没让你走,你就敢走?看来你这乱迈腿的毛病,我也得帮你矫正一下。”

不说祁伟羞愧欲死,这一幕看到别人眼里,也是震撼无比,祁伟祁主任,省政府下来挂职的副处,在科委都敢跟许纯良的叫板的主儿,不但被陈主任打倒在地,打倒了之后,还要在胸口上踩一脚。

就连对陈主任了解很深的警察们,见状也是禁不住暗暗咋舌,见过狂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,五毒书记的嚣张,真不是一般人敢想像的。

祁伟心中纵然有千般不满,此刻也不敢硬撑下去了,手已经受伤,脚再受伤的话,麻烦可就大了,事实上,他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吃眼前亏的主。

所以他躺在地上,面色深沉地抬一抬自己的手,“陈区长,我只是想去医院包扎一下。”

“死不了,定时放一放血,对人身体有好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“多流一点,教训才深刻……不能乱伸手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祁伟自然知道,对方为何要再三地提及那三个字,他本不想回答,可是下一刻,就觉得踩在胸脯上的大脚缓缓地用力,让他呼吸都困难了,此时他再也不敢犹豫,没命地喊了起来,“是,你说的是,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,不过别人不知道的是,他脚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,“说出来听一听?”

“不能乱伸手!”祁伟直着嗓子就喊了起来,下一刻,那重若山岳的压力,登时就不见了去向,他猛猛地呼吸几口,才将胸口那窒息的感觉排除掉,这个时候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流血。

“这是你答应的,大家也都听到了,”陈太忠收回自己的脚,笑眯眯地看一眼四周,“这货再乱伸手的话,给我打电话,我这人最恨说到做不到的人了。”

事实上,大家都猜到了,陈主任此来,恐怕不仅仅是为老陈出气,没准还有为许纯良张目的意思,入耳这话,众人才真的确定,陈主任是要为许主任拨乱反正。

这个目的应该是好的,不过这个手段却是……有点太猛烈和血腥了。

邱朝晖站在围观的人群中,轻叹一口气,旁边有人不解这个反应,低声发问,“邱主任您这是……叹什么气?”

“现在的科委,终究不是以前的科委了,”邱主任轻声嘟囔一句,他经历了科委由弱变强的整个过程,而现在的科委,发展势头虽然还不错,但是隐约露出了乏力的迹象。

能造成这种结果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陈太忠走了,陈主任创业是把好手,而许主任守成不在话下,这俩人配合在一起,科委才能最稳定、最凶猛的发展。

陈太忠去了文明办的那一年里,虽然他在科委的存在感不是很强,但是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,陈主任在庇护着科委,跟许主任一明一暗,最大程度地保证了科委的发展。

在陈主任成为陈区长之后,危机终于来袭,殷放发现没有了忌惮,就要对科委下手了,而祁伟的出现只是第一步。

这个时候,也只有陈太忠强势出现,才能打掉某些人的贪欲,至于说这次打脸的效果能维持多久,真的不好说,可能是永久性的,但也可能仅仅是几个月。

“科委双子星,缺了陈太忠真的不好用,”他心里暗暗嘀咕。

就在这时,大厅门口又传来一阵骚动,众人扭头一看,却是许纯良带着李健和另外两个人出现了,他微笑着走了过来,“太忠,今天回来的?”

“才回来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下一刻他脸一沉,“你这主任是怎么当的?有人欺负我老爸,你都不管?”

“怎么会呢?”许纯良笑眯眯地摇头,又看一眼才站起来的祁伟,不屑地哼一声,“站着干什么,还不去包扎?丢人现眼的……”

祁主任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发现他没什么反应,也不敢再说什么,转身匆匆而去。

“伯父,以前我对疾风厂这一块,有点过于放任了,”许纯良走到桌前,对着陈父点点头,一边说,他一边伸手去拿酒瓶,“不过我保证,以后绝对不会了。”

旁边围了那么多人,怎么可能让科委的大主任倒酒?张爱国手疾眼快,抢过酒瓶站起来给许主任倒一杯酒。

“自干三杯,代表我的歉意,”许纯良笑眯眯地连喝三杯,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……把伯父请进包间吧,这么多人围着,吃不痛快。”

“也好,我还没吃饭呢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老妈做了饭,我得赶回家去吃饭,要不菜就浪费了,老妈要骂我的。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吧,也是才吃到一半,就赶过来了,”许纯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。

“许主任和陈主任的关系,真的不一般啊,”见到两人转身离开,大厅里有人轻声嘀咕,当然,某些不纯洁的人,难免会生出点不靠谱的猜测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