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4章 私人恩怨(上)

陈太忠无视别人的围观,拖着祁伟就来到了老爹所坐的桌前,一旁的人见状纷纷避让,没有人敢直面陈主任的怒火。

“喜欢在地上躺着,那你就躺着吧,”他将手一松,直接将祁主任丢在地上,自己却是坐到座位上,端起一杯白酒来,慢慢地喝着,“真是贱皮子,不打不老实。”

“你这下手,是不是重了点?”陈老伯可知道自己儿子从小力大,打架十分在行,看到那祁伟躺在地上生死不知,禁不住出声发问。

“他装死呢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又扭头看一眼,待见到那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登时又生出点恼怒来,说不得伸出脚尖一挑,将此人的身子翻过来。

“想趴着?你做梦吧,今天就要让大家看一看这张脸,”他微笑着发话,“狗仗人势的东西,你不是牛逼吗?大家都来围观一下吧。”

祁主任硬是要得,面孔朝天依旧是在装昏迷,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,在陈主任脚尖一挑的时候,此人似乎想来个三百六十度的侧滚来着,只不过陈主任使用的力道大家一目了然,所以剩下的那一百八十度,终是不好翻过去。

事实上,在大厅这种明亮的光线下,转过来的祁伟的状态,那是一目了然,看得细一点的,甚至能看到他耷拉的眼皮,时不时要微微抖动一下。

“也就是这种货色了,欺负人的时候吃拿卡要无恶不作,遇到厉害的,只有躺在地上装死狗的份儿,”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,接着扭头大声发话,“谁带了数码相机?我借用一下,记录下这永恒的一刻……祁主任装死狗的时候,可真的不多见。”

饶他百般地羞辱,祁主任就是静卧在那里纹丝不动,正是真的好涵养,他狂任他狂,清风拂山岗。他横由他横,明灯照面庞。

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不能醒转了,要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,而且一旦醒转,还可能再被痛殴,所以他只能咬着牙装昏迷,我就是昏迷不醒了,倒要看你如何收场。

“陈主任,”刚才包间里的年轻人,又冒出了头,他指一指躺在那里的祁伟,战战兢兢地发话,“我能不能……检查一下祁主任的气息?他的身体不是很好。”

“他要死了我偿命,他要没事……你辞职,敢不敢赌一把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还有,别叫我陈主任,我是陈区长,现在我不是天南的干部。”

年轻人听他这么说,吓得登时闭了嘴,陈区长看在眼里,禁不住冷笑一声,“不敢赌就别充好汉,你这种怂人也能进了科委……真的拉低科委人血性的平均值。”

年轻人被训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不敢计较,他可是科委的本土职工,分外知道某人的厉害,看一眼躺在地上的某人,他心里暗叹,祁主任,我帮您说话,也只能帮到这里了,别说是您的通讯员了,许纯良的通讯员敢跟陈太忠呲牙,也是铁定要吃耳光的。

陈太忠把人扔到地上,就不管不顾地吃喝了起来,旁边人有跟祁伟走得近的,想尝试着上前,可某人一眼扫来,直看得人遍体冰凉,冷气都能冒到脊椎骨外面。

不过这科委宾馆,终究是个繁华的所在,科委大厦又在隔壁,这边出事不到五分钟,邱朝晖匆匆地从门外走了进来,顺着人群的视线,他一眼就找到了陈太忠,于是走上前去。

“领导回来了?”他先笑着打个招呼,才又看一眼仰面朝天装死的祁伟,“这个……祁主任怎么躺在地上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祁主任听到来的是邱朝晖,恨得连牙根都是痒的,凤凰科委里也分派系,而邱朝晖、梁志刚和李健是典型的本土势力,腾建华虽然也是科委出身的副主任,但是此人做事,一贯是对事不对人,通常不被计入那个小团伙。

而这科委本土势力里,梁志刚长袖善舞,李健虽然颇有主见,但大部分时候,大家只能感受到他的嘴碎——毕竟一个小小的行局,不是天天都有大事件来决策。

只有这邱朝晖,是一根筋加老油条的性子,平日里就跟祁某人不对眼,而且此人并不惦记扶正,又是科委实打实的老资格,可谓是无欲则刚,眼下前来,定然是看笑话的。

陈太忠却并不知道这些,见到邱朝晖冒头出来,心说老邱算是个有性格的,但是我离开多日,说不定此人也会有点转变——邱朝晖性子再强,总是强不过林桓,林主席现在为了外甥,也是不得不低下头来求人。

念及于此,他对邱朝晖也没有太多可说的,只是微微一笑,“他克扣我老爸的货款,你说这是不是欠揍?”

“这个……其实是祁主任对疾风厂做出的改革,”邱朝晖清一清嗓子,又挤一下眼睛,才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不满的人也很多,但是陈区长,你有意见可以提,这么动手就失身份了,他才是个副处,有什么资格被正处打一顿呢?”

老邱你说起怪话来,也是一等一的啊,陈太忠心里暗笑,表面上却是很恼怒地一挥手,“我今天就不是干部,是为人儿女,做儿子的帮老子出气来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祁主任又没说不给,只不过给得晚了一点,”邱主任倒还能坚持底线,他苦口婆心地相劝,“太忠主任,没准是什么误会。”

“我管他什么误会呢?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走到祁伟身边,一脚就踩上了地上的一条大腿,他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我来,就不是听苦衷来的,是帮我老爹出气来的,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。”

他这一脚下去,虽然只是侮辱的性质,但是祁伟那小身板也吃不消,一边的人看得清楚,祁主任的嘴角,微微地抽动了一下,不过当然,他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旁边围观的人只要不瞎,也都看到这个反应了,就算再不清楚内幕的人,也对躺在地上的男子生出了鄙夷之心……躺在地上装死,你算个爷们儿吗?

邱朝晖见状,走到他身边轻声嘀咕,“太忠,我支持你,不过你要讲个方式方法,要有处级干部的涵养……他是跟殷放走的,这么搞的话难免被动,没准影响你前途。”

“就凭这种鸟蛋,也配让我讲方法?”陈太忠却是不领这情,他冷笑一声,大声发话,“我就是儿子帮老爹出气,不服气的站出来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虎视眈眈地四下扫视,“来,想帮祁伟的,出来个带种的,我都不稀罕用身份压你……谁来?”

谁敢来?大家面面相觑,要是比身份,没准还能跳出一半个人来,但是比蛮力,凤凰真的选不出什么人,敢跟五毒书记打擂台的。

“太忠你走的这个渠道不太对,”邱朝晖将他扯到一边,低声说了起来,“你这么搞不符合规则,你一个正处,就算走程序玩不死他,也没必要耽误了自己的前途。”

这是肺腑之言,走程序的话,陈太忠可能玩不死祁伟,虽然陈太忠是正处祁伟是副处,但是陈某人是外省的正处,威慑力就几近于无了。

而陈某人不顾形象地大打出手,这不是体制提倡的,说句更确切的话,发生这种事情,将来在什么关键时候被人嚼谷起来,陈太忠是要因此减分的——这不符合体制中人做事的方式。

“我的前程?”陈太忠疑惑地看他一眼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我只是老爸被人欺负了,我这做儿子的,跳出来支持一下,难道错得很厉害吗?”

“太忠,我只是这么一个建议,”邱朝晖轻声回答一句,一边说,他一边鄙夷地看一眼躺在地上的祁伟,“不过我觉得是适可而止。”

“扯淡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了,声音还不低,“我现在是恒北的干部,天南这边,我就是普通老百姓……我早都说了,我不是天南的干部。”

这话尚未说完,从外面走进几个人来,打头的人左顾右盼一下,施施然发话了,“谁报的警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没人站出来承认自己报警了——谁站出来谁是傻的,带头的警察扫两眼,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祁伟,于是他嘴巴一努,“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

现场的人真的很多,一时半会分辨不清,但是受害者在那里躺着,这是不争的事实,他的吩咐,倒也不算错。

“都给我滚蛋,别瞎掺乎,”就在此刻,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。

敢在科委闹事儿的,肯定都不会含糊了,带队的警官非常清楚这一点,闻言他就向声音的来源看去,“那个啥,我们接到报警了……我操,是陈主任?”

“你要操谁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又淡淡地一摆手,“该干啥的都干啥去,我知道兄弟们都不容易,私人恩怨……你们别瞎掺乎。”

带队的这位知道深浅,但是总有人觉得自己不含糊,一个年轻的小警察就挺身而出,“我们接警了,自然要处警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