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2章 财帛动人(上)

听到陈区长的问题,张爱国先是苦笑一声,才无奈地一摊手,“我是想向您汇报,不过许主任不让,他说等您回来处理就行了……您在北崇挺忙的。”

“嗯?”听到这个回答,陈太忠冷冷地盯着对方,好半天才哼一声,慢吞吞地发问了,“爱国,你是不是觉得……我就回不来啦?”

“老主任您这就是误会了,我一直还帮您打扫屋子呢,”张爱国见他问得如此阴阳怪气,吓得忙不迭地解释。

说完之后,见到对方依旧死死地盯着自己,他呆一呆,然后才苦笑着回答,“就我个人的感觉,主要是因为科委现在的现金流少了一点。”

“现金少了点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,登时就沉吟了起来,他当然知道科委的资金少了,不但给自己拿过去了两千万,还开始偿还博睿的投资。

但是这个账不是这么算的,严格来说,这是科委走过了最初的发展期,开始自身造血了,那借了人的钱总是要还的,而且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,也开始还科委的钱了。

所以科委现在的发展,还是正常的,尤其是疾风厂和房地产公司,可谓是日进斗金,连落宁的分厂,也是落宁的明星企业,素凤手机的国内市场开发得不是很好,但养活自己也是没问题的,所以陈区长还是有点不解,“资金真的紧张?这不可能啊。”

“科委的资金还是没问题的,关键是殷放对许主任擅自归还投资,非常不满,”张爱国叹一口气,“章尧东要走了啊。”

“这不是扯淡吗?科委借来的钱,什么时候还,轮得到市政府指手画脚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这一刻,他倒是知道,许纯良为什么不要张爱国给自己打电话了——这种事情隔着电话解决不了,只能来人解决。

想到博睿的投资还没到,阳州的市长李强就纡尊降贵地找上门来,他也能理解殷放的心情了,这么大一笔资金,别说阳州市长,凤凰市长照样会动心。

不过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,殷市长对这资金最多有建议权,科委真要还钱,谁也不能说个不字,这笔账本来就是算在科委头上的,市里想挪用这部分资金?那好说啊,只要把账转到你头上就行,当然,这也得经过博睿的认可。

事实上,这个想法是非常不现实的,别说博睿肯不肯答应,市里就不可能承担这个责任,殷放可以把科委的钱拿来用,因为那不需要偿还,但是港澳的投资机构……谁有那胆子?

想到自己因为弄到投资,在北崇威风八面,而纯良却是因为还了投资,默默地承受着市长的压力,陈区长就觉得胸口有一团邪火,不发作真的不舒服。

而且纯良考虑到他在北崇事情多,还不让别人通知他,真的不愧是兄弟一场。

“殷放明确地表示出这层意思了?”陈太忠整理了一下思路,笑吟吟地发问了。

见到老主任脸上灿烂的笑容,张爱国只觉得心口猛地一揪,他可知道,这是领导发作的预兆,于是他忙不迭地摇头,又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殷放哪有这个胆子?”

经过这一段时间,殷放的行事风格,在凤凰也得到了相应的评价,大家一致认为,此人不愧姓殷,很少跟人正面冲突,“就是这个祁伟冲在前头,真的让人讨厌……”

殷放表示不满的方式,在官场里很常见,就是推出个代言人来,像这祁伟就是如此,按说这祁主任仅仅是副职,而且还是挂职来的,连发改会都没位子,真的是无足轻重。

但若是殷市长有意支持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祁伟说点什么,科委不理会的话,殷市长就可以把许主任叫来呵斥一顿:小祁在省政府干了这么多年,理论基础和眼光都是没有问题的——省里能把他派下来,也是为了充实凤凰科委,你们还是要多沟通。

所以这个祁伟,在凤凰科委跳腾得很欢实,许纯良本来没兴趣理他,但是架不住殷放一次又一次的打电话——明明是省里对你们工作的支持,你们怎么就能视而不见?

说起祁伟能分管疾风厂,也是因为殷放的支持,殷市长说祁伟是肯踏实苦干的,分管科委驻素波办事处,那绝对是屈才了,让他分管科委房地产吧——正好科委在素波也有地块。

这个绝对不可以,许纯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,房地产这个里面,猫腻实在太多了,贪点都不算什么,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话,那败坏的是整个科委的名声。

像科委的前副主任屈义山,就可为前车之鉴——事实上,屈主任都没涉及到施工这一块,只是洗了两个地块,就被纪检委盯上了,最后不得不主动辞职。

许纯良不同意,那祁伟就退而求其次,说你把火炬计划和创新基金的审批给了我吧。

许主任依旧不同意,说这个东西需要很强的专业性,祁主任你是搞行政的,专业的事情就不要掺乎了——事实上,火炬计划和创新基金虽然钱不是很多,但这是拨款性质的,不需要偿还,里面自然容易滋生一些龌龊。

而且,凤凰科委在这一块的拨款金额,要远超其他地级市的科委,所以兹事体大,不能交给一个外行来把关。

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祁伟有点恼火了,最后还是殷放出面协调,那就让他分管疾风吧。

疾风电动车,目前是科委的摇钱树,年产量已经突破了三十万辆,下一个年度更是可能突破五十万辆,等后面的土地征用成功,两条新生产线建起来,可以达到年产两百万辆的水平。

都不用说以后了,只说今年,以每辆车毛利五百元来计算,一年的毛利就过亿了。

所以这个厂子,也很关键,按说容不得外人来染指。

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,疾风这个厂子,是科委最早的企业,也是管理最严格、监督最彻底、势力最复杂的地方,很多时候,大家都是通过制度说事,没有谁能彻底掌控了疾风,连陈太忠都不行。

疾风是科委接纳了市自行车厂之后,创办的企业,自行车厂这帮人,是绝对独立于科委人之外的,而李天锋不但提供了电动助力车的图纸,更是成为疾风厂的生产厂长——此人一贯的六亲不认,连陈太忠的老爸,也经常就被李厂长顶了。

然后,陈太忠联系了落宁成立分厂,落自人来凤凰考察过的,一致认可疾风的管理模式。

再后来,落自那边出现了点问题,李天锋去坐镇,李总的态度从来都很生硬,但是他也说了,我这一套全是总厂的章程——不信的话,你们看看总厂是怎么干的。

所以说,疾风厂的关碍重大,这并不仅仅是科委的企业,也不仅仅是疾风自行车厂的希望,还涉及到了凤凰市对倒闭破产企业的安置,还有……落自人对疾风人的认识。

简而言之,疾风厂很关键,出入的金额也大,但是这里有形无形的约束,也是非常多的,所以许纯良不怕答应祁伟分管这一摊——你想胡来,不用我出面,有的是人收拾你。

然而这个祁伟真的有点水平,分管了疾风厂之后,他并不参与厂里的内部事务,他只抓两个环节,采购和销售。

当然,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,祁主任的心思太大了,这两个环节,根本就是一个企业的立身之本,其他的研发、制造和生产等环节并不是不重要,只是重要性也略差一点。

祁伟对这两个环节,做出了相应的改变,有些改动还是颠覆性的。

比如说销售,疾风的销售很讲规矩,不许赊销,销售完成任务之后有返点——强势的企业,都是这样的规矩,但是祁伟说了,为了抢占市场,适当的赊销是有必要的。

这个指示,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,抢占市场嘛,付出一点代价是值得的,但是别人完成了销售任务,咱就该兑现返点的——这个总没错吧?

可是祁伟依旧不这么认为,用他的说法就是,返点我不会欠,不过不用直接返了,算到下一期的成本里就行了——通过这种粘滞的手段,可以巩固用户群,这是现代化的经营理念。

销售方面主要就是这些,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手段是过去式了,他允许赊销,这就是坏了规矩,但是更糟糕的是,他将返点扣了下来,美其名曰保持用户的忠诚度。

若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,偏偏他在采购上,也要东压西压,以彰显自己的存在——不过我这一关,你们休想拿到结算的货款。

给疾风供货的,也都是些老人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渠道,更别说还有类似于陈老伯这种逆天的存在,眼见对方如此不知好歹,就说你这么搞,违背了疾风创建时候的本意。

疾风创建的时候,凤凰科委就已经是膀大腰圆了,所以当时的理念,就是供货商你们只管建,垫资是必须的,但是过了审核,一分钱不少地给你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